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伏家,别墅!

    伏文东的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的稀里哗啦,这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妇人,面容姣好,气质高贵,若非知道他是伏文东的母亲,绝对看不出她已经有这么大的一个孩子。

    伏文东也是她唯一的孩子,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结果自己的儿子却被人打成重伤躺在医院,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怎么能好受?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伏沛斥责道,脸上也满是不耐烦的表情。

    伏沛本就是个花花公子,时至如今,在外面依旧有着不少的女人。对这个在他眼中看来已经年老珠黄的女人早就失去了往日的耐心和喜欢,只是介于离婚会牵扯很多麻烦的问题,是以才勉强的保留着这样的婚姻。

    “还不都是因为你?肯定是你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所以连累到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的把他生下来,现在他变成这样,我不怪你我怪谁?”她一边哭着一边责骂着。

    “无理取闹,是他自己在外面胡作非为给自己惹下的祸端,反倒怪到我身上。我倒是想好好的问问你,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成天就知道逛街上美容院,也不看看你那张脸,就算再花多少钱还不都一样。”伏沛极尽恶毒的损道。

    “孩子教育的不好你怪我?你呢?你说说,孩子从小到大你教过他什么?是你整天的在外面沾花惹草,这个家你还当家吗?”她愤愤的说道。

    “我不在外面拼搏,我不挣钱,你能过这样的日子?”伏沛愤愤的道,“别哭了,本来就已经够烦了,还在苦恼个没完。”

    伏沛当真发怒斥责之下,她也不敢再反呛,垂下头去,一声不吭。

    说话间,门外响起敲门声。

    伏沛过去打开门,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伏总!”

    微微点了点头,伏沛说道:“走,去书房说。”

    话音落去,转身朝楼上走去。

    到书房内坐下,伏沛点燃一根雪茄,问道:“怎么样?查出什么没有?”

    “我托人打听了,他是最近才来的鹏城,在鹏城大学当起了保安。我也找派出所的人查过他的资料,只知道他以前是住在一个叫青山镇的地方,后来搬到东海市,开了一家叫墨子诊所的医院。可是,因为没有行医执照,所以诊所最后转让给了其他人。查出来的只有这些,其余的就不清楚了。”年轻男子回答道。

    “在东海待的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到鹏城?”伏沛紧锁着眉头。

    “根据调查,可能是因为一个叫杜蕊的女生。她跟秦彦走的很近,少爷最近也一直在追求那个女孩,那天晚上也是因为这个女孩,所以少爷才被秦彦重伤。”年轻男子说道。

    “查出他有什么背景吗?”伏沛问道。

    “应该是没有什么背景,估计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小子。”年轻男人回答道。

    “那就好办了。血债要用血来偿,他将文东打成那样,我绝对不能轻饶了他。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安排人,把他给我抓回来,我要慢慢的折磨他,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血的代价。”伏沛阴冷的哼了一声,说道。

    年轻男子微微顿了顿,说道:“伏总,我觉得还是不要用咱们的人,免得引起警方的注意会很麻烦。最近猎鹰的人到了鹏城,咱们可以找他们去做,就算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也跟咱们没有关系。”

    “猎鹰?他们到鹏城来做什么?”伏沛不由得愣了一下。

    “好像是为了鹏城大学一个叫苏若雪的老师,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为了当年的事情来报仇吧。”年轻男子回答道。

    “行,事情你安排就好,我只要你把他活捉,其余的事情我不管。跟猎鹰那边联络的事情你负责就好,能帮忙的地方尽量帮忙,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过,切忌,不要让他们的事情牵扯到我们。”伏沛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伏总放心。”年轻男子微微点了点头。

    “嗯。”伏沛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好了,就这么决定,你去办吧,有什么进展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年轻男子起身站了起来,跟伏沛道了声别,转身离开。

    ……

    次日。清晨。

    如同往日一般,秦彦早早的起床到操场跑步。

    苏若雪也缓缓走了过来,时间很巧合。也许,这也是无形之中形成的一种默契。

    秦彦没有去后山教授阮世天功夫,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秦彦传授他的那些,足够他消化很长的一段时间,等到有不懂的问题,再来问他也不迟。

    “早!”秦彦打了声招呼。

    “早!”苏若雪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听说昨晚在学校的门口死了几个人,半夜的时候警车呼啸,是……,是不是你?”顿了顿,苏若雪问道。

    不得不说,苏若雪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只是从一点点的线索便能够猜出事情的结果。

    “嗯。”秦彦也没有犹豫,点了点头,“他们的确是冲我而来。”

    秦彦的回答也同样巧妙,没有承认人是自己杀的,任凭苏若雪想象就是。

    “看来你仇人不少。”苏若雪冷冷的说道。

    “你的仇人似乎也不少。”秦彦微笑着回应。

    自从那晚的事情发生之后,苏若雪对秦彦的态度明显的有了改变。若是以往,她此刻应该是很轻松很愉悦的跟秦彦聊着开心的事情。可此刻,无论如何她也提不起这个兴趣。想起秦彦接近自己竟然是别有所图,苏若雪就感觉仿佛被人玩弄了似得,心里特不得劲。

    “晚上我约了弘毅,咱们三一起吃饭。你不是说,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吗?”苏若雪说道。

    “行。”秦彦点了点头。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苏若雪话音落去,脚下步伐加快,片刻之后便将秦彦甩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