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一个合适的领导人,不仅仅需要他聪明,还需要足够的魄力和能力。

    下山虎这些年训练刀手,成绩斐然。然而,当他接手沙昊的一切之后,却感觉头晕目眩,手足无措。无他,能力不足,魄力不够。沙昊的事业是东北地下秩序的半壁江山,而非是以往的那种打打杀杀就足够,若非是赫连家族的支持,他甚至根本无法接手。而如今,即使接手后,也依然是焦头烂额。

    而天罚,几乎掌控着整个华夏地下秩序的半壁江山。在凌云霄死后,叶峥嵘也快速的领导天罚占据了东北地下秩序的大半。论能力,叶峥嵘无疑要胜过下山虎许多。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沙昊和下山虎,那也是因为叶峥嵘考虑到赫连家族的关系,因而有所顾虑,想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情叶峥嵘不会做。

    如今,秦彦的话语让他没有了顾忌,自然可以放手而为。

    更重要的是,叶峥嵘早就准备就绪,摩拳擦掌只等着这一天。

    在叶峥嵘一声令下,天罚立刻展开了全面的进攻。下山虎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短短的一天之内,便被打得狼狈不堪,旗下很多的地盘全部被天罚占有。而下山虎,却是龟缩在自己的地方不敢动弹。

    傍晚时分!

    到医院打上钢钉,接上骨头,裹上石膏的光头男回到尤平的别墅。

    看到他的模样,尤平不禁一愣,连忙的问道:“怎么样?摆平了吗?”

    光头男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尤总,失手了。”

    眉头微微一蹙,尤平说道:“这么多人都搞不定他?”

    “我也没有想到他的功夫那么好,所有人都死了。如果我不是我逃的快,恐怕我也不能活着回来见你了。”光头男撒了个谎。

    “哎,本来是件好事,却偏偏弄成这样。如果能听我的话,他现在可能就是咱们的人,替咱们做事。如今倒好,这次我们杀他不成,他一定会报复的。以他的身手,恐怕我的小命也难保。”尤平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恐惧之色。

    “你,马上联系,想办法帮我请一些雇佣军回来保护我,钱不是问题。这小子必然会恨透了我,认为我戏耍了他,不会轻易罢休的。”尤平连忙的说道。

    “我这就去安排。”光头男应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时,一个年轻人从门外缓缓踏步而来。

    “你是尤平?”年轻人瞥了尤平一眼,冷声的问道。

    “我是。”尤平愣了愣,点点头。

    “跟我走,二少爷要见你。”年轻人说道。

    “二少爷?谁?”尤平不由的愣了一下。

    “赫连玮靖。”年轻人说道。

    尤平愣了愣,心中诧异万分。一直以来,都是大少爷赫连昱睿跟他联系,他从未见过什么二少爷。如今忽然冒出一个二少爷要见自己,尤平不免觉得奇怪。上下的打量了来人一眼,尤平冷冷的说道:“你说你是二少爷的人就是吗?我凭什么信你?再说,我只知道大少爷,没听说过有什么二少爷。”

    “大胆!”年轻人一声叱喝,猛然间一拳砸了过去。

    尤平眉头一蹙,挥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年轻人不由的身形一晃,手臂一阵酸麻,眉头紧蹙。

    冷哼一声,尤平说道:“就凭你也想动我?简直是不知所谓。”

    “二少爷的话我已经带到,去不去随你。如果有什么后果的话,自己负责。”话音落去,年轻人就欲离开。

    尤平愣了愣,转头看向光头男。如果对方真是赫连家族的二少爷,自己不去岂不是得罪了他?这后果可是他承担不起的。在赫连家族的眼中,自己不过尔尔,他们想要弄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我见过他,他是赫连家族的人。”光头男小声的附耳说道。

    微微的点点头,尤平说道:“我跟你去。”

    “车子停在外面,请!”年轻人说道。

    尤平不再言语,挥挥手示意光头男跟上,随即出门上车,朝目的地驶去。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狗场,见到陌生人,顿时阵阵狗吠声传来。尤平四处扫了一眼,眉头微蹙。

    “二少爷在屋里,请!”年轻人说道。

    尤平大步入内,只见一名年轻男子端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喝着茶,脸色阴沉,神情宛如冬日的冰雪。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二少爷,尤平带来了。”

    “嗯!”应了一声,年轻男子缓缓的抬头,扫了尤平一眼,挥挥手,“坐吧。”

    尤平忐忑的坐下,心中没底。

    “自我介绍一下。赫连玮靖。你没听过也没关系,不过,我大哥却提起过你。尤平,华夏集团股东兼创始人,也是你一直在帮我大哥争夺方程式。所以,请你过来见一面,唐突了。”赫连玮靖说话倒是彬彬有礼,只是,语气中却明显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压制感。

    “不知道二少爷找我有什么事情?”尤平忐忑不安的问道。

    “你不知道?”赫连玮靖冷笑一声。

    尤平摇了摇头,诧异的说道:“不知道二少爷有何指教?”

    “我大哥昨晚被杀,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赫连玮靖问道。

    “大少爷死了?”尤平浑身一阵,茫然的说道,“怎么会?大少爷离开我家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死?”

    “那就是说,你是最后一个见过我大哥的人了,对吗?”赫连玮靖问道。

    眉头微微一蹙,尤平说道:“二少爷该不会是怀疑我杀了大少爷吧?”

    “原本是有这个怀疑,所以我让手下去约你过来。如果你拒绝的话,那就证明你心中有鬼,那么你也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过,你既然过来了,倒是释去我心中大半的怀疑。”赫连玮靖说道。

    “当然不会是我。我一直都替大少爷做事,我怎么会杀他?况且,以我的功夫,也根本杀不了大少爷啊。”尤平慌忙的解释道。

    “话虽如此,但是,却也不能证明不是你所为。”赫连玮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