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伏文东,你能骗得了别人,可你骗不了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吗?我已经打听过了,那几个小流氓是陆涛的人,你不是一直都跟陆涛走的很近吗?今天晚上也是来见他吧?你跟我说你不知道,哼,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胡珂愤愤的哼了一声。

    伏文东脸色微微一变,看到胡珂竟然这么的袒护秦彦,心里越发的愤怒,冷哼一声,吼道:“是,是我找人对付他,那又怎么样?他跟你什么关系你要这么袒护他?我还就告诉你,他,我是一定要收拾的,谁也别想阻拦我,我的女人他也敢碰?哼!”

    “谁是你的女人?我跟你说过,咱们之间早就完蛋了。我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胡珂呛道。

    伏文东越发的怒不可竭,冷笑着说道:“你不要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是在说你吗?像你这样人尽可夫的公交车我会喜欢你?我说的是杜蕊!”

    他也是气的不行,冲动之下,这么难听的话语也忍不住爆了出来。他真不明白,自己哪里不如那个小保安?论相貌、论家世,自己哪一点不比他强?可胡珂却从来不曾这样的对待过自己。

    “我是人尽可夫,可你还不是腆着脸讨好我?你可别忘了,以前你每次都求着老娘岔开腿让你舔,那副哈巴狗一般的模样。”胡珂鄙夷的说道,“我告诉你,秦彦现在是我的人,你如果敢碰他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那咱们就走着瞧。本来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也就算了,现在,哼,我要废了他。你能护得了他一时,你能护他一辈子吗?”伏文东愤愤的说道。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伏文东也就没任何的顾忌了。再说,他也不相信胡珂是真的喜欢秦彦,不过只是一时的新鲜感而已。

    “有种你就试试。”胡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剩下恼羞成怒的伏文东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想起刚才的那番话,伏文东后悔不已,这么一来,自己跟胡珂重修旧好的机会几乎是没有了。可是,那还不都是她逼得?伏文东何曾想到她竟然那么的袒护秦彦?

    伏文东离去后没有多久,赵学军走进了台球厅。

    他可是陆涛手下的第一高手,很少出手,可是,凡是陆涛交给他的事情都办得妥妥当当。因此,陆涛对他很是器重。可以说,他是陆涛的左右手。

    这些年,陆涛能够混到今天这般的成就,多少离不开他的功劳。

    “学军,你来了?”陆涛连忙的起身,招呼着他坐下,递过一根香烟。

    “这么急着找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赵学军问道。

    “还不是这几个小子,让他们半点事情,结果却丢尽了我的脸。”陆涛狠狠的瞥了那几个手下一眼,说道,“所以,想让你出马帮忙搞定这件事。”

    “对方是什么人?”赵学军问道。

    “鹏城大学的一名保安,叫秦彦。”陆涛说道。

    “保安?”赵学军微微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他跟咱们八竿子也打不着,干嘛要去为难他?再说,就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咱们这么多兄弟也收拾不了他?”

    “你可别小瞧了他,上午这几个小子过去,却连人家的衣服都没有碰到,就被打的爬不起来,灰溜溜的逃了回来。而且,这是伏文东让咱们办的事情,咱们不得不帮他这个忙,毕竟,还想靠着他的关系搭上伏羲集团这个大树。咱们始终这样小打小闹的也不是个事情,如果能攀上伏羲集团的话,不但能很快的将我们洗白,而且,以后还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这件事情咱们一定要办好。”陆涛说道。

    “伏文东虽然不成器,可他的父亲伏沛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而且,我也不太赞成跟这些个生意人打交道,他们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比我们这些江湖上还要阴险还要坏。”赵学军微微的蹙了蹙眉头。

    “这我知道,可是,如果咱们想要更好的发展,不得不走这条路。”陆涛苦口婆心。他可不想永远的屈居二流的角色,只要攀上伏羲集团这棵大树,那他以后的发展的台阶更高,前途更广。

    赵学军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行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什么时候动手?”

    “就今晚。”陆涛说道,“我查出他现在就在菲斯特法国餐厅吃饭,你现在就过去,废了他一只手就行。”

    “法国餐厅?”赵学军愣了一下,“他一个小保安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能去这么高档的餐厅消费?”

    “好像是别人请客,对方开的车是兰博基尼,估计应该有点身份。他们是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不过,你最好等他们分手后再动手,我可不想得罪一位开着兰博基尼的家伙。”陆涛说道。

    “你对那个保安知道多少?可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能跟开兰博基尼的人一起吃饭,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吧?别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赵学军提醒道。

    “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人物。你想,哪个大人物会闲着无聊去学校做保安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嘛。再说,不管他的身份是什么都好,这是伏文东交代的事情,咱们必须要做好。”陆涛说道。

    “行吧,我现在就去。”赵学军边说边起身站了起来,心里对陆涛一直想要攀附伏文东多少有些不满,可却又不方便说的太直白。当初陆涛对他有恩,出于这份义气,赵学军也不好不答应。

    “你也小心一些,那小子应该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我在这等你回来,给你庆功!”陆涛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道。

    “嗯。”赵学军应了一声,举步走了出去。

    也好,等把这件事情办妥,也算是还清了陆涛的恩,到时候也就可以离开了。

    陆涛的野心太大,跟着他这样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的小命也葬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