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想想,这些年苏剑秋过的也一定很悲痛吗?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他独子,他的心里不免难受。

    “那……,洪门现在的事情都是由谁在打理?”秦彦问道。

    “苏剑秋的义子苏羽。他是苏剑秋一个朋友的儿子,在一次意外中,苏剑秋的朋友被杀,之后苏剑秋就收养了他。那时,苏剑秋还没有生苏文。现在洪门大多数的事情都是由苏羽在打理,基本上可以说,苏羽实际上已经是洪门的办事人,只是还没有正式的接棒而已。苏羽的能力很强,这些年洪门在他的手底下发展的越来越好,生意越做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猛。在国外,那些黑手党家族无不知道洪门的厉害。”何杰说道。

    顿了顿,何杰又接着说道:“整个华夏,也唯有川省是清一色,就连咱们天罚的势力都无法渗透,可见苏羽的能力。好在洪门所做的事情并未有多少违法乱纪的事,而且,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是让人拍手为快,因而,国家一直对洪门很是包容。”

    “这么说起来,他们倒也算不上是坏人了。”秦彦说道。

    “可以这么说。”何杰说道,“门主,为什么忽然问起他们?”

    “我也不瞒你。其实,苏剑秋是我的爷爷,我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孙子。”秦彦说道。

    何杰不由一愣,说道:“恭喜门主,恭喜门主可以亲人团聚。”

    “我已经去燕京见过我外公和妈妈,也是应该来蓉城看看我爷爷。而且,我一定要查出当年杀害我父亲的凶手究竟是谁。”秦彦脸色冷了下来,宛如笼罩了一层寒霜。

    “当年的事情江湖上有很多的传闻,但也都只是街头巷尾的八卦,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也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扛下那件事情。事隔这么多年,再想要查出这件事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何杰说道。

    “事在人为,我相信金诚所致金石为开,只要去查,就一定会有线索。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沈沉鱼,其他的事情慢慢再说。”秦彦说道。

    “门主放心,我这边会倾全力去调查。如果门主可以动用洪门的资源去调查的话,相信能更快的找到沈小姐。毕竟,洪门在这边的势力不可小觑,很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他们却可以轻松的办到。”何杰说道。

    “我明白,等明天我见过我爷爷之后再说。”秦彦点了点头。的确,如果有洪门帮忙调查,找到沈沉鱼的机会更高。而且,这件事情刻不容缓,越早找到沈沉鱼,她也就越发的安全。一旦时间拖得太久,只怕沈沉鱼真的是凶多吉少。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接着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有什么消息我们再联系。”

    “好,那门主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有什么吩咐就给我电话。”何杰道了声别,起身离去。

    送走何杰,秦彦的眉头不禁紧紧的蹙在一起。沈沉鱼的失踪,让秦彦的心里很是不安,那是他深爱的女人,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秦彦不敢再想下去,只能暗暗的祈祷上苍可以多多的眷顾,可以让沈沉鱼安然无恙。

    沐浴后,秦彦裹着睡袍,正欲上床休息,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不禁愣了愣,走了过去,“谁?”

    “你好,客房服务!”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秦彦愣了愣,透过猫眼朝外看了看,只见一个身着酒店客房服装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随即,打开门!

    就在这刹那,一道寒光闪过,对方手中的匕首狠狠刺了过来。

    秦彦大惊失色,本能的后退几步,避开对方的突袭。然而,对方紧跟而入,匕首再次朝秦彦刺了过去。下手狠辣,显是有心要取秦彦的性命。动作快捷,分明就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不可小觑。

    秦彦右手迅速的探出,一把擒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拧。左手快速的将匕首夺了过来,顺势划向对方的咽喉。空手入白刃,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对方措手不及,没料到秦彦的身手如此了得,仓皇的后退几步,堪堪避过。饶是如此,对方的脖子依旧被匕首划出一道血痕,很浅!

    “你是什么人?”秦彦紧蹙着眉头,问道。

    对方抹了抹脖子上的血渍,阴冷的眼神中迸射出浓浓的杀意,一声不吭,挥舞着拳头再次冲上前来。这,分明就是杀手的做派。只是,自己刚到蓉城,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会是谁想杀自己?何杰?他应该没有那个胆量。而且,他既知自己门主的身份,当然也知晓就凭眼前这个杀手根本杀不了自己。

    除了何杰,又会是谁呢?

    秦彦实在想不明白。

    冷哼一声,秦彦手中的匕首散发出一道森冷的寒光,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刺了过去。“噗!”,匕首刺进对方的手臂,对方一声惨叫,一脚狠狠的踹了过来。逼退秦彦之后,拔腿就欲逃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冷笑一声,秦彦飞身而上。动作快如闪电,“噗噗噗!”接连几声,匕首连连在他身上刺了多刀。不过,秦彦并未下死手。就地一个翻滚,秦彦的匕首划破对方的脚筋。只听得他一声惨叫,倒卧在地。

    关上房门!

    秦彦把玩着匕首,缓缓走到对方的面前,匕首在他的脖颈处晃了晃,森冷的寒意仿佛透过肌肤渗透对方的心底。“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秦彦森冷的问道。

    杀手不屑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哑巴?你不说没有关系,我会有办法让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扛多久。”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匕首缓缓的刺进对方的大腿。

    “啊啊啊!”对方口中支支吾吾。

    秦彦不禁一愣,还真他妈是哑巴?

    “识字吗?我问什么,你乖乖的写出来,免得受无谓的皮肉之苦。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我可以放你走。”秦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