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爸,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出面呢。昨晚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师父把伏文东打成重伤,我担心伏沛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想让你出面帮忙调解,看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阮世天慌忙的说道。

    “这个啊……”阮江的眉头紧锁。

    “阮总为难的话就算了,其实我也不介意他们找我报仇,既然我敢做,那就想好了所有的后果。”秦彦说道。

    “秦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阮江慌忙的说道,“我跟伏沛打过多年的交道,对他的为人也算清楚。他是典型的睚眦必报的性格,又只有伏文东那么一个独子,从小对他宠爱有加。现在伏文东被打成重伤,伏沛势必不会罢休,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调解。这样吧,过两天我想办法约他出来一起坐坐,当面把事情说清楚,希望他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再追究。”

    “这件事情会不会让阮总很为难?会不会影响到你跟他的关系?如果是的话,还是算了吧,我的事情我会解决。”秦彦说道。

    “秦先生说这样的话那就见外了。你是世天的师父,那就是自己人。我跟伏沛虽然说是多年的交情,可也仅仅只是止于生意上的往来而已,对于他本人,其实我并不是十分的看好。如果他真的不给我面子,大不了跟他翻脸,也没什么。”阮江好爽的说道。

    顿了顿,阮江又接着说道:“秦先生,交浅言深,有句话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伏沛喜欢结交一些社会上的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本人也算是位功夫高手,这两天你还是多加小心一些为好。等我将他约出来后,大家当面的把事情说清楚,到时候咱们看他的态度再决定怎么做。”

    “那,我就在这里先谢了。”秦彦说道。

    “自家人,不说两家话。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尽力去做,就怕我人微力薄,不能帮上你的忙。你放心,我会尽力。”阮江说道。

    “那我先在这里谢过了。”秦彦端起酒杯,敬了阮江一杯。

    不管他是不是在意这件事情,面对阮江的好意,秦彦还是很开心的。阮江能有这样的态度,便足以说明他在心底是拿自己当成了自己人。这样的人,也是值得结交的。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你来我往,没有多久,两瓶酒全部下了肚。阮江有了微微的醉意,可秦彦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

    说来说去,到最后阮江完全的醉了,嘴里兄弟长兄弟短的,哪里像是堂堂的江山集团的总裁?不过,这也更加说明他是个性情中人。

    就连阮世天,也从未看到过自己父亲这般模样,在一旁坐着,有些哭笑不得。

    两瓶酒喝完之后,阮江还不肯罢休,又让服务员上了啤酒。两人直接对瓶吹了起来,饶是阮世天在一旁不停的劝阻,也毫无作用,结果还被阮江给狠狠地训了一顿。

    当饭局结束的时候,阮江已经是醉的一塌糊涂。

    在南方,男人的普遍酒量相对较低,阮江最多也只能一瓶酒。结果这样的较量下去,无疑是自讨苦吃。

    秦彦从小酒量就好,老家伙墨离没事喜欢喝那么两杯,秦彦小的时候就经常陪他喝。再加上秦彦修练过内家真气,酒精下肚之后也会被真气快速的分解而排出体外,别说是小小的一瓶,就算再来个四五瓶也完全没有任何事情。

    不过,阮江的这种性格,倒是让秦彦很是欢喜。

    结束之后,阮江完全已经不省人事,阮世天扶着他下了楼。一脸哭笑不得的看了秦彦一眼,说道:“我还从来没看过我爸这样,师父,你太牛了。”

    “是你爸的性格好,性情中人。”秦彦由衷的赞赏道。

    “师父,那我就不送你回去了,他喝成这样,我担心他会有什么事情。”阮世天说道。

    “行,你送他回去,好好照顾你爸。回家后给他泡杯蜂蜜水,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秦彦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师父,我先走了!”阮世天道了声别,扶着阮江到后座躺下,然后发动车子驶去。

    秦彦站在门口,看着离去的车影,微微的笑了笑,点燃一根香烟。像阮江这样到了这个年纪,而且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依然能够保持现在的这种真性情,实在是难得。是以,秦彦对他的印象十分的好。

    抽完一根香烟之后,秦彦拦下一辆的士朝鹏城大学驶去。

    路上,秦彦打了一个电话给范溢,询问他们在什么地方。得知他们还在吃饭的时候,连忙的吩咐司机开过去,嘱咐范溢他们等自己一会。

    饭店,就在学校的旁边,这里普遍的消费较低,味道却很不错,多以湘菜和川菜为主。虽然是在鹏城,可是,真正的客家菜或者是粤菜,相对来说消费比较昂贵。

    当秦彦走进包厢的时候,众人已经喝得有点七荤八素,很多人说话都已经不利索了。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所以来晚了。”秦彦走进去,歉意的笑了一下。

    范溢慌忙的起身,吩咐大家挪了挪,给秦彦腾出一个位置。

    “今天你请客,却来这么晚,先罚三杯!”秦彦同宿舍的一名保安嚷嚷着说道,众人纷纷附和。

    “行,我吹一瓶。”秦彦拿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就灌了下去。

    “痛快。来,咱们敬我们的队长一杯。”那人接着说道。

    “喝什么一杯啊,一瓶。”另一人说道。

    于是,众人再次的拿起酒瓶,敬了秦彦一瓶。

    “你没事吧?”范溢关切的问道。

    “没事。刚才没喝多少,就喝了不到两瓶白酒,五瓶啤酒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范溢一怔,你妹的,这还叫没喝多少?心里倒是有些暗暗的庆幸秦彦来的较晚,否则,估摸着他们现在没有一个人能站着吧?估计全都爬下了。

    因为秦彦的性格随和,没有架子,很快的便跟大家聊的热乎起来。

    有时候,酒还真的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