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皇擎天的话,似乎话中有话。

    所谓一气化三清。当年墨离的师父将三种真气分别传授三名弟子,墨离学无名真气、古柏鸿学天罡正气,而端木文皓则掌握浩然之气。

    皇擎天是墨离的弟子,也曾经是天门门主的接班人。他所学的自然是无名真气,而根据古柏鸿当初所说,并未传授天罡正气给皇擎天。那他为什么懂得天罡正气呢?

    “你不用觉得奇怪,三气本就同源,虽然分属儒道佛三家,却是万变不离其宗。你不是好奇我当年为什么离开天门吗?我告诉你,因为我偷偷在天门守藏的典籍中发现遗留的一本佛门典籍。从外表看,那本就是一本很普通的佛经,可我仔细研究后才发现,那本佛门典籍就是天罡正气的修炼方法。我要超越天门历代所有的门主,那我就必须要学会浩然之气,我要将三气合一。我知道,只有离开天门我才可以做到这件事。”皇擎天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说道:“所以你加入天谴?是想从端木文皓那里学会浩然之气?”

    “不错。只有替他做事,我才可以让他传授我浩然之气。所以,他让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皇擎天冷冷的说道。

    “你们收集魔刀到底是想做什么?”秦彦问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去问。所以,今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你手中的灵翼,想要阻止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我。你不是学会了浩然之气吗?不是会天罡正气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别让我瞧不起你。”皇擎天说道。

    话音落去,皇擎天的攻势变得越发的凶猛,一浪接一浪的排山倒海而来。

    秦彦显然有些不敌,被紧紧的压制在下风,只能狼狈的见招拆招,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很明显的,秦彦感觉到自己的真气有些后继无力,就仿佛当初替沈落雁治病时,整个体内的真气被掏空的感觉。

    而皇擎天却仿佛有着无穷无尽,源源不断的力量涌来,似乎根本不会疲惫,也不会真气不继。面对这般情形,秦彦显得有些无力。自己,终究跟他还是有太大的差距,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对手。

    “砰!”

    皇擎天一拳狠狠的砸在秦彦的胸口。顿时,秦彦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看到这般情形,封不平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他原本还担心皇擎天会舍不得下手,招致首领的不满,现在却是可以放下心来。而且,对皇擎天的功夫他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自己根本就不及他。

    缓缓走到秦彦面前,皇擎天冷声一笑,说道:“这就不行了?你也太让我瞧不起了吧?就凭你这样,也配做天门的门主?我真不懂老家伙怎么会看上你,他真是老糊涂了。怎么?不服气是吧?不服气起来再打过。看你那怂样,要不这样,你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把灵翼交出来,然后从我裤裆里爬过去,今天我就饶了你。”

    皇擎天的话越说越过分,越说越狠,嘲讽的眼神宛如一把把利刃剜在秦彦的心上。

    封不平愣了愣,诧异的看着皇擎天,他还没有见过皇擎天今天这般模样。

    “枉费古柏鸿和端木明皓不惜耗损自身的真气,灌输你体内,结果却是给了一个废物。如果他们把真气给我,你在我手里连一招都过不去。就你这样,还配做天门的门主吗?我看天门迟早也会垮在你手里。”皇擎天冷笑着说道。

    愤愤的哼了一声,秦彦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狠狠的瞪着皇擎天,冷声说道:“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身为天门门主,也不是可以随便被你侮辱的。皇擎天,就算今天我死在你的手里,我也不会被你羞辱的。”

    话音落去,秦彦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去。

    一直以来,困扰着秦彦最大的问题就是体内的三股真气无法糅合,这在一定的程度上反而限制了他的成长。因为三股真气各自盘踞在不同的经脉,以至于秦彦的真实修为并未得到多少的提升。

    相反,三股真气互相作用之下,秦彦的修为倒还不及当初独自修炼无名真气。这也是当初墨离的师父分别将三股真气传给不同徒弟的原因。

    而在皇擎天刚才的逼迫之下,以至于秦彦体内的真气完全被掏空。在受皇擎天的言语刺激之下,秦彦强行攻去,却忽然间感觉到经脉内真气源源不断而来。更重要的是,仿佛三股真气变得格外的亲和,不再像先前那般的互相对立。

    后继无力时,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然而,愤怒之下的秦彦根本就没有想起这些,不顾一切的疯狂的超皇擎天攻了过去。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打成一团,相较于刚才,战斗变得更加的猛烈。而秦彦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所有的招式皆是和皇擎天同归于尽的招式。

    皇擎天的嘴角缓缓的勾勒出一抹微笑,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大喝一声,皇擎天一拳狠狠的朝秦彦砸了过去,快如闪电一般。秦彦丝毫没有理会,也是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

    皇擎天胸口被秦彦一拳狠狠的打中,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

    秦彦怔在当场,因为他刚才分明感觉到在最后的那一刹那,皇擎天收回了自己的拳势。他,分明就是甘心受自己这拳。秦彦整个人懵住了,刹那间仿佛明白过来。从始至终,皇擎天都没有想要真的杀自己,他那些羞辱的话语也只是想逼迫自己,帮自己突破瓶颈。

    刹那间,秦彦顿觉羞愧难当。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秦彦不停的问着自己。

    封不平快步的走到皇擎天身边,扶起他,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皇擎天微微一笑,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连连的咳嗽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