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离开赫连玮靖的住所,赫连瑶急急忙忙的赶到赫连春树那里。刚一进屋,赫连瑶就焦急的说道:“爷爷,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赫连春树一脸诧异的问道。

    “彦光不见了。”赫连瑶说道。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呢?”赫连春树问道。

    “我去他住的地方找过,他不在。他刚到这里,对四周的环境不熟,又不认识什么人,不可能会去其他地方。打他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他肯定是出事了。”赫连瑶焦急的说道,脸上的那种关切之情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

    “怎么会呢?他是不是出去了?”赫连春树依旧假装糊涂。

    “不可能啊,没有人带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出去。爷爷,一定是玮靖把他藏起来了。您也知道,彦光杀了昱睿,又马上就要成为家主继承人,玮靖一定不甘心。爷爷,你快救他吧,我怕晚了来不及了。”赫连瑶说道。

    赫连春树淡淡的说道:“不可能吧?我已经明确表示过,谁也不能动他,我想玮靖应该不会乱来。再说,你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我也不好说什么。这样吧,你呢,再四处找找,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有人送他出去了。我呢,也找玮靖谈谈,探探他的口风。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没事的。”

    顿了顿,赫连春树又问道:“瑶瑶,你是不是喜欢上彦光了?”

    赫连瑶一愣,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爷爷,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做什么啊。”

    “爷爷是过来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你不是赫连家的人,身上流的也不是赫连家的血,可是,这些年我一直把你当亲孙女看待。爷爷也想过让你嫁给玮靖他们其中一个,这样就可以亲上加亲,又怕你不喜欢。现在既然你喜欢彦光,那我也很开心,我也会成全你们在一起。”赫连春树呵呵的笑道。

    “爷爷,现在别说这些了,还是赶紧找到彦光要紧。”赫连瑶撒娇的说道,脸色绯红。

    “好好好,那你赶紧去吧,有消息立刻给我打电话。”赫连春树说道。

    赫连瑶应了一声,准备起身告辞。

    此时,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家主,彦光少爷走了,他让我转告您一声,说他去见个朋友,一两天就回。”年轻男子说道。

    “什么时候?”赫连瑶问道。

    “就是家主跟彦光少爷谈完话之后,彦光少爷就吩咐我带他出去。我也没敢多问。”年轻男子说道。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彦光也是,走的时候也应该说一声嘛。你要是不放心,就出去找找他,到时候再领他一起回来。算算日子,明后天就是黄道吉日,他必须要赶回来祭祖。这是大事,可不能耽搁。”赫连春树说道。

    “好,吃过晚饭我就去。”赫连瑶说完,跟赫连春树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然而,她的心里却还是忧心重重。虽然跟赫连彦光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以她对赫连彦光的了解,赫连彦光应该不会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只是,刚才那个年轻男子言之凿凿,她也没什么可怀疑。

    他是赫连春树的贴身保镖,也是他的司机,在赫连家族内,也算是赫连春树比较贴心的一个手下。他,绝对不敢胡乱的欺瞒赫连春树的。

    看到赫连瑶离开之后,赫连春树冲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说道:“小高,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我不希望再看到她,做得干净一点。如果事情办砸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年轻男子微微一怔,有些不解,这些年来赫连春树一直疼爱着她,为什么忽然就要她的命呢?只是,这些事情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也不是他可以追问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听命行事。

    “是!”小高应了一声。

    赫连春树也不想再多言,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吃过晚饭,赫连春树跟下面的人吩咐一声,没有他的准许,谁也不准到书房打扰他。随即,走进书房。

    他的书房是经过特殊的改造加固,隔音效果绝佳,一个人无论在里面做什么,外面的人也听不到一点声响。门,又是钛合金打造的,想从外面撞开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用*,也休想可以撼动半分。

    移开书架,赫连春树进入密室。赫连彦光依旧被绑缚在椅子上,双手双脚根本无法动弹。

    听到声响,赫连彦光睁开双眼,冷冷的扫了赫连春树一下,不屑的笑道:“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把心法告诉你的。”

    “希望你待会还能这么嘴硬。”赫连春树冷冷的笑了一声,上前封住他的穴道,然后将他解开。掀开墙上一副古董字画,按下按钮,顿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地面露出一个入口,有楼梯直通地下。

    将赫连彦光押到地下室,昏暗的灯光,里面充斥着一股血腥味。里面,摆满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森冷恐怖。重新将赫连彦光绑缚在椅子上,赫连春树随手拿起竹签,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赫连春树冷笑道,“这是赫连家族最神秘的地方,除家主之外没有人知道。这里,处理过无数背叛赫连家族的叛徒,每一个到这里的人到最后都会求着别人杀了他。”

    “嗯……,我记得最后一个被押进这里的是我大哥。他当时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眼神中露出的那抹恐惧之色,真是让人大快人心啊。我,才是赫连家族的家主,是赫连家族最有权势的人,任何敢背叛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把心法写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赫连春树嘴角勾起的笑容,狰狞恐怖。

    “哼!”赫连彦光不屑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好,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话音落去,赫连春树拿起竹签慢慢的刺进赫连彦光的指甲盖。

    “啊……!”赫连彦光惨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