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晚饭时,一辆奔驰G快速驶来,停靠在鹏城大学的门口。

    巡逻而至的秦彦看到从车上走下的人,不禁微微一怔,顿感头皮发麻。果然,这丫头还是来了。

    “老公!”

    满香入怀,秦彦脸上被狠狠的亲了几口。

    “注意形象,这是学校,是学校。”秦彦尴尬的说道。

    “那又怎样?”段婉儿愤愤的哼了一声,“我还没有说你呢,偷偷摸摸的跑到鹏城,竟然在这里当起了保安。说,是不是又盯上那个小丫头了?如果不是我妈妈告诉我你在鹏城,我还不知道呢。”

    “我是有正事,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秦彦苦笑一声。

    “正事?才怪呢。你说,你哪次出去没勾搭个妹子?”段婉儿撇了撇嘴,显然对秦彦的解释很不满意。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正奇怪呢,你妈妈肯定跟你说了我在鹏城,为什么你却一个电话没打给我,敢情是想忽然袭击啊。”

    “当然,就是想给你来个突袭,让你防不胜防,看看你是不是又在这边勾三搭四。如果是的话,看我不告诉沉鱼,让她好好的修理你。”段婉儿嘟着嘴,说道。

    “说起沉鱼,我正好有件事想好好的问问你呢。上次你不是跟我说沉鱼怀孕了吗?我问过她,根本就没有。你这丫头,什么不好骗,竟然拿这件事情骗我,是不是想让我揍你?”秦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可是,秦彦刻意板起的面孔,假装愤怒的模样在段婉儿那根本就不好使。嘻嘻的笑了笑,段婉儿说道:“我那不是为了激起你的求生欲,让你不要不顾自己的安危跟人家拼命嘛。好了,我约了我哥一起吃饭,走吧!”

    “我一会还有事。”秦彦愣了一下。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啊?比我还重要?”段婉儿嘟着嘴,自己千里迢迢的飞过来,结果这混蛋竟然这么推搪。

    “你重要,你最重要,成吗?”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得,你在这等我,我去宿舍换件衣服。”

    “我跟你一起去。”段婉儿上前挽住他的手臂,生怕他逃走似得。

    “一群臭男人的宿舍你去做什么?不好。乖,在这等我,我一会就过来。”秦彦说道。

    “好吧,那你快点。我等你。”段婉儿松开手。

    “嗯。”秦彦应了一声,转身走进学校。

    回到宿舍换好衣服,秦彦给杜蕊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自己有事,可能没办法陪她一起吃晚饭。随即,走出宿舍,直奔学校门口。

    上车后,段婉儿发动车子朝饭店驶去。

    段弘毅已经早早的过来在等候。对于自己的这位妹妹,段弘毅心里一直都有些畏惧,看到她的时候眼神很明显的有些闪躲,讪讪的笑着,“妹妹,来了?来,喝茶喝茶!”一副太监伺候老佛爷的谄媚之态。

    段婉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说道:“吆,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吗?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了啊?”

    “哪有?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应该的,应该的。”段弘毅嘿嘿的笑着。

    “别跟我嬉皮笑脸。我问你,你早就知道秦彦在鹏城为什么不告诉我?”段婉儿厉声问道。

    “冤枉,真是冤枉啊。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话到嘴边,又嘎然而止。段弘毅求助的目光看向秦彦,可后者却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似得。笑话,他们姐妹之间的矛盾,秦彦可不愿意掺和。

    “妹妹,我的好妹妹,你知道的,我也是个可怜人。你说,他不让我说,我敢说?”段弘毅毫不留情的将矛头抛向秦彦。

    “到底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他不让你说,难道你不知道我让你说吗?”段婉儿可不上这小子的当,继续穷追不舍 。

    段弘毅一愣,苦笑不得,连连的说道:“是我错,是我错,成不?前些日子我朋友去国外,我让他给我带了一个普拉达的包包,本来是准备送给你未来嫂子的,先送给你吧。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滴也应该有件奢侈品。”

    “怎么?你这是想贿赂我吗?”段婉儿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那你说怎么办?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是把我打死也没用啊。”段弘毅哭丧着脸说道。

    “最近我手头紧,我的好哥哥能不能赞助一点?听说你现在公司经营的越来越好,千儿八百万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段婉儿撇了撇嘴,说道。

    “嘶……”段弘毅倒吸一口冷气,说道:“你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你就不怕你们领导知道,以为你贪污受贿?”

    “切,你想的太多了。”段婉儿说道,“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了。”

    “没问题,没问题,给你,给你。一会就转你卡上。”段弘毅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还差不多。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哼,看我怎么收拾你。”段婉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饭菜上齐之后,三人边吃边聊。

    段弘毅在旁低着头,只顾吃着,一言不吭,像个受伤的小媳妇似得。

    “你这次到鹏城来不是为了找我那么简单吧?”秦彦问道。

    “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另外的一件事要处理。”段婉儿说道。

    “什么事?”秦彦愣了愣,问道。

    “近年来国家对反恐越来越重视,鹏城又是临海城市,很多*容易潜入。我们收到消息,猎鹰雇佣军的人到了鹏城,还发生了几次流血事件,所以,上头派我来跟进调查。”段婉儿说道。

    “猎鹰?”秦彦愣了一下,说道,“前几天我倒是跟猎鹰的人交过手,他们几次刺杀我未遂。”

    “猎鹰的目标是你?”段婉儿不禁一愣。

    “他们也只是受人指使而已。”秦彦说道。

    “谁想杀你?”段婉儿眉头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

    在这一点上,段婉儿跟秦彦十分的相像,有点认亲不认理。有人要杀她的男人,段婉儿心中焉能没有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