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好像不太欢迎我啊。”秦彦微微一笑,眼神紧紧的盯着她,有股很强大的压势,迫使得她不敢直视。

    慌忙的移开自己的目光,小余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秦先生误会了。”

    “你不只是我大伯的秘书这么简单吧?”秦彦嘴角微微的扬起,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深邃的双眸中仿佛可以看透世间的一切,任何事情也不可能瞒得住他。

    “秦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小余的神情明显有些紧张。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没什么,你就当我是开玩笑。”

    从小余的表情中,秦彦看出自己猜测的没错,恐怕这个女人不仅仅只是苏羽的秘书,两人还有更密切的关系。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会对自己充满敌意吧?自己的出现,无疑威胁到苏羽的地位,或许也打破了她成为千亿富婆的梦想。

    只是,秦彦对洪门根本没有多大的兴趣,位置让给苏羽坐也挺好,他可不想烦心这些事情。单单是天门的事情就足够他操心了,哪里还有空理会这些?再说,天门的财富远远的高于洪门,就算秦彦什么事情也不做,几辈子也花不完。

    回到苏羽的办公室,秦彦到沙发上坐下,泡了一杯茶。

    苏羽也放下公事走了过来坐下,一边沏茶一边问道:“看完了?感觉怎么样?”

    “我对公司的事情不太懂,管理方面我就更是一窍不通了,也看不出什么,就是随便转转。”秦彦回答道。

    “怎么会呢?你不是自己经营公司吗?”苏羽诧异的问道。

    “公司管理上的事情基本上都由我朋友负责,我负责业务这块。”秦彦胡乱的编造一个理由。不过,如果把天门比喻成一间公司的话,也的确如此,基本上事情都由各个堂主打理。他需要做的,就是大方向的指引,以及对这些堂主的管理。

    “公司的业务你还是要多多熟悉熟悉,毕竟,以后这里还是要交给你的。”苏羽说道。

    “大伯,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说实话,我不想参与洪门的事情,况且,公司由你管理不也是一样嘛。”秦彦拒绝道。

    “行,你怎么说就怎么办,以后想通了再告诉我。明天你跟我来公司一趟,我把公司的那些元老介绍你认识,都是洪门的堂主。你是苏家的人,也应该介绍他们认识认识,也免得以后有什么误会。而且,日后如果你要到公司来,还需要他们多支持。”苏羽接着说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以后再说吧。”秦彦讪讪的笑了笑,一口回绝。

    无奈的叹了口气,苏羽说道:“你这孩子啊。行吧!”

    “大伯,我问句可能不该问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秦彦说道。

    “你问吧,没事。”苏羽微微一笑。

    “听爷爷说婶婶很早就去世了,你也一直没再找,为什么?”秦彦问道。

    苏羽愣了愣,说道:“这种事情是需要看缘分的,也不是想找就能找的。况且,公司的事情这么多,我也没有心情去考虑儿女私情。”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余小姐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吧?她应该不止是你秘书这么简单吧?”

    “你看出来了?”苏羽愣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说道:“你没猜错,她的确跟我有关系。我也是正常男人,也有正常的需要,她人也挺好,也不贪图我的钱,而且天天接触,时间长了也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不娶她?人家女孩子那么年轻,这样跟着你也不是办法啊,终归要给她一个名分。”秦彦说道。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苏羽讪讪的笑了笑,敷衍过去。转而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她看你的眼神很明显不对。而且,她听说我是公司未来的继承人,很明显的表现出敌意。之后我问了她,她虽然没有承认,可她的表情却出卖了她。”秦彦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苏羽怒道:“她对你有敌意?这丫头,我看她是越来越没分寸了。公司本来就是你的,她有敌意做什么?一会我得好好说说她,没大没小。”

    “大伯,你也别怪她,我想她也是担心我抢了你的位置,所以才对我表现出敌意。没什么,她不也是为你好嘛。”秦彦连忙的劝阻。不管小余的态度是什么,秦彦知道苏羽没有那种担心自己抢去他位置的担忧和敌意就足够了。

    家和,万事兴嘛。

    “晚上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回去会比较晚,要不你到时候就先走。我把车钥匙给你,你开车回去。”苏羽岔开话题,似乎不愿意就小余的事情讨论的太多。

    “不用,我打车回去就行。”秦彦说道。

    “也行。那你回去跟你爷爷说一声,不用等我吃饭。还有,我跟小余的事情你爷爷不知道,你不要跟他说。我怕他年纪大,思想封建,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苏羽交代道。

    “放心吧,大伯,我不会跟他说的。”秦彦说道。

    喝完茶,秦彦放下茶杯,起身站了起来。“公司我也看了,我就先走了,免得打扰你工作。”秦彦提出到公司来,其实也是为了躲避石绾,可不是真心想要查看公司的业务,熟悉公司的运作。

    “一会也该吃午饭了,吃了饭再走吧。公司食堂的饭菜味道还不错,尝尝。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情,也不用着急着走。”苏羽说道。

    熬不过苏羽的好意,秦彦只好点头答应。也确实,他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唯一的事情就是沈沉鱼的事,可是,现在也没她的消息,烦心也根本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