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具体什么个情况?”苏羽问道。

    “大伯听过暗影吗?”秦彦问道。

    “暗影?”苏羽愣了愣,说道:“听说过一些。”

    苏羽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句,没有说的太多。

    “我女朋友叫沈沉鱼,原本是滨海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被借调到蓉城参与一个卧底任务。负责卧底暗影,调查搜集暗影的贩毒证据。可是,最近却失去了联系。我想,洪门在蓉城势力很大,所以,想让大伯帮忙调查一下她的消息。”秦彦说道。

    苏羽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你也是体制内的?”

    “我不是。不过,我女朋友出了事,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秦彦说道。

    “秦彦,我说句可能不太中听的话。你我都知道暗影是做什么的,他们做事的手法十分的狠辣,如果他们知道你女朋友是卧底的话,很有可能你女朋友现在凶多吉少。”苏羽说道。

    “这个我懂,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在没有看到她的尸体前,我又怎么能放弃寻找她呢?希望大伯可以帮忙。”秦彦说道。

    “没问题,稍后我就吩咐人去调查。”苏羽说道。

    “谢谢大伯。”秦彦感激的说道。有洪门的人帮忙调查,相信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毕竟,洪门在蓉城的势力不容小觑。

    一天没有看到沈沉鱼的尸体,秦彦就坚信她还活着,又怎么能放弃寻找她呢?在秦彦的心目中,沈沉鱼有着很不一样的地位,如果沈沉鱼有什么三长两短,秦彦的怒火恐怕可以燃烧整个暗影,届时,牵连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

    “不用客气,我们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啊。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苏羽豪爽的说道,言谈举止之中,看得出他对秦彦十分的喜爱。

    顿了顿,苏羽又接着说道:“爸,你跟秦彦先聊着,公司还有些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晚上我再回来陪秦彦一起吃饭。顺便,我也正好去公司把秦彦女朋友的事情交代下去。”

    “好,去吧。”苏剑秋点点头,应道。

    洪门,在蓉城可谓是一家独大,就连天罚也没有势力渗透进来。这也并非天罚的实力不如洪门,而是天罚做事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矩。论历史,洪门自是不及天罚,但是,建国之初,天罚的行事变得十分低调,一般情况之下不太愿意跟其他组织发生任何的冲突。洪门也正是利用那段空隙,在西南边陲扩充自己的势力。

    而苏剑秋和苏羽的行事作风,无疑给洪门的影响力扩展的更为深远,也使得洪门在当地的声望越来越高。提及洪门,知道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很多次,洪门也曾协助当地的缉毒部门参与缉毒行动,打击了不少贩毒分子,这也使得洪门的正面形象变得更为高大。

    暗影,成立的时间并不长,仿佛是忽然冒起。短短的十年间,扩展迅速。然而,因为他们行事低调神秘,一直都未被查出。而他们的首领,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

    西南几省也曾经举行过几次联合缉毒行动,配合边防武警,严厉打击跨境走私贩毒。而每一次,都被暗影侥幸逃脱。在泰缅境内,也有暗影的集结点,那边的治安混乱,官员腐败严重,这也为暗影的发展提供了很有效的庇护。

    蓉城!

    郊外,一处偏僻的住宅!

    森冷阴暗的地下室内,一名年轻女孩双手双脚被缚,坐倒在地上,脸上有着很明显的伤痕。嘴角因为干渴的关系,已经出血,面容憔悴。然而,她的双眼却失炯炯有神。

    她,不是沈沉鱼还能是谁?

    “炮哥,这女人应该怎么处置?”两人走进地下室,其中一名瘦削男子瞥了瞥沈沉鱼,问道。

    “她还没有招供?”叫“炮哥”的男子眉头微微蹙了蹙,问道。

    “没有。这娘们最很硬,不管我们怎么用刑都是一言不发。这周边几个省市的缉毒队的人咱们都有资料,这娘们不在其中。炮哥,你说她会不会是部队上的人?”瘦削男子问道。

    “是也好,不是也好,既然她不敢交代,那就杀了她吧,免得夜长梦多。”炮哥说道。

    瘦削男愣了愣,惋惜的说道:“炮哥,这娘们长的这么标致,就这么杀了会不会太可惜啊?要不……,让兄弟们先玩玩?然后再杀她也不迟嘛。”

    “啪”!

    炮哥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斥道:“你他娘的没见过女人啊?外面女人那么多,你花点钱不就搞定了?这娘们是你能动的?你别忘了,当时咱们那么多人联手,好不容易才制服她。如果不是老大在她的饭菜里下了安眠药,你我都要死在她手里。你可别打歪主意,若是被她给脱逃,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瘦削男暗暗的叹了口气,惋惜不已。外面那些女人再好,那也都是*,哪有这良家妇女有味道?不过,想起抓捕沈沉鱼的工程,瘦削男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至今仍是战战兢兢。

    “老大真的忍心杀她啊?”瘦削男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忍心也得杀,这事关到咱身家性命的事情,岂能怠慢?咱的资料若是被泄露出去,那就是掉脑袋的大事。这娘们自以为聪明,以为跟那些警察联系很隐秘,哼,简直是自作聪明。幸好老大早有防备,否则,咱们这次可算是阴沟里翻了船。”炮哥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

    顿了顿,炮哥接着说道:“好了,废话少说,赶紧解决了她,找个地方埋了,干净利落。”

    “是!”瘦削男应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走上前。

    “住手!”一声叱喝声传来,一名年轻男子缓缓走进地下室。

    “暂时不要杀她,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年轻男子接着说道。

    炮哥和瘦削男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沈沉鱼也是一脸茫然,好奇的看着他。

    “老大,这是什么意思?”炮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