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待邬永睿走后,秦彦拨通苏剑秋交给自己的那个手机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你好!”

    “我是苏剑秋的孙子秦彦,爷爷让我给你电话。”秦彦说道。

    对面的男人明显的愣了一下,说道:“三十分钟后,玉溪茶楼!”说罢,男人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对方听到秦彦的话就似乎明白过来有事,没有多余的废话,干脆了当。

    收起手机,秦彦出门,拦下一辆的士,径直赶往玉溪茶楼。

    距离不远,也就二十分钟路程。

    走进茶楼,秦彦四处张望了一眼,正在疑惑要不要给对方打个电话时,一名年轻男子走到他面前。“秦彦吗?”

    “是。”秦彦点点头。

    “跟我来!”年轻人话音落去,领步上楼。到了包厢门口,敲了敲门,推门进屋。

    屋内,端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剑眉星目,眉宇间有一股很浓的煞气。这股煞气,显非是一般人所具备的,秦彦几乎可以肯定这个男人的双手必然是沾满了鲜血。

    中年男子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出去,接着招招手招呼秦彦坐下。

    “你好,我是……!”

    “东西呢?”中年男子未待秦彦的话说完,便打断了他。

    秦彦愣了愣,从怀里掏出苏剑秋交给自己的那枚木制令牌递了过去。中年男子伸手接过,仔细的看了一眼,浑身禁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或许,别人不懂这个令牌的含义,这其中所蕴含的是一种感情,一种难以忘怀的恩情。

    中年男子忽然“噗通”一声跪下,说道:“项云见过孙少爷!”

    秦彦愣了一下,慌忙的起身将他扶了起来,说道:“快起来,你这样我可承受不起啊。”

    “老爷子对我有恩,这也是应该的。”项云站了起来。

    “临走之前,爷爷将这个令牌交给我,说是到了春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你。”秦彦说道。

    “我明白,我们等这个令牌等了二十年,现在终于到了我们可以报恩的时候了。孙少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赴汤蹈火,刀山油锅绝对不皱一下眉头。”项云说道。

    “报恩?我不明白。这个令牌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彦诧异的问道。

    “老爷子这些年对很多人施过恩惠,可是却从来都不图任何的回报。我们这些受过他恩惠的人一直都想找一个机会好好的报答他,这个令牌就是我们交给老爷子的,我们曾经说过,不管将来哪一天,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拿着这个令牌来找我们,我们都会倾力去完成他所交代的事情。这些年,我们各自发展着自己的事业,很多表面上如今也都很光鲜,可是我们没有一个忘记曾经的诺言。所以,孙少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项云说道。

    这,就是苏剑秋的秘密武器?

    二十多年,这些人如今也都算是赫赫有名的一方人物,都有自己的一股势力。这些人团聚在一起,实力不容小觑。或许,他们的力量不及洪门,但是,却是最秘密的武器,一旦发挥他们的力量,绝对可以给人致命一击。

    秦彦也没有想到苏剑秋还有这样的一张王牌在手,甚至连苏羽都不知晓。想来,苏剑秋是想等着将来将洪门交给他的时候再一并给他吧?只是,秦彦忽然的出现,让苏剑秋不得不动用这张王牌,助秦彦顺利搞定魏鸿,在洪门树立起威信。

    “这次到春城来的目的是想对付魏鸿,可我不想动用洪门的力量,所以,只好麻烦你们了。”秦彦说道。

    “魏鸿?”项云愣了愣。

    “怎么?你认识他?”秦彦诧异的问道。

    “在春城场面上的人谁不认识魏鸿啊,他在这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是泰国华侨,可是在这边的势力不弱,黑白两道的人无不给他三分薄面。我跟魏鸿也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他旗下不是有很多的夜店嘛,里面的酒水啥的都是由我供应,大家合作还算不错。魏鸿这人虽然做事有些霸道和强势,但是,在生意上倒是很诚心,从来不曾拖欠过任何的货款。所以,我们相处的一直也很不错。”项云说道。

    “那……,我让你们对付他会不会让你为难?”秦彦问道。

    连忙的摆了摆手,项云说道:“不会不会,我跟他也只是生意上的来往而已,没多少交情。您既然拿着令牌来,那您吩咐的事情就是大事,任何人都阻拦不了。就算您现在要求我杀了我最亲的人,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既然你跟魏鸿比较熟悉,那你也应该清楚他做的是什么生意吧?我听说他有在做军火的买卖,是吗?”

    “虽然魏鸿没有跟我提过,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显示,他的确有这方面的生意。他是泰国华侨嘛,跟金三角那边很多的武装力量关系很好,每年都会给他们提供军火。不过,这件事情他做的很隐秘,知道的人也不多,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拿货,用什么渠道拿货,怎么运货,谁也不知道。”项云说道。

    秦彦愣了愣,计上心头。“这样,你看能不能约个时间,我想先会一会他,摸清楚他的脾气和情况之后再动手。这次给的时间不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就要解决他。不过,我想再快一些,尽快搞定这件事情。”

    “应该没有问题,我稍后就跟魏鸿联系联系,约好时间后我通知你。”项云说道。

    “行,那一切就拜托了。”秦彦说道。

    “我也安排个时间带其他人跟您见见,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好吩咐,您看有没问题?”项云问道。

    微微点点头,秦彦说道:“没问题,时间地点你来安排就好,到时候通知我就行。临走之前,爷爷也交代了,让我代他给各位问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