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乘飞机抵达春城!

    春城,四季如春,作为面向东南亚和南亚开放的城市,一直是东亚大陆与中南半岛、南亚次大陆各国进行经济贸易往来及政治联系的陆路枢纽。

    上次来找石绾时,只是匆匆而过,只在酒店休息一晚,未做过多的停留。这里空气怡人,风景优美,远非那些繁华的大都市所可以比拟的。

    坐上邬永睿的车离开机场,径直赶往住所。

    蒋瑜在机场等待许久,却迟迟不见秦彦,殊不知秦彦已经提前一班飞机抵达,已然离开。为了防止苏羽给自己使绊子,秦彦自然不能相信蒋瑜,所以,可以提前了一班飞机,避开了他。

    一直等到下午,却依旧不见秦彦,蒋瑜不禁好奇的拨通苏羽的电话。苏羽也是诧异万分,弄不明白什么情况,连忙的拨打秦彦电话,却是久久无人接听。无奈,也只得放弃,嘱咐蒋瑜小心调查秦彦的消息。

    邬永睿领着秦彦抵达安排好的住所,一栋并不是很高档的小区,房间装修的很不错。一百七十多平的复式住宅,因为小区入住率很高,倒也是人来人往,车流涌动,这也为秦彦藏身提供了不少的方便。

    “秦总,您看住这里还行吗?”邬永睿问道。

    何杰并未将秦彦的真实身份告知邬永睿,只是嘱咐他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秦彦,一切都听从秦彦的安排。邬永睿自然不敢怠慢,毕竟,他是何杰的直属手下,天门在云省的情报机构都由邬永睿在打理。

    “可以可以,麻烦你了。资料准备好了吗?”秦彦问道。

    “何总吩咐之后我就连夜将所有的资料都准备好,我这就发给你,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邬永睿边说边将所有关于魏鸿的资料发给秦彦。

    秦彦在沙发上坐下,细细的看了起来,一丝都不落。他看得很快,几乎只是一扫而过,但是里面所记载的内容却是清晰的映在脑海中。根据邬永睿调查的资料,魏鸿是泰国华侨,在泰国和缅甸都有很高的地位,也有很强的实力。他在春城定居没有多久,却很快的在这边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势力发展很快,隐隐已经具备了跟洪门一教高下的态势。魏鸿做的自然不是什么正当的生意,可是,却一直都隐藏的很好,做事很小心,丝毫不漏破绽。

    只是,根据邬永睿所提供的资料,似乎跟苏羽给的资料有不少的差距。很明显,苏羽的资料少了很多东西,很多东西都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大概,不能确认。显然,这是苏羽刻意刁难自己,否则,以洪门在春城这么久的势力必然对魏鸿的事情知晓的清清楚楚。

    “资料很详细,你做的很好。何杰跟你说过我来春城的目的了吗?”秦彦问道。

    摇了摇头,邬永睿说道:“没有。何总只交代让我一切听候秦总的吩咐,多做少问。所以,秦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我一定会尽力配合。”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我这次来春城是为了对付魏鸿,将他的势力连根拔起,所以,还有许多要仰仗你的地方。我想问一下,咱们在这边大概有多少人?”

    “不多,三四十个,都是最亲信的人,平常各自打理自己的公司和店铺。不过,如果秦总需要的话,咱们也可以随时召集个百十人。咱们在夜场也有不少的生意,那里的保安啥的也都算咱们自己人,只不过不是天门的人。”邬永睿说道。

    “三四十个。”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这点人手想要对付魏鸿恐怕有些不太容易。可是,薛冰掌管的朱雀堂本就只是负责情报搜集,而非是战斗,因而人员配备不太多也是正常。沉吟片刻,秦彦说道:“这样,你把魏鸿旗下所有的产业列一份详细的列表给我,包括他们人员的配置以及各个公司所在的位置,都要详详细细。还有,魏鸿不是一直在暗中从事着军火交易吗?他什么时候出货进货,我都要知道的详详细细。有没有问题?”

    愣了愣,邬永睿说道:“前面的没什么问题,可是,想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货进货,可能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而且,做这种买卖也不是长年累月的,指不定他几个月也不会出一次货。”

    “这我明白,你尽力去调查,实在不行,咱们到时候再另外的想起他办法。”秦彦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邬永睿点了点头。

    虽然他并不清楚秦彦的真实身份,但是通过和何杰通电话时的态度,也可以感觉到秦彦的身份并不简单。他自然是不敢懈怠,这毕竟是何杰吩咐的事情,一定要办得妥妥当当。说实话,他也想往上爬。

    “秦总,您还有什么要吩咐吗?”顿了顿,邬永睿问道。

    “对了,我还想问一下,洪门在这边的负责人是谁?”秦彦问道。

    “蒋瑜,今天三十八岁,能力一般,做事中规中矩,不算很出彩。”邬永睿回答道。

    “以洪门在这边的势力,没有理由会任由魏鸿插足分一杯羹而至今也无动于衷,你想办法查一查他们之间是不是有勾结?”秦彦吩咐道。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应该是没有。魏鸿为人处事十分的霸道,也很强势,初来春城的时候跟洪门也发生过一些冲突,可是蒋瑜做事很不靠谱,以至于被魏鸿树起旗帜,且越做越大,洪门很多生意也都被他们抢走。不过,他们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肮脏的交易也说不准,可我觉得以蒋瑜的为人应该不敢偷偷的跟魏鸿勾结。”邬永睿说道。

    “行,那这件事情暂时就不要理会,你先把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搞定,洪门那边暂且不要理会。有什么需要我再联系你。”秦彦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