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久之后,邬永睿领人赶到秦彦的住所,看到地上躺着的赫连玮靖的尸体,微微愣了愣,却并未追问什么。不该知道的就不需要知道。

    “把他好好的安葬吧,人死了,恩怨已了,让他也走的舒服些吧。”赫连彦光默默的叹了口气。他何尝不希望能有一个开心快活的家庭生活?何尝不希望能有一份让他珍之如宝的亲情?然而,一切都令他太过的失望。对亲情的渴望越深,得到的伤害也就越深。

    秦彦看了看邬永睿,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按照赫连彦光的吩咐去办。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这两天我可能要离开春城一趟,这边的事情你帮忙盯紧一些,暂时不要有任何的行动,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邬永睿应了一声。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好了,你先去忙吧,处理的干净些,别被人发现。”

    邬永睿应了一声,跟秦彦道了声别,领人抬着赫连玮靖的尸体离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然而,即使在临死的那一刻,赫连玮靖依旧是满怀着不甘心,他将药王门的事情告诉秦彦,并非是临死前的觉悟,而是他希望秦彦去找药王门的麻烦,然后借助药王门的人替自己报仇雪恨。即使是死,他也希望可以拉上秦彦和赫连彦光作伴。

    论武功、论才智,赫连玮靖都算是人中之龙。只可惜,他用在了邪路上;只可惜,他的对手是秦彦和赫连彦光。否则,赫连玮靖必然会成就一番大的事业。一字错,满盘皆罗索。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邬永睿等人离开,秦彦看了看赫连彦光,诧异的问道。

    “巧合而已。”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自从那天跟你分开之后,我一直都在追查赫连玮靖的下落,好不容易让我打听出消息,就立刻赶了过去。恰好,碰到赫连玮靖从家里出来,匆匆忙忙的样子。本想当时就出手杀了他,可是,想到他很可能是去找药王门的人,所以就一路跟踪他。怎料,却发现他闯入你的家里。我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绝不能错过,若是让他逃走,日后再想找他就难上加难了。”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只可惜,没有问出关于药王门的事情。不过,总算知道一直在幕后指使赫连玮靖的人是药王门的人,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应该就是石绾的师叔。”

    “赫连玮靖学毒掌有一段时日,那就是说药王门早就已经插手赫连玮靖的事情,甚至,他们是希望借助赫连玮靖的手控制赫连家族。只是被你我的出现忽然打破了计划,如今赫连玮靖又死了,药王门终究是功亏一篑,恐怕他们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赫连彦光分析道。

    “我也这么想。赫连玮靖的死,他们肯定会联想到我们身上,必然会四处派人打听我们的下落,你一定要小心。”秦彦嘱咐道。

    “如果他们敢来的话,哼,我不介意送他们上路。”赫连彦光双眸中迸射出森冷的额杀意,宛如冬日的寒风,凌厉刺骨。顿了顿,赫连彦光接着说道:“你说药王门也曾属于天门的分支,如果他们知道你是天门的门主,应该不敢与你为难吧?”

    “很难说。我说过,石绾的师叔早已叛出药王门自立门户,他可能不会考虑药王门和天门之间的渊源。此人既然能够想要控制赫连家族,显然是野心勃勃之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呢?即使我是天门的门主,恐怕他们也会不顾一切的除掉我。”秦彦说道,“更何况,我如今的修为恐怕根本不足以应付他们。加上他们用毒出神入化,虽说我从小就浸泡在药缸里,也算是百毒不侵,可是他们用的毒非常独特,只怕我根本抵挡不住。”

    的确,在石林的时候,秦彦就曾中了章乐良的黑心毒,若非石绾牺牲自己救了他,秦彦早已一命呜呼。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有金刚不坏神功,他们的毒伤不了我。”赫连彦光说道。

    “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慢慢再说吧。眼下我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解决魏鸿,药王门的事情稍后再说。而且……,我女朋友沈沉鱼还在暗影的手中,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我哪里还有心思理会药王门的事情。”想起沈沉鱼,秦彦不禁默默的叹了口气,眉头深锁。

    “暗影?”赫连彦光愣了愣,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秦彦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告诉他。

    “如果照你所说,暗影的人暂时应该不会伤害她,否则,以他们的作风没有必要留着她。我想,他们可能是想从她的口中知道什么消息,又或者是想利用她威胁什么人。”赫连彦光说道。

    “威胁什么人?”秦彦愣了一下,脑海中灵光一闪。

    如果真是利用沈沉鱼威胁什么人的话,那只能是威胁自己。因为警察是不可能会跟他们那些罪犯妥协的,如果他们是利用沈沉鱼威胁那些警察,根本就不可能。那唯一的目标就只能是自己。

    可是,暗影的人跟自己无瓜无戈,为什么要威胁自己?秦彦的脑海中隐约似乎捕捉到一些东西,那也仅仅只是灵光一闪,当他想要清楚的捕捉时,却又发现根本就无法抓住。

    “你现在担心也没有用,眼下只能希望尽快的找到她的下落,才有机会把她救出来。”赫连彦光劝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我都是在江湖上打拼的人,应该知晓很多事情也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沈小姐既然做了警察伸张正义,她也必然料到自己的风险。很多时候,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