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饭局,大概到十点左右的样子结束,在场的人除了秦彦和范溢清醒之外,其余的基本上都醉得一塌糊涂。有些,更是直接当场吐了,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秦彦是因为酒量好,范溢则是因为没有喝多少!

    出了饭店之后,众人互相搀扶着离开。

    秦彦在路边的花坛上坐下,递了一根香烟给范溢,随即自己也点燃一根。吹吹风,醒酒也会快一些。

    “没喝多吧?”范溢问道。

    “没有。”秦彦淡淡一笑。

    “今天大家喝得都很开心,以后你开展工作也会更加的容易一些。”范溢说道。

    “无所谓的,只要不找我麻烦就好。其实,这里的保安工作很轻松,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管理的事情。”秦彦说道。

    “那倒是,只要不像周杰那样没事找事,大家也不会无事生非。”范溢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转行?”秦彦转头看了看范溢,问道。

    微微的愣了一下,范溢哭笑一声,说道:“以前一直在部队,退役后就做了这个。说实话,我什么都不懂,除了做保安还能做什么呢?我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在这里就算再待个十年八年的,也休想可以真的在这里安家。”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跟阮世天说说,看看能不能安排你去伏羲集团工作。上市集团,未来发展的潜力也比较大。”秦彦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这样的,去那里能做什么?就算他们看在你面子上给我安排一个好的职位,我也做不了。先就这样吧,等过个两年回老家去,做点小生意。”范溢拒绝道。

    秦彦耸了耸肩,没有再继续的追问什么。

    一根烟抽完,秦彦掐灭烟头,丢进垃圾桶,起身站了起来,“走吧!”

    说完,举步朝学校内走去。

    忽然!四名陌生男子迎面快速的走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杀意。

    秦彦微微一愣,转头看了范溢一眼,后者会意的点点头,同时提起戒备之心。

    插身而过的时候,猛然间,一道寒光闪过。其中一人手持匕首狠狠的刺向秦彦,另一人则刺向范溢。

    这,分明就是军中的杀人招数,简单、直接!

    因为早有防备,秦彦微微挪动步伐,避开对方的致命一击。同时右手快速的探出,一把擒住对方的手腕,一拉,一转,匕首从对方的脖颈处划过。顿时,对方倒地毙命。

    这里,距离学校尚且有一段距离。夜色已深,加上灯光昏暗,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范溢快速的跃开,随即转身冲上前去,跟那名持刀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刚一交手,就损失了一位兄弟,对方显然是惊诧不已。其余的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持刀朝秦彦冲了过去。

    他们的招式,不像是天谴的人。而且,天谴如果真的要派人来杀自己的话,也不会只是派几个这样身手的人吧?可是,除了天谴还能有谁?

    伏沛?

    除了他,秦彦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这么做。

    “你们是什么人?”一边跟他们交手,秦彦一边质问道。

    对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秦彦一句也没有听懂,应该是泰语。

    不是华夏人?

    秦彦微微愣了愣,栖身而上,右手一把掐住其中一人的咽喉,用力一拧。“咔嚓!”对方的颈骨折断,当场毙命。

    另一人大惊失色,嘴里哇哩哇啦的说着什么,不顾一切的朝秦彦冲了过来。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的?否则的话,我要你比他们死的更惨!”

    “我是不会说的。”对方用并不是很熟练的汉语回答道。

    秦彦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因为担心范溢的安危,也没有多少的时间跟他们继续的纠缠。一拳狠狠的砸出,正中对方的胸口。强大的混元真气宛如巨浪一般排山倒海的侵袭而去。

    “砰”的一声,将对方击飞,五脏六腑瞬间被混元真气搅碎,倒地毙命。

    转头看向范溢那边,只见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将对方紧紧的压制着。

    范溢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胸口,一招擒拿手,瞬间的擒住对方的手腕,空手入白刃,夺走对方的匕首,顺势刺进了对方的胸口。

    这,也是典型的军中所习的格斗杀人术!

    “没事吧?”秦彦快步走了过去,关切的问道。

    “没事。”范溢摇了摇头。

    特种兵出身的他,见惯了死亡,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将自己和范溢接触过的匕首从对方的尸体上拔出来,随即说道:“我们赶紧离开吧。”

    二人直奔鹏城大学而去。

    “事情闹得这么大,会不会有警察找上门?”范溢的表情似乎有些忐忑。

    “希望警察查不到我们身上吧。”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

    虽然他并不惧怕警察会因此查到他,但是,即使他能够摆平,多少也会有麻烦。万一暴露自己的身份,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好像是冲着你来的。”范溢问道。

    “看他们的招式,应该是当过兵,也许是雇佣军也不一定。至于他们是谁指使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伏沛吧。除了他,我也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有其他什么人。”秦彦紧蹙着眉头,眼神里满是森冷的寒意。

    “伏沛?”范溢微微愣了愣,“伏羲集团的总裁,伏文东的父亲?他为什么要杀你?”

    “昨晚胡珂生日的时候,因为伏文东意图不轨,在杜蕊的酒里下药,我一时气愤,将他打成重伤。可能是伏沛不甘自己的儿子被伤成那样,所以要找我报仇吧。不好意思,连累了你。”秦彦歉意的笑了一下。

    “都是兄弟,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只不过,如果真是伏沛指使人做的,恐怕还会有下一次,你还是赶紧离开鹏城吧,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范溢担心的说道。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会解决的。”秦彦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