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才是今天的主角,应该是恭喜你,恭喜你如愿以偿。”伏文东的语气透着一股酸酸的味道,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投入他人的怀抱,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谢谢。”胡珂淡淡的应了一声。

    此时,祁风和赵志龙也走了过来,纷纷的递上自己的礼物。

    “秦彦是吧?你好,我叫赵志龙。”看了看秦彦,赵志龙微笑着伸出手。

    “你好。”秦彦礼貌性的跟他握了握手。

    “秦先生可真是有福气啊,能得到我们鹏城大学校花胡大小姐的喜欢,简直是羡煞旁人啊。你可知道在咱们学校追求她的人有多少?想不到最后被你给抱得美人归啊。”赵志龙呵呵的笑着,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伏文东和祁风。

    秦彦暗暗的冷笑一声,这分明就是在煽风点火嘛。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就是一个小保安而已,哪里敢高攀?是胡大小姐开玩笑而已。”

    “你这么说我们的胡大小姐可是会生气的哦?”赵志龙嘴角挂着笑意。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跟这帮自以为是的家伙,秦彦实在是不想多说什么。一个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骄昂跋扈,在秦彦的眼里,他们不过就是一些个跳梁小丑而已。

    “胡大小姐,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男朋友送你什么礼物啊?”祁风阴冷的笑了笑,有意要落秦彦的面子。

    “他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世上任何东西,都比不了他的一颗真心。”胡珂慌忙的说道。

    “不是吧?可别告诉我你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什么东西也没有送。秦先生,你可有点小气哦。”祁风嘲讽的说道。

    “没办法,人穷志短,跟你们送的礼物相比,我送的那点小玩意根本拿不出手啊。不过没关系,重要的是有人懂得欣赏,否则,就算你送的是金山银山,琼浆玉液,也不过如同粪坑里的秽物,让人嫌弃。”秦彦反唇相讥,淡定自若的神情让人暗暗的叫爽。

    祁风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伏文东微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的话当真是发人深省,让人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啊。佩服,佩服,以秦先生的智慧学识,怎么会屈就在鹏城大学做一个小小的保安呢?我们胡大小姐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有名的才女,想必是秦先生有某些特殊的才艺,才引得我们胡大小姐这么爱慕吧?”

    “才艺倒没有,只不过长的帅一些。有时候我也很无奈,人太有魅力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事,除了经常招来女人的爱慕之外,也常招惹一些个苍蝇蚊子在你身边转悠,恬不知耻的想要借助打击你去抬高自己。哎,烦恼啊。”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胡珂不禁莞尔一笑,想不到秦彦的口才这么了得,而且,嘴巴还这么毒,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伏文东一怔,愤愤的瞪了他一眼,斥道:“秦彦,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如果不是看在珂珂的份上,我绝对饶不了你。”

    赵志龙淡淡的笑着,一脸的幸灾乐祸。虽然秦彦刚才的话语也将他骂了,但是,他的反应却是很平淡。

    “伏大少爷真是好脾气,这话若是别人跟我说,我可受不了。”祁风煽风点火的说道。

    “是吗?刚才我说的话也包括你在内。”秦彦淡淡的说道。

    祁风一怔,尴尬的不知所措,眼神里迸射出一股寒意,一闪而逝。

    “伏文东,陆涛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奉劝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秦彦冷冷一笑。

    伏文东眉头微微一蹙,想起陆涛的死,不由的看了看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够了。”胡珂怒斥道,“你们有没有意思?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是来祝福我的还是来找事的?如果是来故意找事的话,请你们马上离开。还有,秦彦是我男人,你们谁如果敢碰他一根头发的话,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胡珂明显偏袒着秦彦的话语,让伏文东和祁风心里更是尴尬,心中对秦彦的怨恨也就越深。秦彦焉能看不出来?只是,他从来都不曾把伏文东和祁风放在眼里,他们还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堂堂的伏羲集团大少爷和寰宇集团的大少爷却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些话语,不觉得有**份吗?跟你们在一起,我也觉得羞辱。”一直在旁边的阮世天看着他们不停地围攻秦彦,心里也是愤愤然,走了过来,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冷声一笑。

    “阮世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整天的自诩清高,认为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伏文东愤愤的说道。

    “跟我是没有关系,不过,我看不顺眼而已。怎么?伏大少爷是想跟我较量较量?”阮世天挑衅道。

    “就凭你?哼,阮世天,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伏文东不屑的笑了一声。

    秦彦不由的愣了愣,不由的重新打量了伏文东一眼,听他的语气,这小子似乎有点真本事,倒也并非是一无是处嘛。

    阮世天仿佛被人在脸上扇了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疼。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退缩的话,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阮世天说道:“好,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怎么让我自取其辱。”

    “还是算了吧,免得不小心伤到你,到时候你父亲又不依不饶,坏了咱们两家的关系。”伏文东摆了摆手,态度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不关其他人的事。如果我今天伤在你手里,那也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我父亲也绝对不会追究。”阮世天愤愤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可别怨我。”伏文东冷冷一笑,“各位,帮我做个见证,免得待会有人输了不认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