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你不需要问那么多,我怎么吩咐你怎么做就是。”年轻男子说道。

    炮哥愣了一下,说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年轻男子斥道。

    炮哥默默的叹了口气,心里暗暗的想,他还是喜欢这丫头啊,心软了。可这丫头是警察啊,这万一要是将他们的事情抖出去,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然而,老大的吩咐他又不敢不听。

    “记住,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过,一定要给我看紧了,千万别让她逃掉了,明白吗?”年轻男子吩咐道。

    “是。”炮哥无奈的应了一声。

    沈沉鱼冷冷的盯着年轻男子,说道:“李洋,你杀了我吧,不要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情,想从我嘴里问出东西是不可能的。我既然敢来,就考虑到后果。”

    年轻男子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如果不是……。”

    话说到一半,年轻男子忽然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从你接近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怀疑你。说实话,我的确对你挺动心,也曾想跟你好好在一起。可是,没想到我稍微的试探一下,你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警察?哼,我不过只是混口饭吃而已,为什么你们要死盯着我?”

    “混口饭吃?哼,你有手有脚,想混口饭吃还不容易吗?可你所做的是祸国殃民的事情。不止是我,所有的警察都不会放过你。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应该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否则,你的结果肯定更悲惨。”沈沉鱼厉声说道,浑身正义满满。

    “既然我走上这条路,我就想过会有什么后果。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要是想逃走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李洋冷哼一声,没再多言,转身离去。

    出了地下室,李洋拨通一个电话,说道:“老板,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了。老板,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杀了她?她可是警察,要是把消息泄露出去的话,咱们可就完了。”

    “你按我说的去做就行,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自有理会。”对面的人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李洋眉头紧紧一蹙,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翌日!

    清晨!

    准备好拜祭用的黄纸冥钱,苏剑秋、苏羽、福伯和秦彦驱车赶往墓地。一路上,众人都很沉默,一句话也没有说,气氛显得很沉重。

    在江湖上行走,“义”字当头,苏剑秋首先领着秦彦去拜祭了祥伯。那,只是一处衣冠冢,因为没有找到祥伯的尸体,苏剑秋只好给他立下一个衣冠冢年年拜祭。若非祥伯,当年可能尚在襁褓之中的秦彦也一命呜呼了。这份大恩大德,这份情谊深重,苏剑秋如何能够忘怀?

    看了看秦彦,苏剑秋说道:“来,给祥伯跪下。”

    秦彦依言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为了他,祥伯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他,秦彦理当如此。

    “阿祥,我苏家欠你的一辈子也还不清,这份大恩大德我苏剑秋铭记在心。记得,在下面等等我,等来生,我苏剑秋做牛做马偿还你。”苏剑秋声音哽咽,说完就欲下跪。按规矩,苏剑秋自然没理由给他下跪,然而,这份情义,远非一个下跪就可以偿还的。

    福伯慌忙的扶起苏剑秋,说道:“老爷,使不得,使不得。阿祥看到彦少爷安然无恙,长成大小伙,也一定十分的开心。我们都欠您的,为苏家,就算是牺牲自己的性命,那也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相信阿祥看到彦少爷和您能一家团聚,九泉之下也应该瞑目了。”

    “我愧对阿祥啊。”苏剑秋依旧难以释怀。

    拜祭完祥伯,众人又来到苏文的墓旁。

    想起苏文,苏剑秋禁不住老泪纵横。这是他亲生儿子,可是,却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二十多年来,苏剑秋从来不敢来这里,每年清明重阳,也都是苏羽过来拜祭。无他,就怕苏剑秋看到苏文的墓地,又会牵动心里的伤楚。

    “文,你在九泉之下要好好的保佑你的儿子,保佑他平平安安。爸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也没能好好照顾他,现在他回来了,爸答应你,一定好好的照顾他,一定把一切都给他。你在下面就安心吧。”苏剑秋哽咽着说道。

    秦彦跪下,“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声声脆响,引得一旁拜祭的人目瞪口呆。这哪里是磕头?这分明就是在找死啊。

    一丝血迹,顺着秦彦的额头流下。

    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冷声的说道:“爸,你放心,我一定把当年害你的人找到,替你报仇雪恨。我要将他们扒皮拆骨,血债血偿。”

    言语坚定,让人丝毫不敢怀疑。那森冷的寒意,就连身在一旁的苏剑秋等人也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冷,仿佛周围的空气也凝固一般。森冷而恐怖。

    “孩子,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只要你好好的就行。我想,你爸爸也不希望你有事,也只是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苏剑秋劝慰道。

    非是他不想替苏文报仇,而是,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孙子,已经是上天对他最大的安慰。他想的,就是秦彦能够平平安安。只要秦彦能够好好的,以往的一切一切,他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他不希望秦彦重蹈覆辙。如果是那样,他如何能够承受?

    “爷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爸爸的仇,一定要报,不管付出多少的代价,我都一定要把那些人找出来,让他们替爸爸偿命。”秦彦冷声而坚定的说道。

    “好,好,不管你想做什么,爷爷都支持你。”苏剑秋说道。

    拍了拍秦彦的肩膀,苏羽说道:“你想怎么做告诉大伯,大伯会全力的协助你,帮当年那帮混蛋给找出来,让他们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