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赵学军没有听陆涛的吩咐,他就算再傻,也懂得分轻重。

    如果他真的开枪杀了秦彦,那他就再也没有了回头路。

    当夜,赵学军就悄悄的离开了鹏城,等到第二天陆涛去找他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当然,免不了被陆涛一阵数落,不过,赵学军也听不见。

    及早的跟陆涛划分界限,离开他的身边是最明智的选择,否则,迟早有一天自己的人生也会毁在他的手里。

    鹏城大学的新生也开始了军训的生活!杜蕊一边要忙着军训,一边要忙着去餐厅勤工俭学,时间也很紧凑,没多少功夫给秦彦送吃送喝,这也让秦彦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他是真的担心杜蕊对自己太好,而最后不小心伤到她。

    胡珂,似乎也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像开始那样缠着他。秦彦自然是求之不得,他可不想跟胡珂有什么牵扯,这丫头就是个祸水,理她越远,对自己也就越好。

    是夜!

    月黑风高!

    整个鹏城的天空压着黑压压的乌云,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倾盆大雨落下。暴雨前的空气,也显得特别的压抑,让人感觉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街头,一个孤傲的身影在缓步走着。

    看上去似乎走得很慢,可是,却眨眼间就从你的眼前晃过。

    直到一家KTV娱乐会所的门口,身影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缓步走了上去。

    想找陆涛并不难,他就在这一片混,随随便便的打听一下,基本上就可以知晓。陆涛并没有因为赵学军的提醒而感到害怕,依旧在物色着人选去暗杀秦彦。别看他手下不少,可他知道真的敢开枪的人不多。

    这是伏文东交代的事情,陆涛可不敢怠慢。他可不想被伏文东质疑自己的能力,从而放弃跟自己的合作关系,那时候可就损失惨重了。

    “吱呀”一声,推开包厢的门,秦彦踱步而入。

    屋内的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了过来,陆涛挥了挥手示意公主关掉音乐,随即问道:“你找谁?”

    “找你。”秦彦淡淡的说道。

    “找我?”陆涛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当然。怎么?你不认识我吗?”秦彦淡淡的笑着。

    “涛哥,他就是鹏城大学的那个小保安。”一名手下凑到他的耳边附耳低声说道。

    陆涛不由的微微一愣,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我没有去找你,你倒是主动找上门了啊。”

    “我不是让你的手下告诉你我会来找你嘛。”秦彦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你倒是很自在嘛,明知道我会来找你也没躲起来,倒是有几分江湖大哥的气魄。”

    “躲?哼,我陆涛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难不成还会怕你一个乳臭为干的小子?你来了也好,省得我去找你那么麻烦。今天你是来得,去不得!”陆涛阴冷的笑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动手。

    “砰!”

    包厢的门忽然被人踹开,一名年轻男子手持着西瓜刀冲了进来,目光环视众人一眼,落在陆涛的身上。“草泥马的,老子砍死你!”话音落去,挥舞着西瓜刀就冲了上去,把秦彦也给愣住了。

    什么情况这是?

    “草,真他妈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出来跟老子叫嚣了。”陆涛愤愤的哼了一声,心情完全被破坏了。

    那些个手下一拥而上,很快的将那小子手里的西瓜刀夺去,打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年轻人抱着头,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就这样也敢拿着西瓜刀就要砍陆涛?秦彦倒是有些佩服这小子的骨气和胆量了。

    陆涛缓缓的站起来,拿过手下夺来的西瓜刀,走到年轻人的身边。瞥了他一眼,陆涛说道:“你他妈的又是谁?竟然敢动刀子?还他妈要砍我?”

    “陆涛,有种你打死我,不然的话,我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年轻人叫着,丝毫没有惧色。

    “想死是吧?老子成全你。”话音落去,陆涛挥去西瓜刀就砍了过去。

    “砰!”

    秦彦一脚踹了出去,正中陆涛的腹部。顿时,将他踹了个人仰马翻。屋内的那些个小妹,早在年轻人挥刀砍过去的时候,吓得逃了出去。店里的人都清楚陆涛的身份,自然也不敢报警,怕招来陆涛的报复。

    陆涛挣扎着爬了起来,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瞥了瞥自己的那些手下,斥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他。”

    话音落去,一群人顿时朝秦彦扑了过去。

    秦彦可不是那个年轻人,这些手下哪里是他的对手?不消片刻之间,便全部躺在了地上,每个人都被打断了手骨,一个个哀嚎不断。

    年轻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这才是高手啊,如果自己能有他一半的功夫,刚才就不会这么的窝囊了。

    然而,他不知晓,秦彦这一身的修为乃是他辛苦修炼和无数的机遇方才得到。更何况,他刚才展示的,不过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如果他动真格的,这些个人哪里还有命在?

    陆涛微微一怔,虽说听手下说过秦彦身手了得,但是却也只当是他们夸张其词。如今秦彦所见,也不得不相信。从怀中掏出手枪,陆涛跨步上前,抵在秦彦的脑门,愤怒的说道:“打,再打啊?草他妈的,我看到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子快。有本事你再动一下试试,老子一枪嘣了你。”

    “哼!”秦彦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你最好把枪放下。从来没有人敢拿枪指着我的头,后果很严重。”

    “我就指着你,你又能怎么样?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过?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装什么逼。”陆涛不屑的说道,“给老子跪下,给老子乖乖的磕三个响头,或许老子心情好会放了你。”

    “看来,你还真的是一点也学不乖,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跪不跪?”陆涛愤愤的用力把枪顶了他的脑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