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对方的身手虽然不错,可是跟精通百家拳的秦彦相比,无疑等于是蚍蜉撼树。更何况,秦彦所习的搏击术乃是天门历代门主糅合百家拳的精华创出的最强拳法?即使不动用真气,对方也休想可以胜过他。

    就在秦彦转身的瞬间,杀手猛然间窜起,一头狠狠的撞在墙上,当场毙命。

    秦彦不禁眉头紧蹙,大意失荆州,想不到让他就这么死了,这就等于是断掉了线索啊。自己刚到蓉城,就有人要杀自己,这其中有些耐人寻味。当即,秦彦拨通何杰的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何杰刚刚离开不久,接到电话,马不停蹄的调转车头赶回酒店。一进屋,便看见地上躺着的尸体,不禁一愣,问道:“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你刚走,就有人冒充客房想要杀我。”秦彦说道。

    何杰不禁一怔,“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门主,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杀手不是我指使的。”

    淡淡一笑,秦彦将他扶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不是你,否则,我也不会叫你过来。再说,你就算是想杀我,也不会派这么个人,以他的身手也根本就伤不了我一根头发。”

    “谢谢门主的信任。”何杰惶恐不安的心总算是定了下来。

    “只是,我刚到蓉城,知道的人不多,会是什么人想杀我呢?”秦彦紧蹙着眉头,问道。

    “门主到蓉城的事情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知道?”何杰问道。

    “我爷爷。我外公告诉他我是今天的飞机到蓉城。”秦彦说道。

    “苏老爷子自然是没有理由会派杀手来杀门主,这件事的确是有些耐人寻味。而且,我是在机场接了门主之后直接到的酒店,杀手怎么会知道门主住在这个房间?”何杰也同样眉头深锁,诧异的说道,“除非,从门主出机场开始,就一直有人在跟踪我们,直到酒店。”

    “我到蓉城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其他人?”秦彦问道。

    “没有。这事关门主的大事,我不敢怠慢,除了我之外,任何人我也没有透露过一点消息。”何杰说道。

    “那会是谁想要我的命?”秦彦百思不得其解。

    “门主,恕我冒昧。你说,消息会不会是从你爷爷那边传出去的?”何杰小心翼翼的问道,“苏老爷子知道你回来,必然会传下去,让人做好迎接你的准备。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个杀手显然并非是针对天门的门主,否则,绝对不会派出这样的杀手。或许,是因为消息从苏老爷子那边泄露,以至于招致洪门敌对势力的注意。”

    “这也是一种可能。很有可能是有人想要通过杀我去打击洪门,打击我爷爷。”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说道:“这件事情暂且不说。为防止他们还会继续派遣杀手过来,今晚换个房间。这里的事情你稍微的处理一下,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我来安排。”何杰应了一声。

    说完,何杰立刻打电话通知手下过来。一方面给秦彦重新安排了房间,一方面将杀手的尸体移走,并且派人待在这个房间内,等待着另一波杀手的到来。如果对方继续派遣杀手过来,正好可以来个瓮中捉鳖,将杀手擒住,然后通过杀手,追问出更多的资料。

    然而,苦苦守候了一夜,却再未见任何杀手的踪影。

    事情,也不得不草草了之。

    杀手的身上也未留下任何的线索,想要通过杀手的尸体查出幕后主使人,恐怕也非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何杰也不敢怠慢,还是吩咐了手下尽力去查。毕竟,对方要杀的人是天门的门主,他的“大老板”,他岂能等闲视之?

    翌日!

    清晨!

    蓉城的空气格外清新,相比较燕京的雾霾,简直有天壤之别。蓝天白云,鸟语花香。蓉城的生活节奏很慢,是一个很适合生活的城市。街上,行人都是慢悠悠的晃着,茶楼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闲聊扯淡。

    蓉城,是华夏五大战区之一的西部战区司令部驻地,也是西部地区设立外国领事馆数量、开通国际航线数量最多的城市,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世界美食之都。

    苏家,位于新都区,一栋高档的别墅小区。

    这是苏家其中一处产业。原本,苏家锦江区,不过考虑到锦江区太过吵闹,因而搬到新都区。这里,环境相对来说更加安静,比较适合苏剑秋养老。因为蓉城的交通也算方便,因而,也并不耽误苏羽处事。

    昨晚,整整一夜,苏剑秋转辗反侧难以入眠。

    接到秦峰的电话,得知自己的孙子尚在人间,苏剑秋喜出望外。那是自己唯一的孙子,苏家唯一的血脉,失散了二十多年的亲人。然而,苦苦等候了一夜,却未见秦彦过来,他焉能不着急?

    想起当年自己儿子的事情,苏剑秋依旧耿耿于怀,心中也是担忧不已,暗暗地祈祷,那样的悲剧别再发生在自己孙子的身上。如果再遭受那样的打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撑得下去。

    “爸,你不用担心,可能是他有点事情耽搁了。”苏羽劝慰道。

    “我能不担心吗?我本以为他已经死了,想不到他尚且活在人间,那是我苏家唯一的血脉啊,我能不担心吗?希望老天爷看在我苏剑秋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份上,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家孤苦无依,别再让我的孙子出事。”苏剑秋盘玩着手中的核桃,口中念念有词。

    “吉人自有天相。当年他还刚刚满月,却能活下来,如今也一定不会有事的。爸,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耐心的在家等着吧。”苏羽说道。只是,想起苏剑秋说过的话,苏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落寞。

    终究,自己在苏剑秋的心目中还是一个外人。无论自己做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始终不是真正的苏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