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蜂尾针,这是药王神典中记载的一种非常独特的毒,可杀人于无影无形。

    药王门的先祖孙思邈,原本也是天门中人,后来创立药王门,以毒入药,济世为怀,深得民心。药王神典也是孙思邈一生的心血,由于是在他离开天门之后书写,因而,天门中人也未曾存有这本典籍。若是不然,以药王神典的厉害,秦彦恐怕如今也是一位用毒高手了。

    章乐良因为中了蜂尾针的缘故,不得不暂时逃离,放弃抢夺药王神典。然而,药王神典对于药王门的人来说就是无上至宝,章乐良又岂肯罢休?谁拥有的药王神典,谁就有机会坐上药王门门主之位,万人之上,意气风发。

    “刚才……?”秦彦刚开口说话,赫然发现自己的手掌乌黑,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头晕目眩。

    “我说过让你不要动的,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石绾声音柔和,埋怨中夹杂着一丝痛心的味道。

    “我又怎么能看着你有危险而不顾?”秦彦微微一笑,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何杰眼明手快,慌忙的上前,一把扶住他。“门主,门主!”何杰叫道。然而,秦彦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听不到他说话。

    “绾绾小姐,你救救我们门主,他不能出事啊。你救救她,我求求你,你救救他。”何杰哀求道。

    “这是我师兄的黑心毒,我也无药可解。”石绾默默的叹了口气。

    “你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有药王神典,你一定有办法救我们门主的。绾绾小姐,你一定要想想办法,一定要救他啊。如果他有事情的话,江湖会乱的,天门也会乱的。”何杰不停的哀求道。

    如果秦彦真有三长两短的话,何杰恐怕也难辞其咎。以天门的规矩,不仅仅的何杰,恐怕就连薛冰也要受到牵连。甚至,所有西南地区的天门成员,无一幸免,都会被问责。而且,天门门主出事,天门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深深的吸了口气,石绾说道:“你扶她到我屋里躺下吧。”

    “好,好,谢谢你,谢谢你。”何杰慌忙的抱起秦彦,走进石绾的卧室,将他放在床上。

    “你出去吧。晚上你就睡客厅,我师兄中了蜂尾针,应该没这么快会过来,你安心睡吧。记住,晚上不要胡乱的走动,有什么后果自行负责。”石绾的态度还是冷冷的好像没有一丝的人情味。

    实则不然。药王门的宗旨是以济世为怀,别说何杰他们是相识之人,就算是陌生人,石绾也不会无端对他们下毒。

    何杰不敢多言,连连的道谢之后走了出去。可是,他又怎么能安心?如果秦彦真的有三长两短,那还了得?早知如此,就不应该过来,又或者提前给石绾打个电话,也就可以避免这场灾难。可是,世间哪有后悔药?

    黑心毒,毒性甚重,而且,十分奇特。石绾并未撒谎,这种黑心毒,根本无药可解。探了探秦彦的脉搏,石绾不禁一愣,中了黑心毒的人一般撑不过一个小时。而且,脉搏的跳动会非常的微弱,且杂乱。可是,秦彦的脉搏似乎很平稳,毒并未深入到心脏之地。

    这固然是因为混元真气的功效,更多的还是因为秦彦自小在药缸中泡大,也算是练就了百毒不侵之体。这黑心毒虽然厉害,却也未立刻就置秦彦于死地。然而,饶是如此,如果不及时挽救,恐怕秦彦也撑不过今天。

    静静的看着秦彦的面庞,石绾伸手缓缓的抚摸着他,喃喃的说道:“药王门有祖训,凡是药王门人都必须要遵从天门门主的命令。可是,药王门却有百年没跟天门的来往,没想到你还是找上了门。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吧。师父说过,想要重振药王门的声誉必须借重天门的力量,也许是师父在九泉之下将你送到我身边吧。希望你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

    话音落去,石绾缓缓的褪去自己衣衫。

    卧室内,有一个很大的浴桶,石绾将各种各样的药材丢入其中,然后抱起秦彦放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手掌轻柔的抚弄着,用力坐了下去。

    这,是唯一的解毒之法。

    石绾之所以说无药可解,乃是有多少人愿意为了替别人解毒而牺牲自己的贞操?然而,秦彦终究是因为救她而中毒,他又是天门的门主,石绾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中毒而死?

    客厅内,何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可是,又不敢贸贸然的闯进去,怕影响到石绾替秦彦解毒。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一直到天黑,石绾也没有从屋内出来,只是偶尔的从里面传出阵阵*,让何杰诧异莫名。晚饭,也没有吃。就这样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之下,不知多久之后何杰才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

    山里的空气格外清醒,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花香,沁人心肺。

    石绾缓缓从卧室内走了出来。何杰慌忙的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绾绾小姐,怎么样了?”

    “他的毒已经解了,放心吧。”石绾说道。

    何杰大大的松了口气,说道:“谢谢,谢谢!”

    “他还在睡觉,让他休息吧。”石绾交代了一声,走进厨房。

    吃过饭,石绾便走出屋子,将院子内掉落的那些飞蚁清除干净,自顾自的摆弄着花草。何杰也不敢多问什么,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我记得你们门主应该是墨离老先生吧?”石绾问道。

    “墨老门主已经退休,去年将门主之位传给了他。”何杰如实的回答道。

    “按照天门的规矩,年满二十继承门主之位。他是墨老先生唯一的弟子?”石绾问道。

    “不是。在之前墨老门主曾经收过一个徒弟叫皇擎天,不过,他却叛出天门。之后墨老门主才收他为弟子,将门主之位传给他。”何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