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晚上!

    饭局的地点选在龙城最高档的一家有当地特色的饭店,只有端木明皓、端木婕妤和秦彦三人。

    这也是端木明皓刻意的安排,让端木婕妤跟秦彦之间能有一个好的告别。他清楚秦彦的身份,不可能会长期的留在龙城,留在华夏集团。可自己孙女的小心思他也明白,给他们制造一点机会,让他们就算是要分别,也能给彼此多留一点回忆。

    饭桌上,端木婕妤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他们闲侃。

    天门的事情端木明皓也不方便过多的追问,因而,聊的也都只是一些闲话家常的话语。只是,看到自己孙女端木婕妤的模样,端木明皓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傻,明知道前面的路不通,却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新药开发销售的事情你尽管放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上市,以天衡集团的资源,一定可以很快的打开市场。”秦彦说道。

    “这点我从没担心,既然把事情交给你们,那我就完全相信你。”端木明皓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赫连家族的事情解决了?”端木明皓问道。

    “差不多了。事情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不过你可以放心,赫连家族不会再找你们麻烦。我这边还有很多急事要处理,不能在龙城待的时间太久,你们的事情也已经解决,我呢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以后有什么事尽可以给我电话。”秦彦说道。

    “好。”端木明皓应了一声。

    推杯换盏,端木明皓似乎有意的要让灌醉秦彦,两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就一瓶白酒下肚。端木明皓似乎意犹未尽,依旧不停的劝酒。秦彦也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只好陪他继续喝着。对秦彦这样修炼真气的人而言,喝酒是很难醉的,酒精下肚之后很快就会被真气通过汗孔排出体外。

    又是一瓶白酒下肚之后,端木明皓显然已经有了醉意,说话也变成了大舌头,口齿不清。更是兄弟长兄弟短的称呼着秦彦,倒也是性情中人。反观秦彦,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跟没喝酒差不多。

    上次的教训让秦彦记忆犹新,他可不愿意重蹈覆辙。在这样紧张的形势之下,他必须要时刻的保持自己的清醒。同样的错误,他可不能让它在自己身上发生第二次。

    可能,端木明皓是有着一点心思想要将秦彦灌醉,让他跟端木婕妤之间的沟通更顺畅一些。但是,他也是真的开心。酒不醉人人自醉。

    “爷爷,不要再喝了。”

    在端木明皓端起酒杯还想继续喝的时候,端木婕妤夺过他的酒杯。

    “没事,我还能喝,把酒给我。”端木明皓说道。

    “好了,别喝了。”端木婕妤无奈的嗔了他一眼,说道,“都喝成这样了还喝。走吧,我送你回去。”

    “时间也差不多了,结束吧。”秦彦也起身站了起来。

    二人将端木明皓扶出饭店,放在后座躺下。

    “路上慢点,安全的把老爷子送回家。”端木婕妤冲司机嘱咐了一声。

    “我没事,你们不用管我。”端木明皓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不停的摇着胳膊。

    秦彦哑然失笑,想不到端木明皓还有这么感性的一面。一般,越是感性的人喝酒越容易醉,也越容易喝多。

    车子缓缓的驶离酒店,端木明皓忽然起身坐了起来,朝后面瞥了一眼,喃喃的说道:“他奶奶滴,这小子还真能喝。”

    司机不由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老爷子没喝醉?”

    “咱东北老爷们什么时候喝这点酒就会醉?我不假装喝醉了,他们怎么有机会单独相处。哎,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小王啊,等你以后做了父亲做了爷爷你就明白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苦心了。”端木明皓说道。

    “老爷子真是用心良苦。”司机附和着说道。

    饭店门口!

    一阵凉风袭来,端木婕妤不自觉的裹紧衣服。秦彦愣了愣,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穿上吧,别冻着。”

    “谢谢。”端木婕妤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二人目光短暂的对视之后,端木婕妤慌忙的移开。

    “能陪我走走吗?”端木婕妤问道。

    “好。”秦彦应了一声。

    二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街头走着,谁也没有说话。这份宁静,却并不尴尬,有意无意中,端木婕妤的身躯慢慢地靠向秦彦。

    “我们还能再见吗?”端木婕妤柔声的问道。

    “当然。如果以后你想见我可以到滨海找我,到时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秦彦微微一笑。

    “嗯。”端木婕妤点了点头,说道:“爷爷跟我说过你的一些事情,我知道在你生命中我可能只是一个过客,时间会逐渐一点一点的抹去我的痕迹。但是,我希望在你的记忆中,有那么一部分,哪怕只是一点是属于我的。”

    “会的,不管未来怎样,我都不会忘记你。”秦彦说的很诚恳,没有丝毫虚情假意的成分。

    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都是自己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开心也好,痛苦也罢,忧伤也好,难过也罢,都是人生一个美好的回忆。很多事情,当你回过头再去看看时,多半只是淡淡一笑。

    “谢谢你。”端木婕妤微微笑了笑,透着些许的苦涩。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谁也琢磨不透。该来的,始终会来;该走的,谁也拦不住。缘来缘去,都是一份美好。

    忽然,秦彦的眉头微微一蹙,一把伸手拉住端木婕妤。淬不及防之下,端木婕妤一下子扑进秦彦的怀中,娇羞不已。

    “出来吧,皇擎天。”

    那股气息太过的熟悉,又岂能瞒得过秦彦的感知?

    话音落去,皇擎天和封不平缓缓的从一旁走了出来。

    封不平还是那副不着调的嬉皮笑脸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像是杀人如麻的恶魔。而皇擎天,身上的气息明显的有别于以往,充满了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