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清晨!

    吃过早餐,秦彦跟苏剑秋打了声招呼,告诉他准备离开蓉城一段时间。

    “这么着急嘛?你才来几天啊,多待一些日子吧。生意上的事暂时先让底下的人打理着嘛。”苏剑秋依依不舍,显然他是误以为秦彦要离开蓉城,处理自己生意上的事情。二十多年没见,苏剑秋又怎么舍得秦彦这样就走了?

    “不是,我是去春城一趟,处理一点事情。”秦彦说道,“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回来,您不用担心。”

    “秦彦,该不会是你打听到什么消息,想要自己乱来吧?我可告诉你,暗影的人不是善茬,你千万不要乱来,万一惹怒了他们,只会对你女朋友不利。相信大伯,大伯一定能帮你找到你女朋友,把她救出来,你可千万不能自己莽撞行事。”苏秋说道。

    “孩子,听你大伯的,你可别乱来啊。苏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万一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让爷爷怎么活?”苏剑秋激动的说道,脸上的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爷爷,大伯,我是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秦彦安慰道。

    洪门的江湖,跟天门的江湖,不是一个江湖。在古武修行者面前,普通人的世界对他们而言并没太大的意义,普通人也只是如蝼蚁一般。秦彦是去调查药王门的事情,告诉他们也帮不了什么忙,只能是徒增担忧而已。而且,秦彦也不想这些事情将他们也牵扯进去,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生命危险。

    “不是那就最好。春城那边也有咱们洪门的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给我电话,我会让那边的人帮你处理。”苏羽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大伯!”秦彦感激的说道。

    接着,转头看了看苏剑秋,说道:“爷爷,我先走了,您在家保重身体,我事情处理完就回来。”

    告别苏剑秋和苏羽之后,秦彦打车到跟何杰约定的地点,驱车赶往春城。

    从蓉城到春城,约莫一千公里,足足开了十一个半小时才抵达。到春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去,就直接找了一个酒店住下。

    “我认识的那个药王门的人在春城下属的石林彝族自治县,据这里还有一段路程。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过去吧。”何杰说道。

    “行,开这么长时间车也的确很累,咱们就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找她。”秦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对了,唐治平那边怎么样了?”顿了顿,秦彦问道。

    “他已经全部交代了,已经被缉毒队临时关押,等待反贪和纪委的人调查。他所做的事情非常恶劣,加上现在国家的反腐风暴正胜,估计他就算不被叛死刑,也要坐个几十年。”何杰说道。

    “坐几十年也太便宜他了。如果沉鱼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他在牢里,我也弄死他。”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

    也许是开车太累的缘故,当夜很快就入睡。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两人便驱车赶往石林彝族自治县。

    因为何杰认识的那个人也不是住在县城,路上也花费了一点时间。加上何杰也没有来过,只是听她提起过,一路上一路走一路问,直到中午时分,两人才到达目的地。

    地方有些荒凉,大山脚下,就那么一间屋子,四周杳无人烟。

    “那应该就是了。”何杰说道。

    “下车吧!”

    停好车,二人径直朝屋内走去。

    院子四周种满了花花草草,很多连秦彦也认不出来,开的异样妖艳,有种很魔性的感觉。花草丛中,不时可以听到一些低低的嘶鸣声,应该是什么蛇虫鼠蚁。

    虽然是大白天,却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何杰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这练武之人就算功夫再好,面对这些善于用毒的人往往也是一筹莫展。因而,自古练武之人对用毒的人都十分的不屑。

    “站住!”

    屋内传出一声叱喝声,悦耳动听,宛如春天的黄莺啼叫。

    “绾绾小姐,是我,何杰!”何杰说道。

    “我知道是你,你来做什么?”屋内的女孩问道。

    “我们是来跟你打听一些事情,一些关于药王门的事情。绾绾小姐,能不能让我们先进去?”何杰小心翼翼的问道。虽说是朋友,可这丫头的脾气古怪,何杰可不敢冒冒然的得罪她;否则,即使不被她下毒弄死,估摸着也得受点折磨。

    “他是谁?”石绾问道。

    “他……!”

    “我叫秦彦,是天门门主。”秦彦打断何杰的话,直言道。

    天门和药王门本就关系匪浅,秦彦直接搬出自己的身份,也是为了待会更好的问话。

    “天门门主?”石绾愣了愣,说道:“进来吧!”

    得到许可,秦彦和何杰举步进屋。

    屋内收拾的很干净,散发着一种芬芳。家具古色古香,很多可能都是古董,价值不菲。客厅的太师椅上靠着一个女孩,很年轻,估摸着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模样不同于一般的汉族女孩,有些异域风味,鼻梁高挺,眼窝凹陷,很美。

    “刚才如果你们冒冒失失的闯进来,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石绾说道。

    “是我太冒失,没提前给您打个电话。”何杰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坐吧!”石绾挥了挥手。

    转头瞥了秦彦一眼,石绾问道:“你就是天门的门主?”

    “我想,还没有人敢冒认天门的门主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药王门虽然也曾率属天门,不过,早就已经划分界限。天门门主亲自拜访,该不会是想让我药王门重归天门旗下吧?”石绾冷冷的说道,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对这件事有着很大的排斥。这也难怪,做土皇帝多好?谁愿意给别人当下人?听别人指使?

    “那倒不是,只是有点事情想来问问石小姐,打听一点关于药王门的事情,希望石小姐可以不吝赐教。”秦彦态度客气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