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可我很晚下班,要等别人都吃完饭,我洗好所有的碗之后才行。”杜蕊心里微微的失落,这算是秦彦第一次主动邀约。

    “没事,我等你。”秦彦微微一笑。

    苏若雪的事情算是有了了解,剩下的就是杜蕊。秦彦也不知那件东西是否在她手里,但是可能性极大。那是祸害,留在杜蕊的手中只会给她带来危险,不如趁早的拿过来。这本来,也是他来鹏城的目的。

    “好,那我下班后找你。”杜蕊开心的笑了一下。

    哪个少女不思春?杜蕊虽然出生穷苦,但是也一样幻想着能有一个白马王子。只不过,一直出现在她身边的人都只是贪图她的美色和身体,杜蕊焉能托付?唯独秦彦,让她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找到了一丝的慰藉和依靠。

    “秦彦!”

    说话间,胡珂快步走了过来。

    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脸上浮起一抹不悦的神色。因为那晚的事情,秦彦对她的看法已经到了一种十分厌恶的地步。

    “你们谈吧,我去忙了。”杜蕊道了声别,转身走进食堂。

    “你跟她……?”走到秦彦的面前,胡珂看了看已经离去的杜蕊的背影,语气透着微微的酸楚。

    论身材、论相貌、论家世,她处处都比杜蕊要强,为什么秦彦却偏偏喜欢她而那么讨厌自己呢?这种失败的挫折,让胡珂的心里极度的不舒服。

    “这跟你有关系吗?”秦彦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那晚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是……,可是我不也是怕你会跟她走在一起嘛。”胡珂解释道。

    “所以你就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喜欢你?哼,我告诉你,就算没有她,我也不会喜欢你。”秦彦冷哼一声,说道。

    “为什么?”胡珂不解的问道,“是因我我爸爸吗?我知道那天是我爸不对,他不应该那么对你,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得到过爱,我爸整天忙于工作,根本不关心我。我妈妈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患了抑郁症跳楼自杀。那些接近我的人,都不过是看中了我家的钱,根本没有一个是对我真心的。秦彦,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放弃。”

    “可我不喜欢你。”秦彦的态度依旧冷漠。

    “为什么?我什么地方比她差?”胡珂问道。

    “那什么地方都比不过她。而且,我不喜欢坐公交车。”秦彦冷冷的说道。

    “公交车”,这无疑是对胡珂致命的伤害。别人说她,她可以不理会,可是,秦彦这么说她,她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瞬间怔住了。

    半晌,胡珂方才回过神来,冷冷的盯着秦彦,愤愤的说道:“秦彦,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样对我。告诉你,我胡珂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我说过,有一天我会让你求我的。你等着吧。”

    话音落去,胡珂愤然离去。

    临走时,那愤怒的眼神中寒意迸射。

    秦彦淡然一笑,他岂会惧怕胡珂的威胁?而且,这样做,也可以杜绝以后胡珂再继续的纠缠自己。

    现在,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杜绝天谴的阴谋。至于情情爱爱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去想。更何况是面对胡珂这样的女孩?即使是对杜蕊,他多半也只是同情吧,而并非是爱。

    一上午,基本上没什么事情。

    吃过午饭之后,秦彦百无聊赖的在操场看着学生们打球。

    有时候秦彦也很羡慕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可以不必理会江湖上的那些是是非非,单纯的生活在这个象牙塔里。这一切,似乎离他还十分的遥远,天谴一日不除,他也没有一日可以安宁。

    可是,要除掉天谴又谈何容易?单单是一个端木文皓,他便不是敌手。更何况,还有一个赫连彦光呢?

    想想,如果当初墨离没有救自己,让自己死在燕京,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烦心事了。不过,如果没有墨离,自己的人生又如何能这么的精彩?

    “师父!”

    一个声音在秦彦的身后响起,惊醒沉思中的他。

    秦彦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

    阮世天走到秦彦身旁坐下,问道:“师父,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连我走过来你都不知道。”

    “想起一些烦心的事情,一时间走了神。”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天谴的事情如梗在咽,一日不解决,他一日难以释怀。“你找我有事?”

    “师父,你忘了?我爸不是答应你出面跟伏沛讲和吗?下午,他约了伏沛一起喝茶,到时候还有赵志龙的父亲赵淮山。我爸给我打电话,让我约你下午过去。”阮世天说道。

    “赵淮山?”秦彦愣了一下。

    “应该是赵志龙出面,估计是想借助这件事情跟师父您示好,想要拉拢你。鹏城四大家族,以赵家居首,实力也最大。赵淮山的名望也很高,平常我们四家若是有什么矛盾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由他出面调解。不管赵志龙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赵淮山和我父亲一起出面,我看伏沛应该会屈服。”阮世天说道。

    “可没那么容易。伏文东被我伤成那样,伏沛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再说,就算伏沛不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他。”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浑身迸射出的杀气让一旁的阮世天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意思?”阮世天微微愣了一下。

    “昨天伏沛还找了猎鹰雇佣军的人杀我,只是没有得逞罢了。这个伏沛就是一个祸害,如果不除,他日必成隐患。”秦彦冷冷的说道。

    “话虽如此,只是……”阮世天尴尬的笑了一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如果我不去的话,你爸爸不好交代。放心吧,下午我会去,正好也见一见那个伏沛,大家把话挑明,倒也省得那么麻烦。”秦彦拍了拍阮世天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