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门主,有个人跟我一起过来的,他想见见你。”萧薇凑到秦彦耳边,轻声的说道。

    “谁?”秦彦愣了愣。

    “秦梓南。”萧薇说道。

    “好。”秦彦点点头,应了一声。

    “端木老先生,我还有个朋友在外面,我们还有些事情谈,就先告辞了。”秦彦起身说道。

    “好,你有事就先去忙。”端木明皓连忙的起身,表示感谢之后将秦彦和萧薇送出门外。

    看到他们离去之后,端木婕妤看了看端木明皓,问道:“爷爷,秦彦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天衡集团的总经理都好像很听他的话?”

    “这些你不需要知道,总之,他的身份很不简单,而且,很神秘。若无许可,就算爷爷也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端木明皓说道,“如果不是考虑到他的强大,爷爷又怎么会费尽心思的把他请过来保护你?如果不是他,这件事情哪里会那么容易摆平?一个弄不好,不仅仅是方程式保不住,甚至,连整个华夏集团都要遭殃,你的性命也不保。”

    端木婕妤心里越发的疑惑。

    “婕妤,老实告诉爷爷,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端木明皓问道。

    愣了愣,端木婕妤慌忙的解释道:“哪有?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呵呵的笑了笑,端木明皓说道:“爷爷是过来人,什么事情看不透?你以前从来都不对任何男人假以颜色,可短短的相处之后,你对他的态度却有很大的改变,心里又总是时不时的关心他的事情,不是喜欢他是什么?论人品才干、相貌气度,他的确是上上之选,正常来说,爷爷倒是希望你能跟他在一起。可是……。”

    “可是什么?”端木婕妤好奇的问道。

    “我能告诉你的是,按照他们的规矩,他是不能结婚的。而且,在他身边有无数的美女,就算你跟他在一起,也很可能不会是他唯一的一个。其实,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人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端木明皓说道。

    端木婕妤愣了一下,心中越发诧异。

    “你长大了,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爷爷不会勉强你。只要你幸福就好,无论你做什么选择,爷爷都会支持你。”端木明皓疼爱的说道。

    “谢谢爷爷。”端木婕妤感激的说道。

    只是,她脸上凝重的表情却显示出她此刻心里并不平静。

    端木明皓眼见于此,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感情的事情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外人根本无法理解,也无法插手。更何况,也许只是自己孙女一厢情愿呢?像秦彦那么优秀的人,他的选择多不胜数。

    出了华夏集团大厦,门口停着一辆蓝色的迈巴赫。秦梓南靠在车头,抽着香烟。

    看到秦彦和萧薇出来,秦梓南慌忙的扔掉烟头,迎了上来,“秦先生!”

    “又见面了。”秦彦微微一笑,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是啊。知道萧小姐要来龙城见秦先生,特地麻烦萧小姐带我一起,拜会您。”秦梓南言语客气,身上丝毫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傲慢和狂妄。

    “上车吧,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聊。”秦彦说道。

    “好。秦先生,请!”秦梓南礼貌的替秦彦打开车门。

    秦彦道了声谢,说道:“咱俩都姓秦,就不用秦先生秦先生的叫了。这样吧,不介意的话就直呼我的名字,我也叫你梓南,如何?”

    “敢不从命?”秦梓南呵呵一笑。

    三人上车之后,秦梓南驱车驶去。

    “你们似乎走的很近啊?”秦彦凑到萧薇的耳边,轻声说道。

    “怎么?吃醋吗?”萧薇促狭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咱俩又没什么关系。”秦彦撇了撇嘴,心里却真的有点酸酸的不是滋味。虽说他跟萧薇没什么亲密关系,但是,看到她跟秦梓南经常在一起,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他也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男人的占有欲。

    剜了秦彦一眼,萧薇说道:“放心吧,我们只是纯属工作关系。这次是他特地要求我带他过来见你。”

    “是有什么事情吗?”秦彦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是工作上的事。”萧薇说道。

    秦彦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因为车内开着音乐,加上秦彦和萧薇刻意的压低声音,是以秦梓南也听不清楚他们说些什么。当然,秦梓南本身也没有凝神去听,这是一种礼貌的问题,不刻意的去窥探别人的隐私。

    车子在一家咖啡厅门口停下,三人要了一个包厢。

    随意的点了三杯咖啡和几份小吃。

    “听萧薇说你有事情找我,是合作上有什么问题吗?”秦彦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有没有,合作上的事情没什么问题,只是我有点私人的事情想要请教一下您。”秦梓南的态度依旧十分的客气。

    “私事?什么事?”秦彦愣了愣,好奇的问道。

    “有个问题,恕我冒昧。我想知道你父母尚在吗?”秦梓南问道。

    秦彦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看他,问道:“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您别误会,我没有打探你隐私的意思。只是,上次在燕京见过以后,我总觉得跟您似乎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们又都姓秦,说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我问过萧小姐,她说您也算燕京人,燕京姓秦的不多。我当时甚至怀疑您会不会是我兄弟或者堂兄弟呢。事后,我回去问过我父亲,他告诉我,我姑姑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不过,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一直都没有再见过。我姑姑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从此就变得疯疯癫癫,现在虽然好了一些,可是,神智依旧不是很清醒。”秦梓南说道。

    秦彦浑身一震,心里有些微微的激动。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按耐住心头的情绪,问道:“你是想说我会不会是你姑姑的儿子?”

    “我的确这样猜想。这些年,我爷爷和父亲都在暗中调查过,可始终没有那个孩子的下落。这次我过来特意带来了我姑姑的头发和血液,我想……,能不能麻烦您做个DNA鉴定?”秦梓南小心翼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