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狙击手,就藏在同一个小区的一栋别墅的楼顶!

    猎鹰,在江湖上也算是声名赫赫,是雇佣军界的翘楚。只不过,名声太臭,为了钱什么都能做。

    这次为了对付苏若雪,不惜动用这么多的人手,却不想碰到了秦彦。这个堪称他们祖师爷的家伙。

    这些家伙也着实是不知死活,根本没有查清楚苏若雪的身份就敢这么做。就算他们真的杀了苏若雪,苏家的人能善罢甘休?以苏家的财力物力人力和关系人脉,一旦动了真怒,那也是猎鹰的末日了。

    悄无声息的到了屋顶,狙击手和观察手依旧匍匐在那里,寻找着秦彦的踪影,却不知死亡已经接近他们。

    “噗!”匕首划破了观察手的咽喉。狙击手一愣,正准备转身时,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动一下,要了你的命。”

    狙击手立刻变得乖巧,丝毫也不敢动弹。

    “说,你们来了多少人?”秦彦冷声的问道。

    “六……,六个。”狙击手的汉语不是很熟悉。

    “除了你们六个之外,还有其他人在鹏城吗?”秦彦接着问道。

    “我们老大韦特。”狙击手如实的回答道。

    “听说你们猎鹰的人都是各国特种部队退役的士兵,以为你们身上也能有点军人的傲骨和灵魂,想不到这么轻松就问出来了,看来也都是怕死的人。”秦彦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说,你们在鹏城的接头人是谁?今晚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杀你。”狙击手回答道。

    “杀我?”秦彦不由的愣了一下,他们的目标不应该是苏若雪才对吗?难道就因为上次为了救苏若雪,杀了他们两个人,他们就一直想报复自己?那天在学校的门口已经有猎鹰的人吃了亏,想不到他们还不依不饶。

    “为什么?”秦彦问道。

    “这……,这是我们老大的吩咐,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狙击手回答道。

    “你们在鹏城的接头人是谁?在华夏,你们是不可能携带这么多武器入境的;而且,华夏一直以来都是雇佣军的禁地,如果不是有人替你们安排的话,很容易会被华夏的警方和武警盯上。”秦彦接着问道。

    “接头人是伏沛!”狙击手如实的回答道。

    “伏沛?”秦彦眉头微微一蹙,看来猎鹰的人来找自己并非是为了报仇,而是伏沛的指使。

    秦彦也奇怪呢,自己打伤了伏文东,伏沛怎么没有动静,原来是找了雇佣军来对付自己。

    “我知道的都说了,能不能别杀我?我也是受人指使而已。”狙击手颤抖的说道。

    秦彦鄙夷的笑了一声,这要是在华夏,部队里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窝囊废。“就算我放了你,你们老大也不会轻饶了你,你还是安心去吧。”

    话音落去,秦彦的匕首划破了他的咽喉。

    血琥珀的刀身之上,不沾丝毫的血渍。

    不愧为十大魔刀之首,果然是一把好刀。

    只是,无论秦彦如何的查看,也搞不清楚这把刀到底有什么蹊跷的地方,也弄不清楚端木文皓费尽心机想要收集魔刀又是为了什么。

    回到别墅内,秦彦打开灯,“没事了,都出来吧!”

    段弘毅和苏若雪走了出来。

    “都解决了?”段弘毅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几个宵小之辈而已,岂能奈我何?”秦彦淡淡的说道。

    “是什么人?”苏若雪问道。

    “猎鹰。”

    “又是冲着我来的?他们还真的是不依不饶。”苏若雪眉头微蹙,脸上迸射出一股寒意。

    “这次不是冲着你,而是冲着我。”秦彦苦笑一声。

    “冲着你?”苏若雪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他。

    “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你放心吧,猎鹰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摆平,你不用担心。”秦彦说道,“我现在倒是有一个想法。不如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布下一个局,让天谴的人误以为是猎鹰的人把你抓了去,误以为血琥珀落到了他们手里。如此,才可以真正的避免天谴的人找到你。最好,你回去后再安排一下,布个局假死。如此,方能真正的避过这场灾难。否则,只怕天谴的人还是会找你追问血琥珀的下落。”

    “你说的也对,回去后我就跟父亲商量一下具体的事宜,希望可以化解这次的危及。”苏若雪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她并不知天谴究竟有怎样的实力,但是,能够杀死墨离,让天门如此的忌惮,显然不是泛泛之辈。以她乃至苏家的力量也许都不足以抗衡。

    “你要离开鹏城?那我们……”段弘毅心里纠结,既担心苏若雪留下会有危险,又担心她回去之后他们之间本就脆弱的情感会就此破灭。毕竟,段弘毅也深知在苏若雪的心中还有着雷旭的身影。

    “我会经常联系你的,有时间你也可以来岭南嘛。”苏若雪说道。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天谴一日不除,江湖一日不得安宁,谁也休想有好日子过。你就暂时多忍耐吧,反正现在交通方面,从鹏城去岭南也不远。”秦彦安慰道。

    段弘毅微微点了点头,嘱咐道:“若雪,你一定要小心。”

    “我会的。”苏若雪微微一笑,“回到岭南,我想即使天谴的人想作祟,心里也会有所顾忌,你不用担心我。”

    “事不宜迟,你还是连夜就赶回岭南。猎鹰的人行动失败,说不定还会有下一招,尽早离开这里为妙。”想起指使猎鹰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伏沛,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

    堂堂伏羲集团的总裁,竟然勾结国际雇佣军组织,想必伏羲集团的很多生意也都不是正当生意吧?既然他们一心找死,那秦彦也就没什么可顾忌了。

    “也好。”苏若雪点了点头,“明天我再打电话给校长所辞职的事吧。我现做就订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