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清晨!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秦彦从睡梦中惊醒,模模糊糊的起床过去打开门,一个身影窜了进来,一把搂住秦彦。温香满怀。

    “大哥哥!”白雪激动的叫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怎么来这么快?”

    “人家想你嘛。”白雪噘着嘴,说道。

    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变化。如果说初见她的时候,还像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没有长开。如今,短短一段时间不见,却忽然感觉有很大的变化,整个人的身材变得更加玲珑剔透。

    小丫头说想他,不假,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心。得知秦彦中毒的事情,她哪里还能安心?丝毫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的赶来龙城。因为秦彦的嘱咐,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沈沉鱼她们,否则,知道这个消息后她们也一定会很担心。

    “进来吧。”秦彦慌忙的松开她。

    也不知为何,自从中毒后,秦彦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控制力有些下降。不知道是因为中毒的关系,还是这小丫头真的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关系。

    进屋后,白雪四处扫了一眼,贼溜溜的眼神好像是在试图寻找秦彦有没有做过坏事的痕迹。随后,发现一无所获。慌忙的问道:“你中的什么毒?”

    “我也不知道。”秦彦苦笑一声。

    昨晚萧薇本想留下陪他,不过却被秦彦推辞。萧薇担心他的安危,生怕他的病情会有什么变化。不过,秦彦还是让她赶紧回去办妥方程式的事情。萧薇虽然有些念念不舍,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怎么会中毒呢?按理说你应该是百毒不侵,况且,就算有人给你下毒,你也应该能够发觉。”白雪说道。

    “一言难尽。”秦彦尴尬的笑了笑,“这毒非常厉害,我本想用真气将毒逼出来,可惜却根本无济于事。而且,能医难自医,我也无法在自己身上施展针法。所以,只好让你过来帮忙。毒暂时被我压制,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知不知道是谁下的毒?”白雪问道。

    “目前最大的怀疑对象是药王门的后人。”秦彦说道。

    “药王门?”白雪愣了愣,眉头微蹙,“药王门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在天门,麒麟算是跟门主最为亲近的人,也是最精通医术的人。白雪是现任麒麟,医术虽然不及秦彦,却也不妨多让。只是这小丫头脾气怪,可不随随便便给人治病。

    “这样吧,我先替你抽血检查一下,看看到底中的什么毒,也好对症下药。”白雪说完,打开随身的包包,取出一根针筒,替秦彦抽血。

    “你在酒店也不方便,我给你安排一个住的地方好让你做试验。而且,现在我的处境很微妙,你暂时不适宜露面。”秦彦说道。

    “我知道,住的地方我已经找到了。”白雪说道。

    “你什么时候找的?”秦彦愣了一下。

    “你不知道?薛姐姐在全国各地大中城市都置有房产。”白雪说道。

    也对,薛冰负责掌管天门的情报机构,在全国各地都有秘密的分部。自然,置办一些房产也并不奇怪。只是,秦彦对这些事情没怎么上心。

    “好,那你暂时就住那里。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让峥嵘或者薛冰替你安排。”秦彦说道。

    这件事情迫在眉睫,小丫头倒也没有矫情的腻歪着秦彦,道了声别之后就匆匆离去。早日制出解药,秦彦就早日安全,她又怎么敢怠慢?虽然她有些刁蛮任性,古灵精怪,却也懂的分轻重。

    午时!

    接到赫连玮靖的电话,约他在餐厅见面。

    简单的收拾一下之后,秦彦出门,打车来到餐厅。

    赫连玮靖是个很讲究的人,对生活的品质要求很高,吃东西,也一样十分讲究。用他的话来说,吃,是一种享受,如果不讲究的话,跟牛嚼牡丹有什么区别?因此,选的餐厅档次很高。

    “坐!”看到秦彦,赫连玮靖招了招手。

    “你的气色好像不太好。”赫连玮靖问道。

    “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赫连玮靖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没有继续的追问。顿了顿,赫连玮靖说道:“下山虎的那件事你做的很不错,我很满意。”

    “小事而已。”秦彦应道。

    “你让我找的那个人暂时还没有消息,可能需要费些时间。”秦彦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他了。”赫连玮靖冷哼一声,“我说大哥为什么几次三番的想要杀他,原来他就是我们赫连家族要找的人。哼,他以为回到赫连家族就没事了?他一个在外生活了二十多年,对家族事情懵懂无知的人也想跟我争?简直是不知死活。他的事情你不用理会,我自有办法对付。”

    “他是赫连家族的仇人?”秦彦问道。

    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赫连彦光。

    “那倒不是。他是我姑姑的儿子,也是咱赫连家族的人。爷爷这次找他回来,就是想让他继承我赫连家族的家主之位。简直是痴心妄想,凭他也想坐这个位置?”赫连玮靖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

    “你想怎么对付他?”秦彦试探性的问道。

    “我自有打算,你不必理会这些。该知道的我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不要多问。只要你好好的替我做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等我坐上家主之位,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靠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替我做事。”赫连玮靖说道。

    很显然,赫连玮靖并非完全的信任秦彦。或许,在他眼中秦彦不过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为怕他怀疑,秦彦也未多问。

    “天罚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做?”赫连玮靖问道。

    “简单,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只要干掉叶峥嵘,天罚必乱,也就不足为虑。”秦彦说道。

    “你有多少把握?要知道天罚的实力不弱,万一不成功,到时候会很麻烦。一旦引火烧身,恐怕我也保不住你。”赫连玮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