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们,就是不想你们也跟着担心,所以,今晚我跟你说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说。”秦彦看了看她,嘱咐道。

    “我明白,你放心。”段婉儿微微点了点头。

    顿了顿,段婉儿问道:“你刚才说天谴已经搜集了七把魔刀,那还有三把呢?”

    “血琥珀我已经拿到并且藏了起来,还有一把就在那个学生那里。至于最后一把,我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消息。”秦彦眉头紧蹙,也不知这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

    如果天谴的人也一样没有消息,那他们搜集魔刀的计划就会失败。端木文皓已经是百岁高龄,还有多久可以活?如果到他死也未能找到魔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秦彦又怎么能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未知数上呢?

    “其实,我有一些关于魔刀的消息。另一把魔刀应该在国外。”段婉儿说道。

    “国外?”秦彦不由一震,“消息是真是假?”

    “暂时我也不是很确定,应该有很大的可能。这样吧,剩下那把魔刀的事情你交给我,你先搞定那个学生再说。”段婉儿说道。

    “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冒这样的风险?”秦彦一口回绝。

    “我是你的女人,替你分担,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更何况,我的身份特殊,天谴的人即使想杀我也会有所顾忌。”段婉儿说道。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准你冒险。”秦彦坚决的说道。

    “好好好,我听你的,等我确认魔刀的准确下落之后告诉你,行吗?”段婉儿剜了他一眼。

    “这样最好不过。你明白的,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有事。”秦彦柔声的说道。

    “我懂,我明白你的心意。”段婉儿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你刚才愁眉苦脸,是不是因为那个学生的事情?”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是个女孩子?”段婉儿问道。

    “是。”

    “她喜欢你?”段婉儿接着问道。

    “嗯。”

    “你啊,就是那么有魅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女孩子喜欢。你跟她说了实话,她觉得你欺骗了她,所以无法接受,是吗?”段婉儿问道。

    “希望她能想得明白吧。即使她不把魔刀给我,只要不落入天谴的手里也一样。只是,魔刀留在她那,对她就是一个威胁,如果天谴的人知晓,必然不会放过她。”秦彦说道。

    “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就发挥发挥你的魅力,反正她喜欢你,只要你稍微的哄哄她,她还不乖乖的交给你?女孩子都一样,一旦陷入爱情之中,那就一往无前,无所顾忌。”段婉儿说道。

    “我怎么能这么做?她是个好女孩,很善良,身世也很可怜,我怎么能欺骗她的感情。”秦彦白了她一眼。

    “你对她就没那么一点意思?”段婉儿说道,“如果有,就把她给收了呗。”

    “我对她的应该是同情吧。再说,我现在哪里有心思谈情说爱?天谴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如梗在咽,哪里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秦彦说道。

    撇了撇嘴,段婉儿说道:“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明天不是还有一场比试吗?还是早点休息吧,养好精神,明天才能有更好的状态去应敌。”

    “嗯。”秦彦点了点头。

    洗漱之后,两人到床上躺下。出奇的是,段婉儿并没有像深闺怨妇似得索取,反而柔声的安慰,“明天你有决斗,今晚好好休息。等过了明天,再任你为所欲为吧。”

    一句话,将秦彦本已经升起的火一下子浇灭,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安心睡觉。

    翌日!

    当秦彦醒来的时候,段婉儿已经离去,留了一张字条在床头。

    段婉儿是带着公事来鹏城,自然要去见一见这里的公检法部门,部署对付伏沛的行动。伏沛在鹏城的势力根深蒂固,又是知名的企业家,如果不能掌握确确实实的证据,很难轻易的动他。

    不过,好在段婉儿已经掌握了很多有利的证据,差的,只是那最后的临门一脚。而那临门一脚,就是韦特。

    韦特是猎鹰的首领,也是国际雇佣军,国际*,只要抓住他,确认他在鹏城的接头人士伏沛;那么,伏沛也就很难置身事外。

    起床洗漱之后,秦彦打车回到学校。

    巡逻时,无意间碰到胡珂。后者仿佛根本没有看见秦彦一般,直接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位男生,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十分的亲密。看来,秦彦的拒绝和残忍,让胡珂再一次的恢复到以前的放纵。

    秦彦也没多说什么,这跟他没有关系。既然胡珂要选择这样的生活,谁也爱莫能助。不过,对秦彦来说,这或许是一件好事,至少,胡珂不会再继续的纠缠自己。

    路过食堂门口的时候,秦彦也有意无意的朝内看了一眼,没有发现杜蕊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是在上课,还是在后厨忙。这丫头应该不会理自己吧?

    想起这件事,秦彦就有些头大,如果搞不定杜蕊,那就没有办法拿到那把魔刀,而且很可能会被天谴的人捷足先登。

    “秦彦,我今天想请个假。”回到保安室的时候,范溢说道。

    “请假?有事?”秦彦问道。

    “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来了鹏城,想约我出去见见。”范溢回答道。

    “女的?”秦彦调侃的笑了一下。

    “哪有,男的,发小。我哪有你那个福气啊。”范溢尴尬的笑了笑。

    “行,那你去吧,我一会安排其他人过来值班。”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范溢道了声谢,起身离开。

    没多久,范溢回宿舍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拦下一辆的士后,径直而去。

    秦彦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开着阮世天的车跟了上去。

    在范溢刚刚换衣服的时候,秦彦就打了电话给阮世天,问他拿了车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