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连续几日来,苏若雪和秦彦每次都会很有默契的像是约定好的一般,几乎在差不多的时间抵挡操场一起跑步。

    而他们,也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关系有了很明显的进步,苏若雪对秦彦的好感倍增。虽说并非是那种男女之情,可俨然已像是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

    当然,秦彦也很好的掌握了自己的底线。兄弟妻不可欺,明知道苏若雪跟段弘毅的关系,他也始终跟苏若雪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可这一切在范溢的眼中看来可并非是那么回事,想不到鹏城大学最出名的冰山却如此轻易的被秦彦给劈开。周旋在两位美女校花和一位冰山美人之间,范溢也不得不佩服秦彦的魅力。

    只是,感情的事情他一个外人也没办法说的太多。

    翌日!

    如往常一般苏若雪来到了操场跑步,可是却没有看到秦彦的身影,只看到孤身一人的范溢,不禁微微一愣。

    “秦彦呢?他怎么没有来?”苏若雪看了看范溢,问道。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他。”范溢心里也在诧异秦彦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哦。”苏若雪表情里闪过一丝的失落。

    她跟秦彦之间也没有范溢想象的那种情感,只是,因为秦彦胡邹的一个身份让她觉得亲切。其实,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没有忘掉那个为国捐躯的未婚夫。跟秦彦在一起,也只是想找寻那一点点的影子而已。

    而此刻,在学校的后山,秦彦正在教授着阮世天功夫。

    这里是学校的研究所,平时很少会有人过来。

    阮世天的天分很高,很多东西秦彦只要稍微的一点拨,他便能够明白。也难怪他是鹏城四少之重唯一凭借着自己的真本事考进鹏城大学的人。

    秦彦遍览天门藏书阁内的典籍,各门各派的功夫也都知晓一二。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作为天门的不传之秘,秦彦自然不能传授阮世天这个外人。而且,端木文皓和天谴的事情尚未解决,如果传授阮世天无名真气,很可能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因此,秦彦搜寻脑海中的记忆,找了一个类似于无名真气的道家练气法决传授给他,并且将巫门门主阎郗玮传授的炼体方法告知。

    当然,秦彦并未传授他真正的巫门功夫。毕竟,在没有阎郗玮的同意下,他也不好将这门功夫外传。

    不过,饶是传授的这些功夫,便可以让阮世天好好钻研。如果他能够认认真真的习练,也不难成为一名高手。

    功夫,本就没有高低之分;只有习武者,才有强弱之别。

    “今天教你的东西你回去后再慢慢的琢磨消化,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再问我。你的天资很好,相信你只要坚持下去的话,将来一定可以有不小的成就。”秦彦夸赞道。

    “谢谢师父。”阮世天感激的说道。

    “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在学校里有人的时候别叫我师父。你可是鹏城四少之一,若是让人知道你竟然拜了我这么个小保安为师,估摸着以后我在学校也难得有安宁的日子可以过了。”秦彦说道。

    “我明白,师父,我会注意的。”阮世天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又接着问道:“陆涛的死,警察有没有找上门?”

    摇了摇头,阮世天回答道:“没有。”

    “那就好,这件事情你就当没有发生过,从现在开始忘了他。如果警察真的找到你,听我的,就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秦彦再三的嘱咐。

    “不行,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能害师父你呢?”阮世天倔强的说道。

    “别那么墨迹,如果你当我是你师父的话就听我的,我有办法解决,知道吗?”秦彦坚定的说道。

    阮世天微微愣了愣,默默点了点头。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走吧。”秦彦拍了拍他的肩膀。

    虽说他们年纪相仿,但秦彦的人生阅历却是要比他丰富太多。加之,如今他们的辈分有了很显著的差别,秦彦身为长辈,这样的举动倒也并不显得过分。

    两人分先后离开了后山!

    随即,秦彦到食堂吃完早餐,换上制服,正式上班。

    严昌已经将他调到跟范溢同班,这也让秦彦舒服许多,至少,多了个说话的人。不像跟周杰在一起的时候,秦彦连话都懒得跟他说。话不投机,半句多。

    吃饭时,没有看到杜蕊的身影,应该是在后厨忙碌着。

    想起昨晚的情形,秦彦的心里还是有些暗暗的担忧,担心这丫头真的被伏文东给骗了。抛开秦彦想从杜蕊那里拿到自己想要的那件东西的事情不说,对杜蕊本人,秦彦还是蛮欣赏的。这丫头的身上,有着如今社会上很多女孩所缺乏的那点真,这样的女孩,也不应该被伏文东那样的人给糟蹋。

    秦彦禁不住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该考虑给杜蕊重新的安排一个工作?赚的多一点,不必那么辛苦,也可以改善她的生活。

    走进保安室,范溢看了看他,说道:“今早在操场跑步的时候碰到苏老师,她问我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来。”

    “哦,有点事情要办,所以就没有去。”秦彦微微一笑。

    他身上,总是透着一种神秘,范溢有时候也觉得很奇怪。他,不像是一个甘愿做保安的人。不过,范溢没有过多的追问,谁都有过去,做朋友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对方不想说,自己就不必问。

    “你说你,才刚来鹏城大学没多久,两个校花一个美女老师,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你知道这对咱们这些人是多大的打击吗?今天看到苏老师那副失落的神情,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小子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范溢有些哭笑不得。

    “哪有啊,她是我一兄弟的女朋友,我们只是正常的朋友交往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希望如此。反正我还是觉得杜蕊那小姑娘不错,你可别辜负人家。”范溢再三的叮嘱,看得出他对杜蕊的印象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