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千年来,天门门主的身份一直都十分的神秘,除了会跟几个重要的堂主直接会面,基本上门中的人很少能够见到他们。是以,为了避免因为不识而导致被天门弟子误会,每一任的门主都由一个特质的天王令。

    令牌呈黑色,是用特殊的黑玉所制,一面刻着“天”字,另一面则刻着门主的姓氏。

    譬如,墨离的天王令就刻着“墨”字,而秦彦的天王令则刻着“秦”字。

    这段天门的历史,江湖上的多数门派都知晓,这也是为什么苏若雪在看到这个令牌之后就相信了秦彦的话语。

    千百年来,天门一直充当着维护江湖和平的重担,是以,天门在江湖上的各大门派心目中都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们也都愿意相信天门的人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因而,在知道秦彦的身份后,苏若雪也不再怀疑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即使雷旭的那件传家之宝对她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但是,交给秦彦才能够发挥更大的用处。

    “什么天门?什么天谴?你们在说什么?”段弘毅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秦彦是天门门主的身份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段婉儿自然也不会说。可苏若雪在看到天王令之后却深信无疑,这一点秦彦倒是一点也不诧异。

    岭南苏家,那可是江湖上一个很大的门派。

    当年墨离号召江湖人物共同抵抗岛国侵略的时候,发出过天王令。而这枚天王令,也一直保存在苏家。对于天门的事情,苏若雪也听家中的长辈提起过许多。

    至今,苏家在华夏依旧拥有很强大的权势,按照道理,苏若雪也应该留在家族的企业。可是,她选择了在鹏城大学当一名老师,过一点普通人的生活。她很聪明,可在武学上的成就的确算不上太高,也许这也是她不愿意留在苏家的原因吧。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更好。”秦彦淡淡的说道。

    段弘毅撇了撇嘴,却不敢再继续的追问。

    “墨老先生已经过世了?是天谴的人做的?”苏若雪问道。

    “嗯,不久之前的事情。”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墨老先生学究天人,一年前还曾经来过苏家,当时还指点过我的功夫。以他的修为,谁能伤得了他?天谴的人真的这么厉害?”苏若雪紧蹙着眉头,担忧的问道。眼神中也闪过一丝的哀伤,想必也是为墨离的死而伤感。

    “我只能告诉你,天谴不是容易对付的。这件事情是因天门而起,我身为天门的门主有责任去解决这件事。你不要知道的太多,知道的越多,对你反而越不利。”秦彦说道。

    “我知道。”苏若雪点了点头。

    满意的笑了笑,秦彦心里也松了口气,顺利的拿到那件东西,也算是可以阻止天谴的计划。虽然最后仍然可能无法避免跟天谴一战,但是,至少能拖延一段时间。

    “猎鹰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你不用担心。”秦彦说道。

    “我也给我父亲打了电话,这两天我可能就会辞职回去。我相信猎鹰的人就算再厉害,也绝对不敢踏足岭南,也不可能在那里动我。”苏若雪说道。

    “这样也好,你回去会安全很多。”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还有一件事情拜托你。我的身份希望你不要对外说,我不知道天谴的人是否也追到了鹏城,如果他们知道我也在的话,很有可能会抢先夺走魔刀。”

    “我明白,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提及的。”苏若雪说道。

    顿了顿,苏若雪又接着问道:“你到鹏城大学做保安不就是想从我这里拿到雷旭的那件传家之宝吗?一会我带你去拿了之后你就可以走了,干嘛还要留在鹏城?既然你说天谴的实力那么强大,为什么你不多派一些人手,却要独自的处理这件事?”

    “人多反而会暴露行踪,反而不方便。而且,我在鹏城大学做保安也不仅仅只是因为你,还有杜蕊。”秦彦说道。

    “杜蕊?”苏若雪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说今年新来的那个女学生?”

    “嗯。”秦彦点了点头,说道:“根据我师父留下的线索,另一把魔刀很有可能在她那里。”

    “怎么可能?根据她的资料,她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且也不会任何的功夫,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珍贵的东西?”苏若雪诧异的问道。

    “这件事情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不过,应该是不会错。不知道天谴的人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必须要赶在他们之前拿到,这样的话,不但可以让天谴的计划泡汤,也可以让她免除一场杀身之祸。”秦彦说道。

    “我知道了。”苏若雪微微点头,没有再继续的追问下去。

    这些江湖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不是她所能承受的,她也一直不愿意承受这些;所以,她才选择了在鹏城大学任教,过一些简单的生活。

    “赶紧吃饭吧,一会我带你过去拿。”苏若雪接着说道,“墨老先生对我苏家也算有恩,他日若是你有什么需求,可以派人到苏家一趟,苏家必然会倾尽全力相助。而且,维护江湖正道,苏家也有责任,义不容辞。”

    “谢谢,如果有需要,我会的。”秦彦感激的说道。

    一旁的段弘毅越发的茫然,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而且,还听到什么岭南苏家,更加是一脸的懵逼。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我,一会我会慢慢的告诉你。对不起,是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我的家庭情况,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会详详细细的告诉你。”苏若雪看出段弘毅的诧异,连忙的说道。

    “好。”段弘毅欣慰的笑了,至少,苏若雪没有再责备自己,心里的一颗石头也总算是可以放下。

    接着,转头看了看秦彦,愤愤的说道:“老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秦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吃完饭,三人离开饭店,驱车直奔苏若雪的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