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

    七点!

    秦彦准时抵达福星海鲜酒楼。

    一直在门口等候的光头男看到秦彦过来,慌忙的迎了上去。

    “二少爷已经到了,在二楼的包厢。”光头男说道。

    “知道了,带路吧。”秦彦点点头。

    “他今天没有带其他人,相信应该没有恶意。不过,二少爷的心机比大少爷要深,这些年他一直派我卧底在大少爷的身边就是希望能获取关于大少爷更多的情报。待会你要小心应付,他是典型的笑面虎,看上去人畜无害,却是狠毒无比。”光头男小声的提醒道。

    “我知道怎么应付。”秦彦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事情过后,明天我就安排你离开。”

    “谢谢秦先生。”光头男感激的说道。

    虽然可能并非很真诚,但是,却也没有其他选择。

    到了包厢门口,光头男敲了敲门,随即推开门,请秦彦进屋。赫连玮靖端坐在屋内,西装革履,看上去颇为绅士,跟赫连昱睿的那种霸气外漏有截然不同。

    “二少爷,秦彦到了。”光头男说道。

    “嗯!”赫连玮靖应了一声,上下的打量了秦彦一眼,挥挥手,“坐吧!”

    秦彦大马金刀的坐下,旁若无人的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神情自若。

    赫连玮靖愣了愣,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瞥了光头男一眼,说道:“阿虎,吩咐上菜!”

    光头男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听说你是我大哥的人?”赫连玮靖问道。

    “错,我谁的人也不是,谁给我钱,我替谁卖命。”秦彦淡淡的说道。

    赫连玮靖愣了一下,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爽快。我就欣赏这么直爽的人,看来我大哥的确有眼光。”

    “你找我有事?”秦彦一副很高傲的态度。

    “这个不急,咱们先吃饭,一会边吃边聊。”赫连玮靖微笑着说道。

    片刻之后,饭菜上齐!

    赫连玮靖出手倒是一点也不寒碜,酒菜皆是上品,想必这顿花费不小。这也能看出赫连玮靖是一个善于收买人心的人,跟赫连昱睿那种高傲自大霸气外漏有鲜明的对比。想起光头男的话,秦彦心中禁不住暗暗的想,为什么他要光头男卧底在赫连昱睿的身边?想必,这赫连家族内部也并不团结,也都在争夺权力吧?

    自古无情帝王家,这样的事情秦彦见得太多太多,倒也见怪不怪。在这些家族之中,面对权力和欲望,所谓的亲情根本就不值一提。殊不知,亲情才是最世界上最难能可贵的东西。无论你富裕还是潦倒、高高在上还是污秽不堪,亲人永远都不会嫌弃你。

    有些人,往往就是忘却了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而去追逐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

    光头男起身替二人面前的酒杯斟满,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两个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如果双方真的发生冲突,他夹在中间也是最为难的一个,无论帮哪一个,结果都是死。是以,他一直忐忑不安。

    “来,我敬你一杯。感情深,一口扪!”话音落去,赫连玮靖仰头一口干掉。二两五的酒杯,滴酒不剩。

    “我不太会喝,意思一下吧。”秦彦说道。

    “哎,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啊。一杯酒而已,给我面子就干了。”赫连玮靖劝道。

    秦彦淡淡一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放下,“我真的不会喝。这一杯酒下去,醉了可就失态了。”

    赫连玮靖的眉头微微一蹙,话已经说的那么清楚,秦彦却依旧如此,还真像光头男说的挺有个性啊。不悦的表情一闪而过,赫连玮靖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这样可有些不够意思哦,不会是瞧不起我吧?”

    “不是。只是,你不说是什么事情,这酒喝的也没有味道,心里总有些不痛快。二少爷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吧,说完之后再喝也不迟。你说呢?”秦彦淡淡的说道。

    “也好。”赫连玮靖点了点头,说道,“阿虎在我面前不止一次的提过你,说你身手了得,是个人才。如今,我大哥也已去世,我想,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做事。当然,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比你跟着我大哥的时候差。我赫连玮靖说一不二,只要你肯点头,任何条件,你提。”

    “当初赫连大少爷是要我替他绑架端木婕妤,抢夺方程式,你如今要我替你做事,我又能做些什么?而且,赫连大少爷的钱还没有给我呢。”秦彦跟光头男早就沟通过,是以,双方的说法很吻合,没有破绽。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抢回来的方程式是假的?”赫连玮靖冷笑一声,说道。

    “假的?”秦彦假装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可不知道。”

    “我拿方程式给人检查过,也做了实验,根本就是假的。”赫连玮靖说道。

    “这个可不关我的事。赫连大少爷让我做的是绑架端木婕妤,我做到了,至于你们拿到手的方程式是真是假,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说我说的对吗?”秦彦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行,我大哥答应给你的钱,我替他给了。没问题了吧?”赫连玮靖说道。

    顿了顿,赫连玮靖又接着问道:“我只想知道,方程式为什么会是假的?阿虎,你说。”

    光头男偷偷的瞥了秦彦一眼,说道:“当时秦彦将端木婕妤绑架过来后,尤平就派人去取方程式。事关端木婕妤生命的事情,端木明皓应该不会给假的方程式。而且,尤平精通药理,如果是假的,当时必然能看出蹊跷。我想,最有可能的就是尤平早就将真的方程式藏了起来,偷天换日,那天我从他书房偷走的根本就是假的方程式。”

    沉吟片刻,赫连玮靖说道:“最大的可能性估计也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