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如果因为自己忽然的出现,而导致秦家利益的失衡,让他们将矛头对上自己,最后演变成兄弟相残,秦彦宁愿一直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他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杨家、水家甚至是赫连家。谁又能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到自己身上?秦彦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

    “也许是你想太多了,也不一定会是这样的。”萧薇说道,“据我所知,秦家的人相处十分融洽和谐,应该不会发生你所说的情况。”

    “希望吧。”秦彦默默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跟秦梓南说,我需要知道更多秦家的事情,然后再决定是否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

    “嗯。”萧薇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什么时候走?”转头看了看萧薇,秦彦问道。

    “明天。”萧薇回答道。

    “走,陪我喝几杯。”秦彦说道。

    不知为何,这个时候,秦彦心里强烈的渴望沈沉鱼可以在自己的身边。有她在,或许自己的心情就可以不必那么的复杂;有她在,或许自己就可以很快的清醒过来。

    “好。”萧薇应了一声。

    如今,她能做的就是陪伴。再多的言语,再多的安慰,都抵不上行动上的支持。陪伴,就是最深情的告白。

    二人找了一间饭店坐下,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两瓶白酒。

    像秦彦这样内外兼修的人,正常情况之下,喝酒是很难醉的。一旦酒进入体内,便会被体内的真气自行的分解,然后将酒精散发出体外。千杯不醉,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问题。

    不过,这次秦彦有意求醉,自然不会利用真气去分解酒精。而作为陪客的萧薇,也同样是靠真本事陪他喝酒,同样没有用真气去作用。

    二人没有说话,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当两瓶酒喝完时,秦彦已经有了醉意。不过,萧薇却依旧像没事人一样。论酒量,无疑萧薇更胜一筹。

    “还喝吗?”萧薇问道。

    “喝!”秦彦口齿有些不清。

    平时,秦彦都很有控制力,绝对不会让自己在一种不清醒的状态。这对于一个习武之人,对于一个时刻处在危险之中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可是今日,秦彦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说不出究竟是开心,还是烦恼,只是此刻,他想买醉。一醉方休。

    萧薇又让服务员上了两瓶白酒,当下,二人又再次喝了起来。依旧是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很快。

    当两瓶酒下肚,秦彦意识更加的不清醒,而且,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仿佛体内有一股热流在不停的乱窜。从丹田升起,直冲脑海,再沿着血液直冲而下。

    萧薇也有了些许的醉意,也同样感觉到体内有股燥热之气升起,脸色绯红。

    付过钱,萧薇扶着秦彦起身,走出饭店。

    好在饭店距离君度酒店不远,两人徒步走过去。冷风一吹,两人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意识似乎清醒了一些。

    回到酒店的房间,萧薇扶秦彦到床上躺下,柔声的说道:“你先歇一会,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要走!”秦彦一把抱住萧薇。

    萧薇浑身僵了一下,怔在那里不动弹,任由秦彦就那样抱着自己。

    秦彦的意识渐渐的模糊,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那股气流不停的在身体内四处乱窜,不由自主的,吻住萧薇的嘴唇。萧薇愣了一下,激烈的回应着。原本她稍微清醒一点的意识还能让她控制自己,可如今,刹那间,所有的防备好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彦的双眼赤红,宛如野兽一般,疯狂的撕烂了萧薇的衣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彦缓缓的睁开双眼。天色已黑,身旁的萧薇依旧在沉睡之中,裸露在外的肩膀上肌肤粉嫩柔滑,秦彦不禁一愣。

    再看看自己,秦彦恍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使自己喝醉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秦彦眉头紧蹙,努力的回想着先前的点滴,可是无论如何也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噗!”忽然,秦彦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血色乌黑。

    萧薇也惊醒过来,看到满地的血渍,不禁一愣,慌忙的问道:“你怎么了?”

    “中毒了。”秦彦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中毒?怎么会中毒?”萧薇诧异的问道。

    “应该是昨晚我们吃的东西里有毒,而且,还有强烈的催情药。剧烈的运动之下,毒气走遍全身。”秦彦说道。

    “那我怎么没事?”萧薇茫然,如果食物有毒,她也应该跟秦彦一样中毒才对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行?”萧薇慌张的问道。

    如果秦彦就这样死在她身边,她如何跟天门的人交代?到时候,恐怕非但是她解释不清,就连许海峰也百口莫辩吧?更重要的是,她好不容易做了秦彦的女人,却克死了自己的男人,她该如何原谅自己?

    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秦彦说道:“你不用担心,暂时还不会有事。你先别打扰我,我运功试试看能不能将毒逼出来。”

    话音落去,秦彦盘膝坐下,催动体内的真气。萧薇自是连大气也不敢出,心里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三股真气在秦彦的经脉中游走,试图将体内的毒气排出体外。可是,此毒似乎毒性很强,无论秦彦如何催动真气,都无法撼动其分毫。相反,毒性更是顺着经脉不停的走动。秦彦不由的大吃一惊,慌忙的取出银针,封住自己三十六大穴。只是,苦于能医难自医,纵然他有超凡的医术,在自己身上却也无法发挥。

    看到秦彦缓缓的睁开双眼,萧薇慌忙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担心之前,溢于言表,这种自然流露出的关心,不是可以装出来的。

    “没办法,这毒的毒性很厉害,我也没办法逼出来。不过,我暂时用银针封住了穴道,应该不会有事。我开个药方给你,你替我去抓几副药回来。”秦彦说完,拿出纸币,刷刷刷的写下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