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当下,萧薇不敢有片刻怠慢,连忙的起身穿衣,拿着药方匆匆而去。

    看着萧薇离去之后,秦彦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自己怎么会中毒呢?萧薇跟自己吃的东西一样,喝得东西一样,如果食物有毒,没理由自己中毒她却没事。如果是正常情况之下,以秦彦的医术,如果在食物中下毒他完全可以察觉到,只怪自己昨天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不过,眼下也不是自责的时候。

    从小,秦彦就经常被老家伙勒令泡在药缸里,也算是百毒不侵。可这次不但中了毒,而且,还中毒这么深,以自己的修为都无法将毒逼出体外,足见此毒非比寻常。只可惜,能医难自医,否则,以秦彦的医术配合他的针灸疗法,也未必不能解毒。

    因为尚且不知此毒的药性,是以,秦彦也无法对症下药。刚刚所开的药方,也仅仅只是固本培元的作用,可以抑制毒性的扩散。

    秦彦紧蹙着眉头,暗暗地想着,究竟是谁下毒呢?目的又是什么?

    深吸口气,秦彦也想不了这许多,掏出手机拨通白雪的电话。

    “大哥哥!”电话接通,白雪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这丫头人小鬼大,对秦彦的感情又很特殊。平时,秦彦很少会主动给她电话,自然免不了有些激动。

    “最近有没有事?”秦彦问道。

    “没事啊,有事找我?”白雪激动的问道。

    “尽快到龙城来一趟。我中了毒,自己没办法解毒,需要你帮忙。”秦彦说道。

    “中毒?”白雪一怔,慌忙的说道,“好,我这就赶过去。”

    话音落去之时,电话已经挂断,没给秦彦多说的机会。这丫头做事就是这么风风火火,不过,却也可以感觉到她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切和担忧之情。这,并非因为秦彦是天门门主的关系,而是小丫头心里对秦彦的那种微妙的感情。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却是感到阵阵的甜蜜。

    收起手机,秦彦深呼吸几口,凝神静气,仔细的感受周围的动静。如果是有人刻意给自己下毒要置自己于死地,势必也会跟着过来,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中毒而亡。如果他发现自己还活的好好的,恐怕会立刻下毒手。

    如今形势的忽然变化,让秦彦不得不更加小心,也越发的清楚自己当时的举动是多么的不理智。如果不是自己疏于防范,又岂会被对方有机可乘?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不禁一怔,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朝外看去,是赫连彦光,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以秦彦目前的状态,可不适宜乱动真气跟人相搏,一旦毒气进入五脏六腑,到时候恐怕是神仙难救。他用银针封住自己的穴道,就是阻止毒气进一步的扩散。

    开门。

    赫连彦光进屋,很明显的察觉到秦彦的气色不对,不禁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了?气色怎么这么差?”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中毒了。”

    “中毒?”赫连彦光一怔,连忙的追问道:“没事吧?要不要紧?”

    “暂时没事,只是此毒毒性甚猛,我暂时也没任何办法。”秦彦说道。

    赫连彦光深知秦彦的医术了得,当初自己身受重伤,命在旦夕,他也可以力挽狂澜,救活自己。如今,他说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深深的吸了口气,赫连彦光问道:“能不能用真气逼出来?”

    “我试过,没用。”秦彦说道。

    “我帮你,合我们二人之力,说不定可以将毒逼出来也不一定。”赫连彦光说道。

    愣了愣,秦彦说道:“也好。”

    二人盘膝坐下,赫连彦光双手抵在秦彦背心,真心缓缓的输入他体内。

    秦彦拔出银针,同时催动自己体内的真气,再一次将盘踞在经脉之中的毒气慢慢的试图逼出来。

    赫连彦光的修为不在秦彦之下,至刚至阳的金刚不坏神功霸道刚猛,配合秦彦体内的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四股真气同时的发力。

    时间,一份一秒的过去,秦彦和赫连彦光额头汗珠大颗大颗的滴落。然而,却依旧无法撼动毒气分毫。

    秦彦一阵颓然,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没用。”

    “再试试。”赫连彦光不愿意就此放弃。

    “没有用,算了吧。”秦彦挤出一丝笑容,收敛真气,同时,连忙的用银针再次封住自己的穴道,以防毒气游走。

    “是谁干的?”赫连彦光问道。

    “不知道,都怪我太大意,否则,也不会这样。”秦彦苦笑一声。

    眉头微微一蹙,赫连彦光说道:“会不会是赫连家族的人?当初在滨海的时候,赫连昱睿就给我下过毒,这次会不会也是赫连家族的人做的?”

    秦彦一怔,说道:“赫连家族?那会是谁?赫连昱睿已死,赫连玮靖现在要让我替他做事,没有理由给我下毒啊。那会是谁呢?难道是她?”秦彦的脑海中不由的迸射出那天在机场遇见的女人,当时她就想置自己于死地。

    “谁?”赫连彦光问道。

    “我也不确定。”秦彦说道,“那天在机场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赫连家族的女人,当时,他就想要杀我。如果真是赫连家族的人做的,她的可能性最大。只是,想不到赫连家族声名赫赫,却也用这些肮脏的见不得人的手段。”

    “先是一个赫连昱睿,后面又来个赫连玮靖,如今又有一个。哼,赫连家族的人还真是越来越过分。如果再让我遇到他们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赫连彦光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森冷恐怖,可见此时的他因为秦彦中毒心中有多么的恼火。

    “这也仅仅只是猜测,也不确定是不是赫连家族所为,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而且,你现在也不适宜露面。你放心,这毒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没事的。”秦彦劝慰道。

    “我赫连家,可非这种人。”一个声音忽然很突兀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