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是吧?”段弘毅为难的说道,“老大,我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动了真情,想要好好的安定下来,你跟她见面认识,那我还有什么希望?”

    “你就那么没有自信?”秦彦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跟别人比我不担心,可跟你比,我真是一点自信也没有。”段弘毅说道。

    “放心吧,我跟她谈正事。再说,你不相信自己的魅力,也该相信她不会背叛你啊。你说过她的感情经历,像这样的女孩子,一旦答应做你女朋友那绝对就会是很认真的。只要你不背叛她,我相信她肯定不会背叛你。”秦彦说道。

    “既然你老大吩咐了,我能不答应吗?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在鹏城大学做保安,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她就是,干嘛还要我帮忙牵线搭桥?难不成你还想升官啊?”段弘毅诧异的说道。

    “有些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秦彦说道,“记住,我在鹏城的事情你可别跟你妹说,我不想让她担心。而且,这次的事情十分的重要,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你可要替我保守好这个秘密。”

    “行,没问题。”段弘毅拍着胸脯说道。

    秦彦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此刻!

    一家台球厅内,陆涛颇有些闲情雅致的打着斯洛克。身旁,几个小青年满脸血迹斑斑,显然没少遭罪,垂着头,跪在那里一言不发。

    另一边,伏文东坐在椅子上,冷漠的看着发生的一幕,嘴角勾勒出一丝不屑。

    一局结束!陆涛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几名手下,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即,走到伏文东的身旁坐下。

    点燃一根香烟,陆涛吸了一口,淡淡的说道:“东少,这次事情没有替你办好,您别见怪。这几个没用的东西,平时耀武扬威的,没想到连一个小小的保安都收拾不了,真他妈丢人。”

    “涛哥,那个保安的身手太厉害了,我们几个人都接近不了他。”跪在地上的手下慌忙的说道。

    “平时你们不也都很厉害吗?怎么遇到个保安就收拾不了了?难不成他还有三头六臂?没用就是没用,别替自己找什么借口。我做事向来赏罚分明,你们事情没有办好,就该受点惩罚。这次就当是小惩大戒,以后如果你们还他妈的办事这么不靠谱,就别他妈想做人了。”陆涛斥责道。

    那些个手下哪里还敢言语?纷纷的垂下头去,生怕惹恼了他,又要受罪。

    转头看向伏文东,陆涛接着说道:“东少,你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你,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涛哥,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算是这片有头有脸的人物,江湖上那也是名声响当当的,如果连一个小保安都搞不定的话,这要是传了出去,丢的可是你的脸。”伏文东不屑的笑了笑,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的神色。

    陆涛的嘴角微微的抽动,脸上满是愤慨之色。人要脸树要皮,江湖人争凶斗狠,往往为的就是一个颜面。如今被伏文东这般奚落,陆涛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你等着看好了,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废了那小子,我陆涛以后就不在江湖上混。”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伏文东得意的笑了笑。

    “听说东少的父亲最近新拿了一块地皮,准备开发是吗?不知道东少能不能给兄弟们也分点汤喝?”陆涛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讨好巴结伏文东,不也就是为了这个?如果能够攀上伏羲集团这棵大树,那他的地位身价也就会飞升,届时,可不再是如今这般的二流角色了。

    “只要你帮我的事情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给谁做不是做?给你们谋点小工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伏文东不是不清楚陆涛的想法,只不过,大家各取所需罢了。伏文东需要陆涛这样的人帮他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算是给他一些个好处那也无所谓。

    “那……,我的事情可就拜托东少了啊。”陆涛满意的笑了笑。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最好快一点行动,我可不想夜长梦多。”伏文东边说边起身,跟陆涛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陆涛冷冷的笑了几声,若非是看着他伏羲集团大少爷的身份,陆涛才不会如此的跟他低声下气。不过,人家的身份地位摆在那,自己不过是江湖上的二流角色而已,还真没资格跟人家斗。

    回头瞥了瞥身旁的一名手下,陆涛问道:“学军呢?马上把学军给我找回来,这次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办的妥妥当当。”

    “是!”手下应了一声,连忙的吩咐其他人去找人。

    出了台球厅的伏文东心中也有些诧异,没有想到陆涛的人竟然出师不利,会在秦彦的手里吃瘪。不过,这次自己给了这么大的好处,相信陆涛一定会尽心尽力,不敢有所懈怠。

    想着秦彦被狠揍的模样,然后被赶出鹏城大学的情形,伏文东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笑容。

    自己看中的女人,岂是他一个小保安所可以染指的?

    “伏文东,你给我站住!”

    一声叱喝声传来,伏文东不由的扭头看去,不禁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你倒是让我好找啊,我找了你一个下午了。”胡珂愤愤的说道。

    “找我?有事?”伏文东愣了愣,问道。

    “当然有事,没事我找你干什么?”胡珂泼辣的说道,“我问你,今天有几个小流氓在学校里找秦彦的麻烦,是不是你安排的?”

    “秦彦?谁啊?”伏文东一副诧异的表情。

    “你别跟我装,你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就是学校新来的那个保安。他今天在学校被几个小流氓找麻烦,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胡珂愤愤的叱问道。

    “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找人去找他的麻烦呢?再说,他一个小小的保安,还不配我对他动手。是不是他以前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人家来找他的麻烦?”伏文东神情淡定,推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