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怎么了?闹矛盾了?”

    胡珂离去后,范溢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跟她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以为我也会像其他的男人那样被她玩弄在鼓掌。”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他可不是小奶狗,而是霸道总裁!

    “我怎么感觉这丫头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了你?说起来,她的家世很好,如果你们真成了,以后可要少奋斗几十年啊。”范溢说道。

    “我是那种人吗?”秦彦白了他一眼,“再说,你不是一直跟我说让我好好对待杜蕊嘛,怎么忽然话锋又变了?”

    “我只是看到她刚才这样,感觉她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你似得。只是说说,说说,呵呵!”范溢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喜欢她的吧,你去追求她呗,说不定她在伤心之下就接受了。然后,你就鱼跃龙门,从此飞黄腾达了。”

    “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是想都不敢想。”范溢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说话间,严昌走进保卫室。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严昌看了看秦彦,表情里明显的闪烁着一种讨好的神色。

    “没什么,闲聊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哦。”严昌应了一声,说道:“是这样,那天周杰跟我告状,说你不服从命令……”

    “严主任,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范溢慌忙的打断严昌的话,想要解释。然而,却被严昌挥手阻止。

    而秦彦,却是淡定自若。就凭他给严昌拿出的那些好处,以严昌的为人就不敢得罪自己。所以,他几乎可以肯定,周杰去找严昌告状的时候必然是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我知道你们一直对周杰很不满,觉得他不适合做保安队长。其实,对他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我也都看在眼里,也对他有些不满。所以,我跟学校的领导商量过,解除周杰的保安队长职务。从现在开始,秦彦,你就是保安队长。”严昌说道。

    虽然他知道秦彦并不在意这个所谓的队长职务,但是,他还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去讨好秦彦。而且,给予秦彦队长的职务,这也会更加的方便秦彦的事情嘛。

    “一会我会将任命的通知书传达下去,以后就靠你了。”严昌呵呵的笑了笑。

    范溢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可不会认为是严昌真的欣赏秦彦的才干,所以才免除了周杰的职务而提升秦彦担任保安队长的职务。周杰的无能,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几年也没见严昌斥责过他,反而是处处的偏袒他。可这次,严昌竟然没有袒护周杰责骂秦彦,反倒是升了秦彦的官,其中的事情有些意味深长。

    范溢深知严昌的为人,知道他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做。想到这里,范溢对秦彦也不由的更加好奇起来。

    “好了,你们忙吧,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的话找我就行。”跟秦彦道了声别,严昌转身离去。

    严昌的奇怪表现,让范溢疑惑不已。不过,这也算是件好事。解除了周杰的队长职务,以后这小子也就很难再作威作福,他们的日子也会好受许多。

    “恭喜你啊,以后希望队长多多的照顾啊。”范溢呵呵的笑着,刻意的将“队长”两个字的语气说的很重。

    “你妹哦,连你也取笑我?”秦彦白了他一眼。

    呵呵的笑了笑,范溢说道:“说真的,你以后做咱们的队长,那可比周杰好许多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摆平严昌的?他不但没有偏袒周杰,反而解除了他的职务,按理说他不应该会这么做才是。”

    “是校长的关系。”秦彦深知,如果没有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恐怕很难让范溢释去怀疑之心。“我能够来鹏城大学当保安,也是因为校长的推荐。你想,严昌就算再大胆,那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能难为我?”

    “你和校长认识?”范溢愣了一下。

    “算是吧,我们是远方亲戚。如果不是托他的关系,我哪里能在这里做保安。我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是校长给严昌打得电话,可能严昌不清楚我和校长的具体关系,所以想讨好巴结我吧。”秦彦随意的撒了个谎。不过,这样的解释也合情合理,以严昌的为人的确会这么做。

    没多久,严昌将秦彦升职的命令传达了下去,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秦彦坐上了队长的职务。那些原本因为忌惮周杰关系的保安也都纷纷的跟他划清界限,跑来恭喜秦彦。平时跟秦彦走的近一些的保安,更是开心不已。

    “秦彦,升职可要请客哦。”其中一人呵呵的笑着说道。

    “行,没问题。这样,今晚,不值班的就一起去吃饭,等改天换班后再请其他人,怎么样?”秦彦爽快的说道。

    虽然这些保安对秦彦的任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不过,处好关系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以后还要共事一段时间,秦彦也不希望他们给自己找麻烦。

    夹杂在人群之中的周杰,看向秦彦的眼神里充满了愠怒,却又无可奈何。如今他无权无势,唯一可以仰仗的人严昌也站到秦彦那边,他哪里还敢耀武扬威?而那些曾经讨好巴结他的人,如今也都一边倒的偏向秦彦,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更大的伤害。

    “范溢,你定个饭店,一会下班后咱们就去。”秦彦嘱咐道。

    “行,没问题。”范溢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晚上见!”秦彦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的架子,也没有耍队长的威风,自然让大家对他的印象更好。

    众人纷纷的告辞离去,片刻之后,保安室又恢复了平静。

    忽然,一辆劳斯莱斯驶来,在学校的门口停下。

    司机从车内走了出来,打开后座的门,一位中年男子缓缓的踱步而出。

    副驾驶位上,走出另一名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应该是保镖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