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作为西南地区负责人的何杰,在蓉城自然有很多正当的生意去掩饰他的身份。而且,薛冰向来喜欢投资房地产,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几乎都有她投资的地产。蓉城也不例外,给石绾找一个安身之所简直太过简单。

    小区稍微有些偏,高档的别墅小区,环境很好。

    何杰领着他们进屋之后,问道:“怎么样?这里还满意吗?”

    房子已经装修好,三百多平的面积,装修起码不下一百五十万,豪装。别墅前后都有一个小院子,只种植了草坪。

    石绾四处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比我在石林住的强多了,就是院子太小,种不了多少东西。”

    秦彦和何杰明白她的意思,这丫头估计是想在院子里种一些毒草毒花。这丫头习惯了一个人居住,估摸着也不会嫌弃太闷。

    “那你就暂时在这里住着,有什么需要就给吩咐何杰,尽量不要出门。我想,即使你师兄想要找到这,估计也需要费一些时间。你种种花草没什么问题,可千万别给小区的其他居民造成麻烦。”秦彦说道。

    “只要他们不乱闯,不会有事。你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石绾说道。接着,转头看了看何杰,说道:“我刚才看了,别墅有个地下室,你帮我弄些炼药的器具回来。一会我写个清单给你,你帮我买一下。”

    “没问题。”何杰一口应承下来。

    有石绾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其实也不坏。她不仅仅善于用毒,而且医术也相当高明,如果遇上点什么事情的话完全可以找她搞定。秦彦的医术虽然很高,可是跟石绾比起来还是有一段差距,毕竟,石绾是药王门的人,对医术的研究要高于秦彦。

    “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何杰,你帮忙把日用品什么的都买了,我改天再把你的衣服行李给你拿过来。”秦彦说道。

    “去吧。”石绾似乎没有心思理会秦彦,自顾自的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把小铁锹开始在院子里忙活起来。这丫头是个药迷,加上拥有药王神典,很多东西尚未完全掌握,如今有机会,她自然要好好的研究。

    秦彦也没再多说什么,看到石绾这样也彻底的放心下来,其实,这丫头还是有很多讨人喜欢的地方,并非那么的不可理喻。可能是因为长期不太跟人接触,因而有些不太懂得和人该怎么相处。

    跟石绾道了声别,秦彦离开别墅,打车回到苏家。

    已是傍晚时分,苏剑秋在花园里摆弄着花草,怡然自得。厨房里,有保姆在做饭。看到他有些佝偻的身影,秦彦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让他知道害死他亲生儿子的人就是他养了这么多年,寄予厚望的养子,他的心里该如何承受?这个打击,恐怕不亚于当年苏文被杀的事情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告诉他的好。虽然最后可能不免还是要让他知道,但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爷爷!”秦彦换上一脸轻松地表情,走了过去。

    “回来了?怎么样?去公司看了看觉得如何?”苏剑秋脸上堆满慈爱的笑容,问道。

    “很好,看样子大伯管理的非常好,公司的一切都很正常。对了,大伯说他晚上还有点事情,可能要晚点回来,不用等他吃饭。”秦彦说道。

    “你大伯给我打电话了。你大伯很孝顺,从不在外面应酬,这些年几乎天天都会回家吃饭。现在可能是看你刚回来没多久,希望你多一点时间陪我,所以故意的躲开。”苏剑秋呵呵的笑着,说起苏羽的时候眼神里掩饰不住的满是赞赏。

    看到他这般模样,秦彦越是不忍心揭穿,不过,这个事实他还是要弄清楚,不能让自己父亲死的不明不白,自己母亲这么多年白白的遭罪吧?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是了,绾绾呢?她不是说你打电话叫让她出去吗?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苏剑秋诧异的问道。

    “哦,她觉得在这里住着不是很方便,所以搬出去住了。在蓉城她有房子,就回她自己家住了。”秦彦撒了个谎。

    “有什么不方便的?都是一家人。说实话,我还蛮喜欢那丫头的,对花花草草很有研究,她要是在这,没事也可以陪我这个老人家说说话,我也不会太孤单嘛。你赶紧把她给我叫回来,让一个女孩子孤身住在外面多危险?咱家又不是没地方住。”苏剑秋说道。

    “爷爷,你的意思我明白,可这是她的意思。她习惯了一个人,在这里反而觉得不方便。都在蓉城,也不远,有空她常过来看看你就是。”秦彦说道。

    苏剑秋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是她的意思那就只好尊重她了。你可一定要让她多回来看看我,没事在家吃顿饭。”

    “好。”秦彦应了一声。

    其实,让石绾搬走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担心苏羽会对他不利,也怕石绾的师兄章乐良找到这里。到时候爆发一场毒站的话,石绾也很难照顾那么周全,很可能也会危及到苏剑秋的性命。

    “爷爷,这些天我也想过了,身为苏家的人,我觉得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承担起洪门的担子。所以,我想正式的进驻公司,先熟悉熟悉公司的运作。”秦彦说道。

    “想通了?那当然最好啊。你是我唯一的孙子,洪门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你,你应该早点熟悉熟悉。”苏剑秋开心的说道。

    “大伯那边……?”秦彦担心的说道,“大伯不会不高兴吧?毕竟,洪门的一切都由他在打理,我忽然的冒出来好像有点想要抢夺他拳势的意思,担心大伯会因此而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