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祁风的一首钢琴曲弹奏结束,起身站了起来。

    秦彦顺势坐下,轻轻的按了几个按键,清脆的声音响起。

    “你一个小小的保安也会弹钢琴?可别丢人显眼了吧。”祁风鄙夷的笑了一声。

    “学过一两天,应该凑合着能对付。怎么着?你是瞧不起我是吧?”秦彦撇了撇嘴,淡淡一笑。

    “是,就是瞧不起你,钢琴这种高贵优雅的事情可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做的。”祁风说道。

    “那咱们打个赌呗,如果我会弹的话,你就跟我认输,然后跪下给我把鞋子擦干净。怎么样?”秦彦说道。

    祁风微微的愣了愣,眼见着秦彦这么有信心,心里倒是有些泛起了嘀咕。万一这小子真的会弹,自己岂不是输了?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秦彦擦鞋,这以后还让他怎么做人?冷冷的笑了一声,祁风说道:“我有必要跟你这样的人打赌吗?有**份。”

    “不敢就不敢,又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麻烦你走开一点,不要影响我的心情。”秦彦淡淡的说道。

    祁风冷哼一声,转身就欲离去。

    “哦,对了,还有,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一个女人的话,那就放胆去追求就是,何必偷偷摸摸的什么也不做呢?这样未免太不男人了。伏文东那小子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至少比你更像个男人。”秦彦鄙夷的笑了笑。

    祁风愤愤的哼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离开。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整理好心情,开始弹奏。

    不是什么国际名曲,而是一首张学友的《李香兰》,配合着秦彦的歌声,缓缓的飘荡在整个大厅。

    杜蕊,也跟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舞姿优美动人,一袭白裙飘飘,胸口的钻石项链璀璨夺目。刹那间,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就连伏文东,也看得有些痴了。

    胡珂根本没有想到,原本是打算让杜蕊丢一丢人,怎料如今反倒让她成为了焦点。更可恨的是,秦彦竟然那么的偏帮她,这让胡珂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看向杜蕊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女人是善妒的,而女人的妒忌往往也是十分可怕的。

    胡珂向来自视甚高,如果让杜蕊从她的手中将秦彦夺走,那她颜面何存?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一曲结束,众人的掌声纷纷响起。

    祁风看向秦彦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惊讶和好奇,一个小小的保安,竟然也能够弹奏这么好的钢琴。这,似乎不像是一个保安可以拥有的能耐。

    “想不到师妹的舞艺这么好,以后有机会的话可要好好的请教了。”胡珂上前,冷冷的笑了一声。

    “高中的时候学过一些,跳得不好,胡小姐就不要取笑我了。”杜蕊弱弱得说道。

    “怎么会呢?你的舞跳得这么好,今年的迎新晚会上可要好好地表现表现,说不定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学长学弟爱慕。只是,这样我们的伏大少爷可能就要天天的吃醋喽。”胡珂呵呵的笑着。

    “你还是看好你的小保安吧,他这么有才华,恐怕会引来很多的女生投怀送抱。”伏文东反唇相讥,有意的想在胡珂的面前找回场子。他今晚邀请杜蕊一起来参加宴会,一是为了拿下杜蕊,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刺激一下胡珂。

    他清楚胡珂的脾气,喜欢将男人玩弄于鼓掌,绝对不允许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忽然间对另一个女人百般的好。只有这样,他才能争取回主动权,让胡珂主动的对自己示好。

    “这个就不劳伏大少爷操心了,你还是担心自己的事情吧,别让别人有机可趁,拔了头筹,到时候你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胡珂冷笑一声。

    秦彦无奈的笑了笑,他真不明白,这些人整天的勾心斗角,却又偏偏要装出一副很好的样子,这样的聚会还有什么意义?

    杜蕊被一帮女孩子围绕着,不停的问这问那,不时的敬酒。

    刚才的小插曲很快也就这样过去,那些女生似乎并没有因为秦彦优美的琴技而折服从而想要套近乎。可能是碍于胡珂的缘由,也可能是因为她们根本看不上秦彦这个小小的保安。长得帅会弹钢琴又有什么用?关键是口袋要鼓。

    “想不到秦先生的琴技也是如此了得,委屈在小小的鹏城大学当一名保安实在是太屈才了。”赵志龙走了过来,微微的笑着跟秦彦套起了近乎。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读过大学,如今在鹏城大学当一名保安,也算是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心愿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赵志龙最喜欢结交朋友,特别是像秦先生这样有才有德之人。如果可以的话,秦先生可以到我的公司上班,我给你一个副总的职位,如何?不管怎么样,肯定是比你当一名保安要强。”赵志龙倒是不惜下血本,就算不能将秦彦挖到自己的公司,起码也能给他留一个好的印象。

    这样的人,可不适合做敌人。

    “龙少的好意我心领了,所谓无功不受禄。就我这点能耐,你让我去做副总人家也不服啊。再说,我什么都不会,去了也做不了什么。我还是做我的保安比较好,虽然工资可能少一些,但是,活的心安理得。”秦彦说道。

    “好一个心安理得,秦先生的话每每语出惊人,的确让人佩服。这样吧,以后如果秦先生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公司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还有,以后秦先生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直言,我一定竭尽全力,赴汤蹈火。”赵志龙说道。

    “这怎么敢当?那我先在这里谢过了。这说起来,我还真的有点事情想让龙少帮帮忙呢。”秦彦微微一笑。

    赵志龙不由的愣了愣,没想到秦彦倒真的顺竿子往上爬。顿了顿,赵志龙问道:“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