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秦彦和赫连彦光收拾好东西,搬到酒店。

    临走之时,端木婕妤表情很明显十分不舍,几次欲言又止,终究没能说出心底的话。看到秦彦离去的背影,端木婕妤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一别,或许就是一辈子。有些事情,终究无法勉强,特别是感情。

    “我送你吧!”端木婕妤快步上前,接过秦彦手上的行李。

    “不用,我们自己打车过去就好。”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

    “这里打车不方便,反正我要去公司,顺路送你而已。”端木婕妤冷冷的说道。

    秦彦耸了耸肩,没再拒绝。

    赫连彦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自己的行李全部塞在后座,自己也坐了下去,只剩下副驾驶的位置,秦彦不得不坐下。

    一路上,赫连彦光撇头看着窗外,嘴里哼着小调。不是他心情多好,而是刻意的给秦彦和端木婕妤制造机会,让他们可以说点知心话。很可惜,一路上,秦彦和端木婕妤一句话也没有说,气氛有些沉闷。

    或许,是他们彼此双方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到应该说些什么。

    不久,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

    秦彦转头看了端木婕妤一眼,说道:“到了,谢谢你。”

    “嗯!”端木婕妤应了一声,不知该如何回应。

    “我进去了,你路上慢一点。”秦彦说道。

    “好。”端木婕妤依旧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心中有千言万语,此刻却仿佛全部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也许,就这样也挺好。

    秦彦也没再多说,拿了行李,说了一声“再见”,走进酒店。

    “她喜欢你。”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

    “那你干嘛还这样?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不舍得。她毕竟是个女孩,你应该主动一点。”赫连彦光说道。

    “也许这样对她更好。”秦彦说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也应该清楚我将来会面对多少敌人,我跟她在一起,也许反而会害了她。更何况,我已经有女朋友。而且,按照门规,我是不可以结婚的。她要的,我给不了,既然这样,不如在这个时候分别,或许还能留一个美好的念想。”

    “也许你说的对,但是,我觉得人这辈子很难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既然遇到,就应该珍惜,无论面前有多少的困难也好,都可以一一解决。”赫连彦光说道。

    秦彦愣了愣,微微一笑,说道:“你好像是心有所感啊。你有喜欢的女孩?”

    “现在没有,以后我不知道。但是,如果遇到,任何困难我都不在乎。”赫连彦光坚定的说道。

    “也许你比我坚强。”秦彦苦笑一声。

    赫连彦光耸了耸肩,没有言语。也许,自己无法体会到秦彦的难处吧。赫连彦光自己也可能没有发觉,在短短的时日内,他的心态似乎慢慢了有了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办理好住宿之后,跟赫连彦光道了声别,秦彦拦下的士直奔端木明皓的别墅。

    远远的,便看见端木明皓坐在花园的太师椅上,一副沉思的神情。

    “端木老先生!”秦彦叫了一声。

    “来了?坐!”端木明皓从沉思中惊醒,挥了挥手。

    “听端木小姐说你找我?”秦彦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端木明皓点点头,给秦彦倒了杯茶。

    “你觉得婕妤怎么样?”端木明皓问道。

    秦彦愣了愣,说道:“很好啊,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又聪明能干。”

    端木明皓开心的笑了一下,说道:“婕妤父母过世的早,又一直生活在国外,性格稍微有点冷傲。不过,我知道她心地很好。婕妤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把心事藏在心底不跟人说,就连我这个做爷爷的也要用猜的才行。但是,我很清楚,婕妤喜欢你。”

    “咳咳!”秦彦干咳两声,不知该如何应答。

    “我这辈子也算是成功的,有儿有女,又有事业。如今年纪也大了,没什么太大的希望,只希望晚辈们都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而婕妤的婚事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她虽然没有跟我说过,但是我清楚她以前那些事。你不会介意吧?”端木明皓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果然姜是老的辣,竟然知道端木婕妤是百合。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只要不伤害别人,谁也不能说她有错。”

    “正是因为如此,我一直都很担心。直到你出现,虽然那丫头嘴上不承认,但是我却知道她已经变了,她喜欢上了你。秦彦,如果我把婕妤许配给你,你愿意吗?”端木明皓问道。

    秦彦一怔,讪讪一笑,说道:“你约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你先回答我,你愿不愿意?”端木明皓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说实话,我已经有女朋友,而且不止一个。你也知道天门有天门的规矩,门主是不可以结婚的。更何况,如今天门正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我也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说实话,端木小姐很好,也很优秀,但是,也许她所追求的是从一而终,是一生一世的相伴,是白头偕老。这些我都不可能给她,即使我答应她,也可能是害了她。你说呢?”

    端木明皓苦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哎,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我这个老人家就不过问了。”

    “谢谢你理解。”秦彦说道。

    “谢什么,其实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希望那丫头也能想通吧。”端木明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