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清晨!

    早饭时,苏羽看了看秦彦,问道:“昨晚你爷爷跟我说你想到公司去上班,是吗?”

    “是。我想想,我也是苏家的人,洪门那么多的事情怎么能让大伯一个人去扛呢?我应该替大伯分担一点,也算是尽尽我的孝道。”秦彦说道。

    “这就对了嘛,我早说过,让你去公司你就是不愿意。行,待会你跟我一起走,昨晚我约了蓉城地区的负责人开会,到时候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也算是先熟悉熟悉。”苏羽很爽快的说道,“公司的事情你可能还不太熟悉,就先在公司待一段时间,熟悉熟悉情况。等一切都搞定之后,我再正式的把位置交托给你。这样,我也可以卸下重担,好好休息休息了。”

    苏羽的态度很诚恳,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反常,很难让秦彦相信他会是因为争夺洪门的大权而害死自己父亲。然而,那个乞丐言之凿凿,甚至不惜自杀谢罪,这让秦彦不得不对此事有所怀疑。加上种种事情,联系在一起,所有的矛头似乎都指向苏羽。

    “那就辛苦大伯了,以后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大伯多多的见谅。”秦彦说道。

    “傻孩子,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放心,你就放开手脚去干,有什么事情大伯替你担着。”苏羽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满是疼爱之情。秦彦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苏羽伪装出来的。

    亲情,对秦彦这样从小就不知父母是谁的孩子来说,太过的弥足珍贵。不管老家伙墨离对他有多好,终究血浓于水,他还是渴望能有一份值得珍惜和保护的亲情。

    吃完饭,稍微休息了一会,苏羽和秦彦驱车赶到公司。

    “人都到了吗?”苏羽看了看小余,问道。

    “都到了,在会议室等你。”小余回答道。目光转向一旁的秦彦,微微点头示意,眼神中的那股敌意似乎有增无减。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让秦彦更加确信乞丐的话,若非是苏羽有这样的意思,小余又怎么敢有这样的反应?

    “好,你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去。”苏羽说完,领着秦彦径直的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内,坐了十个人,分明是洪门在蓉城十个地区的负责人。五个城区、四个郊区和一个高新区,这十个负责人的地位不分上下,可因为管理的地方经济繁华程度不同,自然会导致经营业务的收入不同,从而引致身份上的一些悬殊。

    不过,这十个人虽说只是蓉城地区的负责人,可是因为靠近总部的关系,他们的地位可远远要比其他省市的负责人地位要高。加上,他们都是洪门的一些元老,很多都是跟随苏剑秋一起打江山的人,因而在洪门内地位特殊。

    “大家都来了?久等了。”苏羽微微一笑,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本来吵吵嚷嚷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他和秦彦的身上。这些人都没见过秦彦,也不知道秦彦的身份,表情里很明显的有些诧异。

    苏羽在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看了看秦彦,说道:“你就坐我旁边吧。”

    秦彦应了一声,依言坐下。目光环视众人一眼,风轻云淡。天门大会时,面对长老会那么多充满敌意的人秦彦依旧可以应付自如,更何况是如今这些人。

    “临时召集大家过来开会,其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大家宣布。相信大家都知道,二十多年前,老爷子的儿子苏文一家在燕京遇害,苏文当场被杀,妻子秦敏重伤变得疯癫被秦家人接回去调养。当时,跟随他们一起还有尚未满周岁的孩子,也是我苏家唯一的骨血。眼前这位就是老爷子失散多年的孙子,秦彦。大家欢迎!”苏羽简单的说道。

    众人纷纷愣了愣,片刻之后,响起零零散散的一些掌声。

    挥了挥手,示意大家的掌声停下,苏羽接着说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一是介绍秦彦给大家认识,二来也是想告诉各位,秦彦是老爷子唯一的孙子,苏家唯一的骨血,日后洪门的大业还要交给他,希望在座的各位多多的鼎力相辅。我想,大家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众人对视的看了看,没有人表态,两三成*头接耳的小声讨论着。虽然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话语,秦彦却还是可以从中听出一些意思。很显然,他们对自己接任洪门的事情都有不愿。

    “羽少,不是我们不愿意,洪门虽是苏家一手创立,但却并不是苏家个人的。他是老爷子的孙子没错,可是想要继承洪门的大业那也需要看他的能力,而非仅仅凭他身体里流的是姓苏的血就行。如果他没有能力,让他坐上这个位置,岂不是等于将洪门的大业毁于一旦?况且,这些年洪门在你的带领之下发展的很好,怎么能贸贸然然的又让其他人接手?总之,我是不赞成。”曹泽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苏羽说道:“我希望你们明白一件事情,我只是替老爷子打理公司而已,并非是洪门的接班人,你们不要弄混了这个概念。还有,这件事情我只是通知你们,不是需要你们同意。你们同意也要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要这么说,那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曹泽耸了耸肩,显然还是很不服气。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那你觉得如何才能让你们心服口服?”

    “除非你能做出成绩来,让我们看到你有足够的能力领导洪门,这样才能让我们心服口服。否则,我们绝对即使承认你的地位,心里却依旧不会认同你。”曹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