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赫连玮靖试过赫连彦光的功夫,他赖以仰仗的毒掌在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如今看到他忽然出现,赫连玮靖怎能不心生畏惧?

    “你也是赫连家族的人,你怎么能帮一个外人对付自己人?你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不怕别人唾弃吗?”赫连玮靖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赫连彦光说道:“谁跟你是自己人?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跟我是自己人。今天如果不杀了你,日后你必然还会回去闹事,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休想今天可以离开。”

    眼看着没办法说服他,赫连玮靖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赫连彦光,你不要以为自己会金刚不坏神功就真的天下无敌了,上次让你侥幸获胜不过只是你运气好罢了。来吧,让我看看你的金刚不坏神功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是不是真的百毒不侵。”

    话音落去,赫连玮靖挥掌冲了上去。

    推碑手本也是赫连家族一门厉害的武学,仅次于金刚不坏神功。如果在修为相差悬殊的情况之下,推碑手也未必就不是金刚不坏神功的对手。只可惜,论修为、论战斗经验,赫连玮靖都不是赫连彦光的对手,在他面前焉能有获胜的机会?

    秦彦没有插手,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有赫连彦光在,赫连玮靖根本不可能赢,他也完全不必担心。而且,也正好可以借机看看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是否真的可以百毒不侵。如果是的话,将来对付石绾的师兄或者师叔也就有了更大的把握。如果不是,有石绾赠送的解毒药,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场战斗惊心动魄,赫连玮靖的修为不可同日而语,较当初在赫连家族时更甚。然而,他的推碑手和毒掌的修为根本无法破开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以至于被紧紧的压制,毫无还手之力,狼狈至极。

    更可恨的是,赫连彦光的拳势宛如连绵不断的巨浪,一浪接一浪的拍打过来,让他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他稍微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会当场中招,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赫连玮靖暗暗的气愤不已,自己苦练了这么久,不惜经受百毒侵蚀之苦练就的毒掌,却根本无用武之地。这不得不让他感觉有种被药王门的人欺骗的感觉。

    瞅准机会,赫连彦光一拳破开他的防卫,狠狠的打在他的胸口。金刚不坏神功的强大破坏力瞬间将他打的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体内气血翻滚,禁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赫连彦光没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影一闪,到了他的面前,当头一拳砸了下去。

    “等等!”秦彦慌忙的叫道。

    赫连彦光连忙的收回拳势,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样的家伙留不得,你不是要替他求情吧?”

    “没有,我还有些话要问他。”秦彦说道。

    缓缓上前,秦彦看了看赫连玮靖,问道:“说,你的毒掌是谁传授你的?那天救你的人又是谁?”

    赫连玮靖瞥了瞥他,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药王门的人对不对?我只是想给你一次机会而已,你不要不珍惜。如果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或许,我会让彦光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机会摆在你的面前,究竟要不要回答你自己选择。”秦彦说道。

    “哈哈!”赫连玮靖放肆的大笑,说道:“秦彦,你不要把我当成傻瓜,你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说出来你们也一样不会放过我。成王败寇,今天我输给你们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说的不错,就算你说出来我一样会杀你。”赫连玮靖冷声的说道。

    “固然是一死,可也有怎么个死法。你也想死的痛快一点吧?”秦彦补充道。

    “告诉你们也无妨,有种你们就去找他。不错,传授我毒掌的是药王门的人,他是药王门的门主,精擅用毒,修为高深莫测。我就怕你们没有胆子去找他。”赫连玮靖直言不讳,有意的讥讽他们,显然是想借药王门的人除掉他们替自己报仇。

    “他们人呢?在哪里?”秦彦问道。

    “我不知道,平时都是他们联系我,我根本联系不上他们。”赫连玮靖说道。

    “那怎么找他们?”秦彦接着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你,我还想你们去找他呢。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就算怎么折磨我也没有用。”赫连玮靖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看来石绾的师叔做事的确很神秘,只是,药王门当初传授赫连玮靖毒掌是为什么?是想借助赫连玮靖控制赫连家族?看来,药王门的野心也不小啊。看赫连玮靖的神情也不似作假,秦彦没有再继续的追问,看了看赫连彦光,说道:“该怎么处置你决定吧。”

    “动手吧,爷如果皱一下眉头就不算是好汉。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再说,你们也猖狂不了多久,很快就会下来陪我的,我等着你们。”赫连玮靖倒算是条汉子,并没有因为害怕而求饶。

    “行,那我就成全你。”话音落去,赫连彦光一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顿时,赫连玮靖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毙命。

    看了看他的尸体,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权力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让一个人忘记亲情不顾一切?”

    显然,秦彦是有感而发。苏羽的事情让他的心里十分的憋屈,就为了洪门的办事人之位,就为了洪门的权力而财富,苏羽不惜害死自己的父亲。如今,更要对付自己,这怎能不让秦彦心寒?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稍等一下,我让人过来把尸体处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