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话音落去,老者打开随身携带的盒子,只见里面金银珠宝金光灿灿。这些,显然都是古董,价值不菲。作为赫连家族的长老,祖辈也都是家族里声名赫赫的人物,当年没少受清廷皇帝的犒赏。这些,都是祖辈遗留下来的,不可跟市面上的那些金银珠宝相提并论。

    “二位长老太客气了。我初来乍到,以后还需要二位长老多多照顾。请坐。”赫连彦光虽然不太喜欢这种应酬,可是,却也没有办法。正如赫连瑶所说,日后赫连彦光想要在家族里立足,少不了需要他们的支持。

    二人道了声谢,随即坐下。

    赫连瑶起身给二人泡了杯茶,随即在一旁坐下。

    “家主对孙少爷很是器重,孙少爷又是我赫连家族除家主之外唯一懂得金刚不坏神功之人,等正式的祭祖之后,相信家主就会任命孙少爷为家主继承人。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等以后还需要孙少爷多多的提拔。”瘦削老者说道。

    “是啊,按照赫连家族的族规,唯有懂得金刚不坏神功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年轻一辈之中,除你之外再无他人有这个资格。我们也一定会全力的支持孙少爷坐上这个位置。”矮胖老者附和着说道。

    淡淡一笑,赫连彦光说道:“我初来乍到,对赫连家族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还有许多事情需要靠二位提拔。而且,我在赫连家族没有寸功,这家主之位我可不敢想。”

    “孙少爷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赫连家族年轻一辈之中,赫连昱睿已死,赫连玮靖和赫连成虎虽然都是惊才绝艳之辈,也拉拢了长老支持;但是,他们却不会金刚不坏神功。加上,家主对孙少爷格外看重,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跟你争这家主之位。孙少爷大可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瘦削老者说道。

    “谢谢,谢谢。”赫连彦光尴尬的笑着附和,目光偷偷的瞥了一旁的赫连瑶一眼,求她解救。

    从小到大,赫连彦光都是独来独往,像这样的应酬不是他擅长。而且,相反,内心对这样的人有一种鄙夷。只是碍于初来乍到,不好得罪,因而才忍着。

    赫连瑶显然看出了赫连彦光的尴尬,慌忙的说道:“二位长老,家主交代让彦光吃过饭后就去见他,恐怕不能耽搁太长时间。二位长老若是有事,日后再谈也不迟。”

    “既然是家主召见,那你还是应该快快的过去,不可耽搁。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只是过来拜会一下孙少爷。孙少爷,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瘦削老者说了一声,二人起身离去。

    看到他们离开,赫连彦光松了口气。

    赫连瑶微微笑了笑,说道:“他们两个是八位长老之中最聪明的,其中尤以周长老为最。这些年来,赫连昱睿、赫连玮靖和赫连成虎明争暗斗,都鼓足了劲争夺家主之位。其他长老都纷纷靠拢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支持对象,唯独他们两个一直都不曾表态。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爷爷一日未曾表态,他们三个任何一个都有可能,胡乱的站队很容易给自己招惹麻烦。可你刚回到赫连家族,爷爷的态度稍微摆了出来,他们就立刻过来。如果你能得到他们两个的支持,对你以后做事会有很大的帮助。虽然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这种应酬,可是,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明白。”赫连彦光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家主明知赫连昱睿等人为争夺家主之位闹得不可开交,却没有出面干涉呢?”

    愣了愣,赫连瑶说道:“爷爷没有说过,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爷爷应该是有他的考虑吧。赫连家族这些年发展的顺风顺水,一切都上了轨道,也正因为如此,家族里的后辈也都有些懒散,失去了斗志。或许,爷爷是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去激发他们的斗志。而且,家族里的那些长老各自有各自的派系,也使得赫连家族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和谐,爷爷或许也是想通过他们三个的争斗,去瓦解长老的派系之争吧。”

    赫连瑶虽然是女孩,又非赫连家族的嫡系成员,甚至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却深得赫连春树的宠爱,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赫连瑶很懂得赫连春树的心,很多时候不需要赫连春树说的多清楚,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赫连彦光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不会也是家主算计的一个工具吧?”

    赫连瑶一愣,慌忙的说道:“肯定不会。爷爷需要你接掌赫连家族,就需要帮你清理所有的障碍。你会金刚不坏神功,也只有你会带领赫连家族走的更长更远。我相信爷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考虑,否则,他也不会千方百计的要我把你寻回。你不要想太多,等正式的祭祖之后,爷爷就会宣布你是赫连家族的家主继承人。”

    “希望吧。”赫连彦光淡淡的笑了笑。

    对家主之位,赫连彦光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欲望。这些年自由自在惯了,让他坐上家主,管理这么多人,每天明争暗斗,反倒是没那么的自由舒畅。

    “查出那个药王门的人在哪里了吗?”赫连彦光问道。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哪有这么快?赫连玮靖做事向来都很小心,想查出他的人在哪里,没那么简单。你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查出来。”赫连瑶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赫连彦光说道:“我担心的是我朋友等不了那么久。万一耽搁的时间太久,只怕找到解药也没用了。”

    “这种事情也急不来,我只能尽快调查。”赫连瑶歉意的笑了笑,说道。

    “如果明天还没消息的话,那我只能去找赫连玮靖了,逼他把解药交出来。如果不然,那我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话音落去,赫连彦光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