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当秦彦的车子刚刚驶进秦家别墅,段婉儿随后驾着一辆大切诺基驶了进来。

    段婉儿的性格向来豪迈直爽,这大切诺基倒是挺附和她的气质。

    “你早就到了?”秦彦愣了愣,问道。

    “是啊,一直在外面等着,没敢进来。看到你回来后,这不才跟你一起进来嘛。”段婉儿说道。

    “你也会有害怕的事情?”秦彦促狭的笑着。

    “这怎么能一样?第一次见未来的婆婆,这心里当然有点紧张。帮忙拿一下,我准备了一点礼物。”段婉儿一边说一边打开后备箱。

    第一次上门见未来的婆婆,段婉儿自然不会小气,礼物准备的不少。而且,对秦家的情形她也了解了一些,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根据资料显示,秦家的老爷子秦峰只有一个女儿秦敏,无疑,秦敏就是秦彦的母亲。可是,她听说秦敏一直是疯疯癫癫的状态,生怕自己待会不小心惹恼了她。

    “让你大出血了哦。”秦彦微微笑了笑。

    “你要给我报销的。”段婉儿嘻嘻一笑。

    两人提着礼物走进屋内,秦家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之中。因为听到秦敏的病情有很大的好转,他们也都推掉了今晚的饭局,纷纷赶回来庆祝。对于秦峰秦老爷子的话,他们还是比较的听从的。

    如果说秦家有什么值得让人羡慕的,可能并非是他们坐拥巨大的财富,而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氛围。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看着秦彦回来,还领着一个女孩,众人都愣了一下。

    “我们都在等你呢,赶紧坐,就等你吃饭了。”秦峰脸上荡漾着慈爱的笑容,“这位是……。”

    “她……”

    秦彦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爷爷,叔叔婶婶,阿姨你们好,我是秦彦的女朋友。”段婉儿倒是自来熟,丝毫不扭捏做作。

    “沉鱼吧?秦彦今天才刚提起你,不是说你去出差了吗?这孩子。”秦敏亲热的拉着段婉儿的手到自己身边坐下。她的状态很好,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得过疯癫病的病人。

    “阿姨,我叫段婉儿。”段婉儿边说边剜了秦彦一眼。

    很显然,秦彦在他家人面前介绍了沈沉鱼,却没有提起自己,纵然段婉儿再怎么大方,也不免有些醋意。

    秦峰和秦敏愣了愣,表情有些尴尬。不是说女朋友叫沈沉鱼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段婉儿?两人的目光不禁转向秦彦。

    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婉儿是我女朋友,她在燕京工作,听说我找到家人,所以想过来看看。”

    “爷爷,叔叔婶婶阿姨,我买了一点礼物,不成敬意。”段婉儿边说边将礼物散了出去。一个不落,人人有份。显然,段婉儿是有备而来。

    虽然秦峰和秦敏感觉有些突然,但是,眼见着段婉儿这么热情,他们也不好怠慢。秦峰脸上堆满笑容,说道:“这丫头真懂事,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啊。”

    “应该的。”段婉儿微微笑着,很是淑女。

    “梓然,再去厨房拿一副碗筷出来。”秦峰吩咐道。接着,又转头看向段婉儿,“你看你来的突然,秦彦也没跟我们打声招呼,害得我们也没准备。家常菜,凑合凑合,别嫌弃。”

    “谢谢爷爷。”段婉儿嘴甜的腻人,不一会就把秦家的人都讨好了一遍,惹得他们直夸她懂事。

    段婉儿心里却是暗暗的得意,虽然沈沉鱼算秦彦的正牌女友,可是,自己却是第一个登堂入室,见过未来婆婆的人。论地位,自己似乎已经凌驾于沈沉鱼之上了。

    她的那点小心思又岂能瞒得过秦彦?暗暗的苦笑一声,秦彦也不好说什么。

    吃过晚饭,段婉儿又陪秦家的人聊了一会。这短短的时间内,她俨然已经得到秦家人的认可,她这个未来儿媳似乎是十拿九稳。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段婉儿拒绝了秦家人的挽留,起身告辞。

    “不送我回去?”段婉儿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跟秦家人道了声别,驾驶着段婉儿的大切诺基驶去。

    “混蛋,为什么你不跟你家里人介绍我?只介绍沉鱼,太不公平了吧?”段婉儿气鼓鼓的说道。

    “你把我外公他们哄得那么开心,你这未来的儿媳妇位子是铁定了啊。估摸着以后我要是想把你给甩了,他们也不会答应。”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你敢?哼,你这辈子都别想甩了我。”段婉儿剜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说道。

    “不敢,不敢。”秦彦连连的求饶。

    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在局外人看来十分恶心的话语,他们之间却也听得十分享受。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有没有试过在车上?”段婉儿眨巴着眼睛,问道。

    “没有。”秦彦摇了摇头。

    “咱俩试试?”段婉儿轻轻的拉下衣服,露出自己的洁白的肩膀,诱惑至极。

    秦彦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小妖精,你这摆平了就是想勾引我啊。”

    “是啊,来吧,别跟我说你不行啊。你要,这铁棒有何用?”最后一句,段婉儿是用唱出来的。一边唱,一边手指轻轻的拨动秦彦的裆部。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秦彦把车开到安静的地方停下,转身就搂住段婉儿一阵乱啃。

    段婉儿跟沈沉鱼最大的分别,就在于段婉儿外表虽然豪放,每次都是她主动的撩拨秦彦。可是,真到了关键的时刻,她又显得十分的羞涩。而就是这份羞涩,也越发的可以激发秦彦的兽性。她和沈沉鱼各有千秋,各有各的魅力,让秦彦流连忘返。

    而且,他们也的确有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过,那份浓浓的思念之情,化为最深情的缠绵。段婉儿极力的迎合着,一次次的攀登高峰,宛如升到云端,飘飘欲仙。

    事罢,秦彦点燃一根香烟。

    段婉儿手指轻轻的撩拨着秦彦胸口,妩媚的笑着,“再来啊。”

    “娘的,你这是要我死在你肚皮上的节奏啊。”秦彦苦笑一声。

    段婉儿妩媚的笑着,宛如绽开的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