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朝集团在燕京多年,秦家在燕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以秦家的资本来说,敢得罪他们的人不多。可对方,竟敢这样公然的挑衅,显然也非泛泛之辈,绝对不是那种一般的流氓那么简单。

    秦梓轩是部队出身,当过兵,脾气相对也暴躁一些。听到对方的话语,愤怒的斥道:“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威胁我们?我告诉你,这个工程还就不给你们做,你们能怎样?你要是想玩,我陪你玩。”

    梁波淡淡一笑,说道:“就怕你玩不起。我既然敢来,那我就有准备。我实话告诉你,这个工程我们不做的话,没有人敢做,也没有人可能把拆迁工程搞定。到时候耽误了进度,那可怨不得我。秦老爷子,你秦家这个工程做下来赚的也不少,您吃肉怎么也得让我们喝点汤吧?您说呢?”

    “牛逼的人我见的多了,还没见过像你们这么嚣张的。你想喝汤是不?可以,咱们可以走正规的程序,好好的谈。可是,你用这样的方式未免有些不太光彩。你要是想耍花样,可以,大不了这个工程赚的钱我们一分也不要,我们拿出这些钱,买你一条命,你觉得够吗?”秦彦眉头微蹙,冷声的说道。

    梁波愣了一下,瞥了他一眼,“你是谁?秦家好像没听说有你这么个人啊?”

    “秦彦……!”秦峰拉了拉他,试图劝阻他不要乱来。

    “外公,你放心,没事。咱不欺负人,但是,也不能随便的让人欺负。我有分寸。”秦彦笑了笑。接着转头看向梁波,说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燕京这一亩三分地,我还真没听过你的名号,估摸着你背后有人吧?你也没资格在这里跟我们谈,想谈,把你背后的人叫过来,我跟他说。”

    冷冷的笑了一声,梁波说道:“你还没资格见我老板。话,我已经说了,愿不愿意是你们的事。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话音落去,梁波挥了挥手,转身就欲离去。

    “怎么?这就想走?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秦彦冷哼一声,说道。

    “你是想动手?”梁波转过身,不屑的笑了一声。

    “不错,我也很想看看你有多少斤两,敢来这里耀武扬威。”秦彦冷哼一声。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好,那就给你点教训。”梁波嘴角微微抽动,浮起一抹鄙夷的笑容,挥了挥手,身后两名男子立刻上前。

    “想打架是吧?我来。老子今天不揍死你们老子就不姓秦。”秦梓轩卷起衣袖,上前两步。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秦彦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忽然,一声招呼也没打,一脚狠狠的踹了出去,正中其中一人的胸口。霎时,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那人一声惨叫倒飞出去。虽说秦彦失去了真气,可是他那一身功夫也不是盖的,随随便便的两三个人,他还完全可以应付。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倒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就连秦梓轩也没想到秦彦的身手这么了得,他是当兵出身,格斗功夫不弱。可是,想要一脚轻松的踹断别人肋骨,将对方踹出这么远,他还真做不到。当下,大叫痛快。

    另一人眼见于此,愣了愣,连忙的挥拳冲了上去。他们也都学过一些个拳脚功夫,平时没事也在拳馆里练练,手底下的功夫也不错。可是,在秦彦这个精通百家拳的人面前,无疑对于是蚍蜉撼树,谈何容易?再说,天门门主所学习的格斗术那是经过天门历代门主糅合了百家拳的精华而创出的拳法,讲究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制敌于死地的杀人之术,岂是一般的拳脚功夫所能比拟的?

    眨眼之间,秦彦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肩上。顿时,对方被一拳砸爬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一切,不过只是短短的几秒而已,惊得众人目瞪口呆。虽说秦梓南认识秦彦较早,但是,也不知他的功夫这么好,愣愣的不知为何。

    “别总让小的出头,你这做大的也应该出来,你说呢?咱俩练练?”秦彦微微的笑着,人畜无害。

    “哼,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动我?”梁波嚣张的说道。

    “你这么说,那我还真要试试,我也想知道动了你会有什么后果。”秦彦冷笑一声,陡然间一个大步上前,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梁波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连忙的双手抱头,口中还是骂骂嚷嚷的不依不饶。秦彦也不跟他客气,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一会,梁波便停止叫骂,连连的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行不?”

    秦彦停了下来,瞥了瞥他,说道:“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说没人敢动你吗?这会怎么怂了?”

    “我认怂,我认栽,行不?”好汉不吃眼前亏,梁波求饶道。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服啊。要不这样,单挑还是群殴,你随便挑。”秦彦说道。

    “我服,我服了成不?”梁波说道。

    “算了吧,放他走吧。”秦峰叹了口气,劝道。

    “外公,这件事情必须有个了结。现在放他走,他肯定还会闹事。既然他来了,索性咱们就把这件事情一次性解决,也省得以后麻烦。”秦彦说道。

    愣了愣,秦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听你的。”

    始终,这二十一年来,秦峰觉得亏欠了他很多;因而,秦彦说的话他也不好反对。况且,这件事情也的确是这样,不解决的话,始终是个麻烦。秦家也算是家大业大,真要是闹起来,他也不会害怕。

    应了一声,秦彦拍了拍梁波的脑袋,说道:“来,给你老板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那么狂妄,敢太岁爷头上动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