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下的事情竟然这么巧,秦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段弘毅。这小子嘴上可是没有把门的,秦彦觉得应该要找个机会跟他好好的说道说道,免得这小子说漏了嘴,害得自己的行动失败。

    这可是关系到天门未来的大事,如果出了什么差错,被端木文皓捷足先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让秦彦更加没想到的是,段弘毅这个浪荡的公子哥也终于想着要安定下来,看来苏若雪的魅力还真的不孝,竟然能够征服段弘毅这个宛如浮萍一般游走于花丛中的浪蝶。

    中午时分!

    段弘毅跟苏若雪肩并肩的走出学校,经过保安室门口的时候,段弘毅颇为得意的冲秦彦眨了眨眼。

    秦彦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如果真能跟苏若雪走在一起,安定下来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以苏若雪的家庭背景,也势必能够为段家锦上添花,相信段正阳也必然会欣然的接受这门亲事。

    而且,或许自己也能够通过跟段弘毅的关系,更加的接近苏若雪,从而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眼下还为时尚早,也不知道段弘毅能不能劈开苏若雪这座冰山。

    一阵轰鸣的气浪声响起,段弘毅驾驶着兰博基尼载着苏若雪疾驰而去。

    “以后别开这样的跑车来学校,影响不好。”苏若雪看了看段弘毅,说道。

    “好,好!”段弘毅连连的点头,“餐厅我已经定好了,是我一位法国朋友开的,味道挺不错。他一直嚷嚷着让我带女朋友过去,终于可以满足他的心愿了。”

    苏若雪冷冷的说道:“段弘毅,你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在乎,毕竟,那是在认识我之前的事。可是,如果你真的想追求我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哪怕是跟其他女孩有任何的暧昧。”

    “若雪,你简直太善解人意了。放心,我保证以后只会用心的对你一个人。”段弘毅兴奋的说道。

    苏若雪的语气虽然很冷漠似得,但是,段弘毅听得出来,她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是说明已经认可了他。而且,对于他刚才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反对,那分明就是已经承认他们的关系。

    “你不要答应的太早,我告诉你,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之前,我是不会跟你上床的。所以,我希望你也尊重我。”苏若雪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段弘毅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心中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保安室!

    秦彦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远远的便看见杜蕊走了过来,手里还碰着沉甸甸的饭盒。

    “你还没吃饭吧?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走进保安室,杜蕊将手中的饭盒递了过去。

    一旁的周杰脸上顿时堆起了羡慕之色,自己在鹏城大学做了这么久的保安,也没见哪个女学生这么殷勤的对待自己啊?这牲口,还真他娘的有桃花运。

    “你做的?”秦彦不由的愣了一下。

    “是啊。我在学校的食堂勤工俭学,抽空做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杜蕊微微有些羞涩。

    “谢谢!”面对杜蕊的善意,秦彦也实在是不好拒绝。心里却又十分的矛盾,担心这样长此以往下去,到最后的结果会伤到这个可爱而又单纯的姑娘。

    “那你吃吧,吃完把饭盒放那,我下午下班后过来拿。”杜蕊冲秦彦摆了摆手,开心的离开。那走路的姿态,俨然是一副沉浸在爱情甜蜜中的小女孩。

    打开饭盒,有荤有素的搭配,还特意的摆了一个心形的模样,分明就是在跟秦彦示爱。秦彦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看上去似乎有些怯弱的杜蕊也有这么勇敢的一面。尝了一口,味道很棒,至少比学校食堂里那些厨师要好上许多。

    “啧啧,真让人羡慕,还说你们没什么呢,看这情形,人家小姑娘是非你不嫁的架势啊。”周杰羡慕而又嫉妒的说道。

    “随缘吧。”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

    周杰撇了撇嘴,怨毒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言语。

    吃过杜蕊送的爱心午餐,秦彦起身出了保安室,洗干净饭盒之后往回走的时候,几名年轻男子虎视眈眈的迎面而来。

    秦彦认得出其中有两个就是昨天来这里发放张贴宣传单的混混,不由的愣了愣,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停下脚步。

    “你就是秦彦?”为首的男子瞥了他一眼,问道。

    “我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给我打!”男子一声令下,顿时,一群人朝秦彦冲了过去。

    保安室内的周杰看到这一幕,得意的笑了一声,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而在另一边执勤的保安范溢看到,连忙的飞奔而来。不管是出于跟秦彦的同事关系也好,还是身为鹏城大学的保安也好,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砰砰砰!”

    眨眼间,所有的人全部躺在了地上。

    这些混混在秦彦的面前焉能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看到这样的一幕,赶到的范溢愣在当场,震惊非常。他是退伍军人,自信对付这几个混混也没什么问题,但是,绝对不会像秦彦这般的干净利落。

    “你没事吧?”范溢关切的问道。

    “没事。”秦彦微微一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就单单是冲着范溢这个表现,秦彦觉得他也是一位值得结交的朋友。

    缓步走到那名为首的男子面前,秦彦蹲下,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说吧,你们老大是谁?”

    “陆……,陆涛!”男子惊恐的回答道。

    “陆涛?”秦彦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冷声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跟他计较,不过,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否则,我会亲自上门找他,到时候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浑身迸射而出的杀意,让男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连连的点头应和,哪里敢有半句反驳?

    “滚吧!”秦彦缓缓起身,一脚踹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