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的确,以杜蕊现在这样的状态怎么送她回学校的宿舍?

    让她的那些室友看见的话,肯定会胡思乱想,到时候传的整个学校风风雨雨,对杜蕊的影响也不好。

    别说,赵志龙考虑的倒是十分的周到。

    赵志龙将房间的房卡递给秦彦,“2606号房。”

    “谢谢!”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不管赵志龙为人是不是有很深的心计和城府,至少,在这方面他做的比伏文东和祁风都要好,让人无话可说。虽说秦彦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但是,起码,秦彦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敌视。

    “其实……”赵志龙犹犹豫豫的说道,“她的酒里被下了药。”

    “下了药?谁干得?伏文东?”秦彦一愣,更是怒不可竭,恨不得转身回去,一巴掌呼死那小子。

    “不是,是胡珂。是她安排姐妹灌她的酒,也是她悄悄在杜小姐的酒里下了药。”赵志龙说道。

    “为什么?”秦彦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胡珂应该不希望伏文东泡上杜蕊,那样的话,伏文东就可能继续的围着她转,被她玩弄于鼓掌。

    “你明白的,女人的心思嘛,就那样。”赵志龙讪讪的笑了笑。

    秦彦微微一愣,顿时明了,应该是胡珂嫉妒刚才杜蕊夺去了她的光芒,嫉妒自己袒护杜蕊,因此,才想要毁掉她。这样,也就杜绝了自己以后跟杜蕊继续深入的交往。

    想通这些,秦彦顿觉十分的恐怖,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眼神中不由的迸射出一股寒意。

    以前,秦彦虽然不太喜欢胡珂,那也仅仅只是不喜欢她为人处事的风格,不喜欢她那种仗着自己相貌而去玩弄男人的做法。可如今,秦彦从心底升起一丝的厌恶。

    “既然你都看到,为什么你不阻止?”秦彦冷声的叱问道。

    尴尬的笑了一下,赵志龙说道:“秦先生,你也知道我跟胡珂和伏文东的关系,有些事情我也实在是不好说。所以,当天少过来问我杜蕊和伏文东在哪,我不是直接就说了嘛。对不起!”

    “算了,这件事也怨不了你。”秦彦淡淡的说道。

    “伏文东那边我会想办法摆平,您放心,我尽力,争取不让事态扩大。虽然秦先生不愿意到我公司来,可我还是希望跟秦先生交个朋友。”赵志龙说道。

    “谢谢!”秦彦淡淡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房间了。还有,如果再有人问起我,你就说什么也不知道。”

    “明白,明白。”赵志龙点了点头。

    他清楚秦彦想说什么,一会胡珂发现秦彦不见了,一定会追问。如果让她知道秦彦跟杜蕊在酒店的房间,指不定会闹腾出什么事。

    看着秦彦抱着杜蕊进了电梯,赵志龙嘴角微微的闪过一丝的微笑。经这么一闹,秦彦和伏文东之间的矛盾也就更加的不可调和。伏文东父子,必然会想尽办法去对付秦彦,届时,他也就可以更加的摸清楚秦彦的底细。

    走到房间内,看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伏文东,赵志龙不由的愣了愣,暗暗的倒吸一口冷气,想不到秦彦出手这么重。

    “你怎么也不拦一下啊?你说,现在这样怎么办?伏叔叔知道这件事情后能善罢甘休?”赵志龙埋怨道。

    “我拦了啊,可是,我哪里拦得住?这还算是轻的,刚才如果不是我拦着,伏文东现在就已经死了。”阮世天说道。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打120没有?”赵志龙问道。

    “打过来,应该一会就到了。”阮世天说道。

    赵志龙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天少,你好像跟秦先生的关系很好啊,你们认识?”

    “认识。”阮世天淡淡的说道。

    “先前在餐厅的时候,好像听到你叫他师父。我就说嘛,你以前可不是伏文东的对手,可是,现在能打败他,看来秦先生教了你不少东西啊。”赵志龙说道。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在他还没有来鹏城大学当保安的时候我就认识他,那时候他在开出租车,有一次我刚好坐他的车,结果我钱包不小心丢在车上,是他不辞辛苦的给我送了过去。也因为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因为他以前当过司机,所以,习惯性的称呼他为师傅,你想的太多了。”阮世天解释道。

    “是吗?”赵志龙微微一笑,“天少,你可真不够意思啊。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彼此都非常的了解,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刚才的说辞吗?”

    “信不信随你。”阮世天微微耸了耸肩,也知道没那么容易骗过赵志龙。可是,现在也只好打死不承认。

    “我知道,秦先生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单单看他能把伏文东打成这样,而他却丝毫无伤就足以证明。这样的人才,屈就在鹏城大学做一名保安,我不相信会是怀才不遇这么简单,应该是有其他什么事情吧?咱俩从小玩到大,父辈也都认识,彼此生意上也有不少的来往。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说一声,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赵志龙说道。

    “他在鹏城大学做保安是不是有其他事情我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你大可以直接去问他。如果你真想帮忙的话,眼下倒是有件事情你能帮忙。你不是想交他这个朋友吗?这个机会就很难的。伏文东伤成这样,他父亲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若是你有能耐就帮忙调和这件事情,让伏伯父放弃报仇的想法。说不定他会感念你的帮忙,跟你做朋友也不一定。”阮世天淡淡的说道。

    他们认识这么久,岂会不知赵志龙是什么样的人?别说他不知道秦彦的底细,就算清楚,也不会跟赵志龙透露。

    “这件事情我会尽力想办法,争取能够摆平。不过,也需要你帮帮忙。若是你也能说动你父亲出面的话,咱们两家一起说和,或许伏伯父会给面子也不一定。”赵志龙说道。

    “行,那你什么时候安排好通知我一声,越快越好。”阮世天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