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甄艺如刀般的眼神,秦彦不卑不亢,目光直视过去。

    秦彦见过的高手太多,怎会在他的面前输下阵去?

    气势上如果输了,那他将再无翻身之地。

    “不错,你是我见过的年轻人之中最厉害的一个,倒是有些不忍心伤害你了。”甄艺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年轻人还是不要太狂妄的好。”

    话音落去,甄艺忽然间探手朝秦彦抓了过去。

    很显然,他是有意要杀一杀秦彦的锐气。

    秦彦一愣,肩膀微微一顶,一落,避开甄艺的一抓。随即,一拳狠狠的朝甄艺抓了过去。

    “不知所谓!”甄艺冷哼一声,自诩真气强劲,没有丝毫的避让,挥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双拳对接,秦彦只觉得一股十分阴柔的内劲排山倒海的涌来,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后退几步。眉头不要的微微一蹙,心里暗暗的吃惊不已。虽说他刚才并没有尽全力,可还是足以说明甄艺的功夫强悍。

    甄艺没有紧跟而上,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要继续动手的意思。

    范溢慌忙的冲上前,扶住秦彦,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秦彦摇了摇头。

    他只是不想跟甄艺以死相搏而已,可并不代表他输给了甄艺。以秦彦如今的修为,能胜他的人寥寥无几。只不过,在甄艺的面前暴露自己真实的实力,可能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并非是什么好事。

    “现在你还认为你能杀得了他吗?”甄艺瞥了瞥一旁的胡彪,看着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他一身阴柔的功夫,也让他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显得十分的阴柔。若非是那满脸花白的唏嘘的胡渣子,还真当他是个女人。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我不相信你能时时刻刻的守在他身边。”

    甄艺一愣,面色阴冷的说道:“这么说,你是逼我杀你了?”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面对对方的强势,秦彦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服输。头可断,血可流,志气不可失。更何况,秦彦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他。

    “找死!”甄艺眉头拧在一起,浑身迸射出一股杀意,一拳狠狠的朝秦彦砸了过去。

    “干爷爷,不要!”

    忽然,一声惊呼声传了过来。

    甄艺微微一怔,慌忙的收住自己的拳势。转头看去,只见胡珂快速的从学校内飞奔而来。

    听闻到自己的父亲来了学校,胡珂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索性来得及时,尚未酿成严重的后果。如果迟来一会的话,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珂珂!”胡彪的脸上顿时堆满慈祥的笑容,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哧诧风云的江湖枭雄,也能有如此和蔼慈祥的一面。

    “哼!”胡珂愤愤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径直的走到甄艺的面前。

    胡彪尴尬的笑了笑,无奈的摇摇头,面对自己的女儿,他始终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妻子早逝,而他又一直忙于工作,对胡珂疏于照顾。因而,在他的内心里一直对胡珂充满愧疚。是以,从小到大,无论胡珂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干爷爷!”胡珂拉着甄艺的手臂,撒起娇来。

    “别摇了,别摇了,再摇我这身老骨头可全都散架了。”甄艺呵呵的笑着,身上的那股杀意顿时的消敛而去。

    这个曾经杀人如麻的江湖魔头,竟也会有如此和蔼的一面。

    虽说他是胡彪的手下,可胡彪却一直都很尊重他,对他敬让三分。他看着胡珂长大,对她也一直十分的宠爱。当初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娃娃总是缠着他,揪他的胡子,硬生生的将他那颗铁石心肠给融化。

    人,总有其善良的一面,即使是十恶不赦的家伙。

    曹操也有知心友,关公也有死对头!

    “干爷爷,你怎么也来了啊?”胡珂撒娇的问道。

    “你爸说过来学校看看,这不,我就陪他一起过来了嘛。这就是你看中的小子?倒是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就是脾气有点傲。”甄艺呵呵的笑道。

    “哼!”胡珂愤愤的哼了一声,转头瞪着胡彪,叱问道:“谁让你来这里的?谁让你伤害我的朋友的?”

    胡彪微微一愣,干笑两声,说道:“我怎么说也是你爸爸,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你想让我怎么跟你说话?如果刚才不是我过来的话,你是不是准备杀了他?”胡珂愤愤的质问道。

    “珂珂,你还小,你懂什么是爱情吗?这小子分明就是想接近你,想要攀龙附凤,他一个小小的保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他有什么资格追求你?”胡彪眉头微蹙,脸上也升起一丝的愠怒。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胡珂呛道。

    “傻丫头,你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人心难测,不是每个人对你都是真情实意的。”甄艺劝说道。

    “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很清楚。以前你不管我,整天的忙着自己的工作,还在外面找其他的女人,害的妈妈郁郁而终。现在你却来管我,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胡珂愤愤的说道,斥责着胡彪的罪过。

    “你……”胡彪气愤的扬起手。

    可是,手举在半中央却还是停了下来。

    他气愤胡珂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自己的事情,让他的脸上无光。可是,想起这些年对她的愧疚,胡彪又实在下不去手。

    “再说,根本不是人家追求你女儿,是你女儿死皮赖脸的要追求他,而且,还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胡珂想起今早的事情,心里就越发的委屈。

    “臭小子,我女儿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敢拒绝他?你算什么东西?”胡彪一愣,愤怒的吼道。

    “那我想问你,你是想让我跟你女儿在一起,还是不想让我跟你女儿在一起?”秦彦都觉得有些可笑,这他妈都是什么理论?

    胡彪一愣,愤愤的说道:“总之,你没有资格拒绝我女儿对你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