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中午时分!

    秦彦跟范溢打了一声招呼,万一有人问起自己,就说临时有事。

    随即,出门拦了一辆的士,直奔段弘毅所说的饭店而去。因为走的匆忙,秦彦也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出发前,秦彦给段弘毅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正在路上。当他赶到的时候,段弘毅已经在楼下等候。

    看到秦彦从车内出来,段弘毅慌忙的迎了上去,“你就穿这衣服?”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秦彦愣愣的问道。

    “好吧,没问题,没问题。”段弘毅苦笑一声,心里禁不住暗暗的想,你这可是见丈母娘,不管怎么说也应该稍微的打扮一下吧?

    “东西给你准备好了。”一边说,段弘毅一边走到后备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我妈喜欢旅游,喜欢摄影,年轻的时候还拿过业余摄影奖呢。如果当初不是因为继承家业走上了经商这条路,也许我妈现在也能是一位很出名的摄影师。”

    礼物,是一个镜头,价值不菲!

    一个喜爱摄影的人,应该也是一位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女人,跟一般的那种市侩的商人是有很大区别的吧?

    “走吧!”段弘毅领着秦彦上了楼。

    推开包厢的门,只见一位穿着得体,十分有气质的女人端坐在位置上。头发盘了一个发髻,显得高贵而又干练。

    当初她跟段北的婚姻多少有些政商联姻的味道在其中,而对于当时一位充满了对未来幻想的艺术女孩来说,这段婚姻并不是她所梦想的那般。不过,最后迫于家族的压力,路梅选择了屈服。

    她跟段北这几十年的婚姻,没有那么的浓烈,也没有那么多心灵上的契合,更多的是靠着彼此的包容在维持着。他们之间没有很强烈的爱情,只有在相处这么久的时日内,积攒的感情。更多地,是一种亲情。

    后来她接掌了家族企业,又将家族企业的业务拓展到南方,延伸到海外。而她,也将公司的总部彻底的搬到了鹏城。她也就是一两个月回燕京一次,跟段北之间的感情也变得更加平淡。

    然而,生活本就是平淡!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没有了少女时那么多的幻想,彼此对待婚姻更多地是尊重和包容。唯一不变的,就是她依旧有着喜爱着摄影。也许,这也是她心中曾经的遗憾吧。

    “妈!”段弘毅叫了一声。

    路梅转过头,一双美目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一点一点的从秦彦身上扫过。

    段婉儿和段弘毅优良的外表,很大程度上就是遗传了她的优良基因。

    看到秦彦一身保安制服,路梅的神情微微一怔。虽然她没有见过秦彦,但也听段婉儿和段弘毅提起过,虽说他们并没有提及秦彦的真实身份,但是,听说的也是一名医术很高的年轻人,怎会如今又做起了保安?

    “阿姨!”秦彦不卑不亢,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礼物递了过去。

    “秦彦是吧?快坐快坐吧!”路梅微微一笑,热情的招呼着。

    她的表现,显然要比沈沉鱼的母亲更加的亲切,也许是职业的关系。

    秦彦道了声谢,在一旁坐下。

    “听弘毅说你来了鹏城,所以就想跟你见见。知道婉儿谈男朋友之后,我就一直想约你出来见见面,可是,事情实在太多,加上又不在一个地方,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这次刚好这么巧,明天我正好要出国去一趟,所以就临时让弘毅约你今天出来见见,没耽误你的事情吧?”路梅说话得体而又亲切,多少让秦彦的心里更加踏实。

    “没有,我平时也没什么事情。”秦彦微微一笑。

    “那就好,那就好。”路梅点点头,“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所以就随便点了一些。你看看,还需要加点什么?随便点,不用客气。”

    如果换做是沈沉鱼的母亲,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作为一个身居高位的体制内高官,沈沉鱼的母亲身上带有一种很强势的气息。

    “不用了,我不挑食。”跟这样的人谈话,秦彦也会显得很轻松,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听婉儿说你是位医生,而且,医术很高是吧?”路梅问道,“怎么你现在……,又做起了保安?”

    段弘毅讪讪的笑着,一脸尴尬的杵在一旁。

    “在东海市的确有一家诊所,不过,因为我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医生我肯定的当不了了。婉儿说的有些夸张,我顶多也只能算是过去农村里的那种走方郎中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路梅不由的愣了愣,诧异的看了看他,然后征询的目光瞥向一旁的段弘毅。后者能说什么?只得尴尬的笑着。

    “正好鹏城这边也有些事情,所以,我就过来这边了,暂时在鹏城大学当一名保安。小的时候没能读书,这也算是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吧。”秦彦说道。

    “也是,年轻的时候我也想着以后可以做一名自由摄影师,可以将这个世界每一个美好的瞬间都用镜头捕捉下来。可是,最后我却成为了我最讨厌的商人。至今想来,心里也都还有些许的遗憾。”路梅说道,“秦彦,我不是那种霸道的人,婉儿的事情呢我也基本上尊重她的意见,毕竟,将来生活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过,说实话,婉儿骨子里有着她父亲的强势和霸道,而且,从小就生活很优越。我不是说你做保安不好,也不是嫌弃保安这个职业,我只是想说,你现在还年轻,应该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男人嘛,以后毕竟是家庭的主心骨,顶梁柱,你说呢?”

    路梅的话语中虽然有着些许的不满,可也依旧在处处照顾着秦彦的感受,话语并没有说的很过激。

    可怜天下父母心,相信任何一个这样家庭的父母都不会愿意让自己那么优秀的女儿,嫁给一个小保安吧?

    所以,对路梅的想法,秦彦十分的理解。更何况,路梅的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嫌弃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