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魏鸿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秦彦和项云也不好再坚持,否则,倒是显得他们别有所图。虽说项云跟魏鸿有点关系,但也还没有到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这么危险的买卖,魏鸿岂能轻而易举就说出来?有时候,宁愿少赚一点,也要保证绝对的安全。

    微微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看来我只能再另外想办法了。魏总,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太冒失了。”

    “秦总言重了,倒是我觉得不好意思,也没能帮上你的忙。”魏鸿说道。顿了顿,魏鸿转而说道:“秦总,说实话我对玉石生意也一直挺有兴趣,有机会的话去你矿场看看,不知道行不行?”

    秦彦微微一怔,暗叫有戏。魏鸿这么说,显然是想要摸清楚自己的底细,看看自己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是想确认之后再跟自己交易。看矿场是假,摸清楚自己的底细是真。秦彦摆出一副不是很情愿的模样,淡淡的说道:“魏总如果有兴趣看看,我自然是欢迎之至。”

    他不能表现得太过的热情,一副冷淡的态度让魏鸿觉得他是因为自己没有帮上他的忙而生气,这在一定的程度上也减少了魏鸿的防备之心。

    魏鸿岂会看不出他的不乐?却是假作不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那这件事情可就这么说定了,秦总到时候可不要推辞。”

    “不会不会。”秦彦讪讪的笑着。

    闲聊几句之后,饭局也就至此结束。

    秦彦和项云将魏鸿送出门外,准备告别离去的时候,却被魏鸿拉住。

    “秦总既然来了春城,无论如何也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这样,咱们下一场,接着喝。秦总,我对你可是一见如故啊,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秦总可千万不要推辞。”魏鸿话音落去,挥了挥手,片刻,便有几辆车驶来,在饭店门口停下。

    很显然,魏鸿并非一个人来赴宴。做他们这行的,随时都可能有生命的危险,魏鸿又岂会那么不小心呢?秦彦也不是没想过在饭桌上就动手,直接将魏鸿拿下,到时候树倒猢狲散,或许就可以将魏鸿这颗毒瘤给除掉。但是,因为不清楚他的底细,秦彦没有贸贸然的动手。再看现在的情形,也暗暗的庆幸没有这么做。

    魏鸿的态度有些霸道,没有给项云和秦彦拒绝的机会,直接拉着他们上了车,径直的赶往夜总会。

    场子是魏鸿自己的,大老板大家光临,自然没有人敢怠慢。啤酒、洋酒、红酒一应俱全,魏鸿更是给秦彦叫了三个小妹作陪。秦彦心中有数,这喝酒玩耍是假,还是魏鸿在试探自己,想更进一步的摸清楚自己的底细。

    一直玩到凌晨,秦彦也假装不胜酒力,这才结束。

    期间魏鸿不停地给秦彦灌酒,言语中句句带着试探的味道,秦彦半真半假的应付着,不着痕迹。

    这一场下来,魏鸿心里对秦彦的防备少了许多。

    看着秦彦走路醉醺醺的歪歪倒倒的模样,魏鸿说道:“秦总,我让人送你回去吧,你住哪个酒店?”

    “不用,我自己能走,我自己能走。”秦彦假装喝醉的模样,催动真气,使得他脸上泛起红晕。

    “没事,顺路嘛,我让人送你回去。”魏鸿坚持道。

    “回去做什么?咱们换地方,再喝,接着喝。”秦彦舌头都有些大了,说话口齿不清。

    魏鸿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今天咱们就到这吧,秦总如果喜欢的话,明天,咱们明天再继续。”

    “你说的啊?好,那咱们明天接着喝。”秦彦拍着魏鸿的肩膀,说道,“魏总,我就觉得你很对我的脾气,真是相逢很晚啊。有机会你一定要到缅甸看我,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玉石矿场,那一块一块的石头可都是钱啊。”

    秦彦的表现无疑让魏鸿开心不已,以为他是真的喝多了,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好好好,一定一定。”魏鸿一边应着,一边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把车开过来。

    “魏总,不用麻烦了,我开车送他就行。他没住酒店,我把自己的一套房子给他暂时落脚用,比酒店住着舒服。”项云说道。

    “你能开车吗?”魏鸿问道。

    “没事,我晚上没怎么喝,可以开车,你放心,我送他就行。”项云说道。

    魏鸿也没有坚持,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就辛苦你送他回去,路上照顾好他。我看秦总是真喝的有点多了,不过,秦总真是性情中人啊。”

    扶着秦彦上了车,项云驱车离去。

    看着他们离去,魏鸿的嘴角微微勾起,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转头看了看手下,示意的点点头。接着,自己也上了一辆车,离去。

    “孙少爷,喝口水,醒醒酒吧。”路上,项云打开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没事,我没喝多。”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项云怔了怔,说道:“你是装的?”

    “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让魏鸿放松戒备呢?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魏鸿的确有做军火买卖,他故意灌醉我,就是想套我的底细。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是准备去缅甸看看我所说的矿场,然后再确定是否跟我合作。”秦彦说道。

    项云愣了一下,说道:“孙少爷真是心细如发啊,看样子是这样。可是,如果他真去看的话,咱们岂不是穿帮了?”

    “这点你放心,我有安排。对了,还有,以后别叫我什么孙少爷,叫我秦彦就好。你也是我长辈,总是‘孙少爷孙少爷’的称呼让我感觉别扭的很。”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们,你想办法把他甩掉。”

    项云愣了愣,朝后视镜看了一眼,果不其然。“魏鸿的人?”

    “十有八九。”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