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苏若雪技惊四座,让所有人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但是,因为她为人处事十分得体,倒也很受别人的尊重和喜欢,并不会因为她厉害的功夫而感觉到恐惧,想要远远的避开。

    “你是新来的保安吧?”走到秦彦的面前,苏若雪瞥了他一眼,眼神有一丝冷漠。

    “是。”秦彦点点头。

    鹏城大学的保安也有将近五十多个,可是苏若雪竟然一眼就看得出他是新来的,足见苏若雪的记忆力很好。

    “身为保安,最起码的职责你都没有做好,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表现。如果每一个保安都像你这样,让那些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吹进校园内,还让学生们怎么能够安心的学习?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会跟你们领导说。”

    说完,苏若雪头也不回的离去,剩下秦彦一个人懵逼的杵在那里,哭笑不得。

    新生报道仍在继续,不过,下午的时候人少了许多。

    秦彦也踏踏实实安安静静的窝在保安室,和另一名保安胡天海地的吹着。

    直到傍晚时分,夜幕渐渐的落下,些许微风袭来,带来一丝的凉爽。杜蕊,出现在保安是的门口。

    对这位平民校花,秦彦的感觉相当不错,人虽漂亮,却并未依仗着自己的美而去走捷径,依旧在本本分分的努力着。

    好不容易推却掉伏文东的热情,杜蕊终于摆脱他,于是第一时间来到保安室的门口。看到秦彦,杜蕊脸色微微浮起一抹红晕,“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秦彦微微一笑。

    “那天晚上谢谢你替我解围,我一直在想着有机会能够当面说声谢谢,总算是有机会在这里碰到。”杜蕊感激的说道。

    来到鹏城的第一天,秦彦便已知晓杜蕊在酒吧打工的事情,于是毫不犹豫的过去,试图去接近她。正在秦彦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能够轻松而且合理的接近她的时候,正巧有几个喝多酒的小流氓调戏她。于是,秦彦便出手替她解了围。

    之后酒吧的经理出现打了圆场,也吩咐杜蕊去后面做事。等到她回来的时候,秦彦已经离开。刚好,在门口,秦彦又碰到了喝多酒的胡珂。所以,才有了下午的时候胡珂“奋不顾身”扑向他的一幕。

    “没什么,只是碰巧而已,我相信任何人看到都不会不帮忙的。”秦彦淡淡一笑。

    “能给我机会请你吃顿饭吗?”杜蕊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副期待的神色。

    秦彦微微的愣了愣,感觉的出杜蕊心底对自己升起的好感,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是不是自己做的有些太过?若是让杜蕊知道自己是刻意的接近她,而且,是怀有目的的,会不会伤到她?

    对于这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秦彦倒是有一丝于心不忍。

    “我只是想感谢你一下,你给我个机会吧。”杜蕊有些紧张的说道。

    “好吧!”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旁的保安撇了撇嘴,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你他娘的一个小保安还装什么逼啊?人家大学生美女这么哀求你,那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心里暗暗的想着,“怎么没人请我吃饭呢?”

    看了看时间,也快是下班的时候了,秦彦起身跟杜蕊朝学校外走去。

    杜蕊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脸色看上去明显的轻松许多,只是,眼神里仍旧有一丝的紧张和闪躲,甚至不敢触碰秦彦的眼神。

    从小到大,杜蕊的身旁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像伏文东这样的富家子弟也不在少数。只要杜蕊点点头,便可一跃枝头成凤凰,至少,不用过这么辛苦的生活。然而,她很清楚那些人接近自己都怀揣着明显的目的,而秦彦不同,所以,杜蕊对他的好感倍增。在鹏城大学看到他的一刹那,她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原来,缘分就是这么的巧合。

    “秦彦!”

    一声叫嚷声从背后传来。

    二人不由的回头看去,赫然只见胡珂飞奔而来。

    秦彦不由的挠了挠头,差点忘记还有这么一位姑奶奶。

    “你们去哪?”走到秦彦的面前,胡珂瞥了瞥一旁的杜蕊,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敌意。

    “吃饭啊。”秦彦淡淡的回答。

    “你们认识?”胡珂愣了愣。

    “算是吧。”秦彦说道,“你有事?”

    秦彦的语气有些僵硬,明显的有股抵触的味道,可是,胡珂却仿佛没有丝毫的介意。

    “不是说了让你下班后等我吧。”胡珂剜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饶是秦彦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一个有风情有味道的女人。只可惜,她的风情根本吸引不了他,也无法让他心甘情愿的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介意带我一起吧?”胡珂看了看杜蕊,微微一笑。

    “不介意。”杜蕊牵强的笑了一下。

    “那……,走吧!”胡珂很大方的上前,挽住秦彦的胳膊,眼神挑衅的瞥了杜蕊一眼。后者很是尴尬的笑了笑,垂着头,显得紧张而又慌乱。

    “我们可不比你这样的大小姐,跟我们一起吃饭不怕丢了你的身份?”秦彦撇了撇嘴,有意的替杜蕊解围。

    “什么身份啊?在你面前我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女人。你不会忍心撇下人家不管吧?”胡珂丝毫不介意秦彦的冷漠。

    曾经,也有不少的男人一开始都是这样,可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拜在她石榴裙下?对付男人,她自有自己的一套。只要是她看上的,很少能够有人能逃掉。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撇了撇杜蕊,讪讪一笑。

    “你叫杜蕊是吧?你好,我叫胡珂。比你高一届,也算是你的师姐,以后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的话跟我说。”胡珂的消息很灵通,下午不过只是瞥了她一眼,现在便已经把她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谢谢。”杜蕊嘴角微微的抽动,敷衍的应了一声。

    她虽不清楚胡珂的身份背景,可是,对于她的忽然出现,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跟她相比,自己毫不出彩,莫名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