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正如赫连瑶所说,赫连家族的内斗严重,赫连春树的子孙跟家族的长老都有勾结;因而,对于赫连彦光这个从外地回来的人不免充满敌意。这些事情赫连春树自然知晓,只是,力所不及,局面也是他无法控制的。

    “二十多年前,小女赫连沁离开赫连家族,从此失去音讯。直到前些年,我听闻江湖上忽然出现一个年轻人,懂得我们赫连家族的金刚不坏神功,当时,我就知道肯定是小女的儿子。于是,我就派人四处打探他的消息,可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线索。直到最近,才终于找到他。他是我们赫连家族的人,理当回来。今天召集大家,就是为了欢迎他。等选出黄道吉日 正式的祭祖之后,他就算是我赫连家族的一员了。我也希望大家待他如家人。”赫连春树说道。

    “爷爷,他虽然是姑姑的儿子,可他只能算是赫连家族的外门,怎么能正式入我赫连家族?况且,昱睿大哥的死就跟他有脱不了的干系。他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呢?”赫连成虎边说,边带着一脸笑意的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的大伯赫连贺。

    很明显,他就是想要挑起赫连贺对赫连彦光的敌意。在他看来,赫连春树费尽心机将赫连彦光寻回,必是想捧他做家主之位。因为按照赫连家族的家规,只有懂得金刚不坏神功的人才有资格坐这个位置。只要挑起赫连贺对赫连彦光的敌意,就等于是一箭双雕,对他而言没有丝毫的坏处。

    虽然他的修为不及赫连昱睿和赫连玮靖,可是他的城府却是最深。赫连昱睿和赫连玮靖兄弟之间的矛盾,也多半都是由他挑拨而起。他,又怎么能任由家主之位被别人夺走?他当然也想坐这个位置,毕竟,谁坐上了家主之位谁就等于拥有无上的权利和财富。

    “不错,昱睿的死,他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赫连贺愤愤的说道,看向赫连彦光的眼神中充满杀意。

    “大……”

    赫连瑶刚准备说话,就被赫连春树挥手打断。

    “这件事情我也知道。我早跟昱睿说过,让他帮我打听彦光的下落,一旦有他的消息就立刻通知我,并且接他回赫连家族。可是,昱睿知道他的下落后不断没有告诉我,却还处处要置他于死地。彦光这也是为了自保,才失手误杀了昱睿。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彦光并没有什么错。反之,倒是昱睿咎由自取。这件事情就此搁下,以后谁也不准再提。还有。我希望你们不要想着报复,如果让我知道你们私底下做了什么的话,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赫连春树环视众人一眼,一言定鼎,再无人敢反驳。

    然而,可以看出赫连贺很不甘心,眼神中迸射出的杀意也越发的浓厚。

    “今晚暂且到这里吧,大家早点回去休息,等找到黄道吉日正式祭祖再通知各位。”赫连春树说道。

    在座的人都清楚,一旦正式祭祖之后,凭借赫连彦光懂得金刚不坏神功,必然会坐上家主之位。虽然那些长老各有各的支持,但是,只要赫连春树还活着,他们谁也不敢闹的太过分。有些人,心里甚至暗暗的想,是不是应该转换目标,投靠赫连彦光呢?毕竟,一旦赫连彦光坐上家主之位后,他们就会鸡犬升天。

    众人也都不再言语,纷纷的起身告辞而去。片刻,偌大的大厅只剩下了赫连春树和赫连彦光、赫连瑶三人。

    “瑶瑶,你去跟彦光安排住的地方,我有点事情跟他说。”赫连春树吩咐道。

    “是!”赫连瑶应了一声,告辞离去。

    赫连瑶虽非赫连家的血脉,但是因为赫连春树的疼爱,在家族里的权势甚高,一般人也不敢贸然的得罪她。毕竟,站在她背后的是赫连春树。只可惜,她是女孩,没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否则,只怕那些长老会有很多愿意支持她。

    赫连彦光从小就缺乏亲情的关怀,加上从未跟赫连家族的人接触过,对家族的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听到赫连春树那么维护他,又这么细心的安排,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意,忍不住暗暗的想,或许,能从赫连春树身上体会到前所未有的亲情吧?

    “彦光啊,跟爷爷来,我们祖孙好好聊聊。”赫连春树从上面走下,亲切的拉着赫连彦光的手。

    手上有些皱纹,却很有力,也很温暖。赫连彦光僵了僵,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流下泪来。他,本就不是那么冷漠的人,相反,他是一个内心和细腻的人。

    赫连春树的书房很大,也很古色古香,书架上满满的布满了书籍。有些,甚至纸张已经发黄,显然是很有历史。

    “来,让爷爷好好看看。”赫连春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连连的点头,喃喃的说道,“好,好。”

    好什么,赫连彦光不知道。只是赫连春树脸上和眼神中的那股关切之情却一丝不似作假,真情流露,让他越发的感动。

    “快快,快坐下。”赫连春树拉着他坐下,问道,“喝什么?茶还是咖啡?”

    “不用,我不渴。”赫连彦光面对忽然的亲切,有些不太适应,反应也有些尴尬。

    “那就茶吧。”赫连春树微微一笑,起身泡了两杯茶端了过来。

    “谢谢。”赫连彦光挤出一丝笑容。

    “自家人,客气什么。按理说,你应该叫我外公,不过,你既然是跟随母姓,那还是叫我爷爷吧,亲热些。”赫连春树说道。

    “嗯。”赫连彦光点了点头,没有叫出口。

    呵呵的笑了笑。赫连春树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我也理解,以后慢慢来,不急。”

    顿了顿,赫连春树转而问道:“一眨眼就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当时沁儿还是个小丫头,没想到如今她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妈妈还好吗?她有没有跟你提起过赫连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