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蝮蛇刀,对天谴来说至关重要。是以,无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赫连彦光都不能听信对方的一面之词。再说,即使蝮蛇刀不在他们的身上,赫连彦光也一样要杀了他们。消息,不能泄露!

    邓安一怔,连忙的挥拳打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否则,一旦被赫连彦光压制住,那他就再也没有反击之力。无奈,伏沛受伤无法逃走,他唯有以命相搏,试图跟赫连彦光同归于尽,那也算死得其所。

    然而,邓安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对抗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同归于尽,不过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赫连彦光的天赋,连皇擎天也赞不绝口,可想而知,他的修为进展有多快。

    眨眼间两人交手过百招,邓安始终无法破开赫连彦光的防备,甚至,好几次面临险境,岌岌可危。以至于最后完全的被压制在下风,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如果邓安抛弃伏沛不顾,他不是没有逃走的可能。可是,他放不下伏沛,对伏沛的忠心让他不能就这样不顾而去。这也注定了他的命运。

    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

    顾念到伏沛曾经的那份恩情,即使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他,邓安也决不后悔。

    “砰!”

    赫连彦光一拳重重的击打在邓安的胸口,顿时将邓安打得连连后退。

    然而,赫连彦光并未就此罢休,紧跟而上,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

    邓安毫无还手之力,口中连连吐血,狼狈不堪。

    忽的,赫连彦光伸手掐住他的咽喉,用力一拧,“咔嚓”一声,邓安宛如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

    若非投错了主子,邓安绝对不至于落得这般地步。然而,邓安却并不后悔这么做。

    “邓安!”伏沛大声叫道,心里也不禁浮起一丝伤感。

    不是因为邓安的死,而是他知道邓安已死,他就也没有了活路。

    缓缓的走到伏沛的面前,赫连彦光冷冷的笑了一声,“鹏城四大家族之一的伏沛,也不过如此嘛。”

    伏沛面色扭曲,狠狠的看着他,“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蝮蛇刀究竟在哪里?”赫连彦光冷声问道。

    “什么蝮蛇刀,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伏沛愤愤的说道。

    赫连彦光微微顿了顿,看伏沛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更何况在面对这种生死关头,他还有必要说谎吗?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局,是秦彦设下的局。如果是这样,那就代表秦彦已经知晓范溢的身份。

    那么,秦彦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应该不是想借自己的手除掉伏沛这么简单吧?以秦彦的功夫,天门的势力,如果要除掉伏沛简直轻而易举,根本不用借自己的手。唯一的解释,秦彦是想转移资金的视线。也就是说,蝮蛇刀的下落已经很清晰!

    赫连彦光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冰冷而又暴戾,“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上路吧。”

    话音落去,赫连彦光探手掐住伏沛的咽喉。

    “咔嚓”一声,拧断了他的颈骨。

    回身进了别墅,赫连彦光仔细的搜索一遍,包括伏沛的保险柜。的确没见到蝮蛇刀的踪影,多数都是一些古董玉器和字画。赫连彦光也没留情,一股脑的全部搜囊走。这些东西加起来,价值起码过亿。

    对于任何一个组织而言,财力都是不可或缺的。

    这些年在长孙无忧的领导之下,天谴的财力有了很大的进步,可若是跟天门相比,却还是相去甚远。

    这过亿的金钱近在咫尺,赫连彦光又岂能错过?

    离开伏家,赫连彦光给范溢发了一条消息。

    睡梦之中的范溢被手机的震动惊醒,看了看消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看了看还在睡梦之中的秦彦,范溢悄悄的起身穿好衣服朝外走去。

    秦彦随即起床,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跟天谴的人同住在一间屋,秦彦自然不会那么的大意。

    一路悄悄的尾随在范溢的身后,只见他出了鹏城大学,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难道又是去跟赫连彦光接头?”秦彦暗暗的想道,“想必赫连彦光已经找了伏沛,也知道了自己上当受骗吧?”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秦彦一直跟随在范溢的身后。

    可,越走秦彦感觉越发的奇怪,范溢好像是漫无目的似得闲逛,根本不像是去跟赫连彦光汇合。

    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范溢还是在街头会乱的晃着。

    秦彦不由一愣,猛然倒吸一口冷气,暗叫糟糕。

    这,分明就是一个局,范溢是故意引自己出来的。那目的是什么?除了杜蕊还能有谁?秦彦暗暗的悔恨不已,想不到自己竟然也被摆了一道,如今即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恐怕也来不及了吧?

    快步的追上范溢,秦彦冷声斥道:“站住!”

    范溢转过身,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模样,“秦彦?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秦彦冷哼一声。

    “我睡不着,出来转转,顺便想点事情。你怎么也在这?”范溢一边提防着一边问道。

    “事到如今你又何必跟我装傻呢?你分明就是故意引我出来的,不是吗?”秦彦冷声的说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范溢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不懂?哼,你分明就是天谴的人,故意的引我出来,只怕是让赫连彦光方便抓走杜蕊吧?我原本还拿你当兄弟,没想到你竟然是天谴的人。说,赫连彦光把杜蕊带到哪里去了?”秦彦厉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也看到了,我在这里,我怎么会知道呢?”范溢慌忙的说道。

    “你们在鹏城总有接头的地方吧?你不说,别怪我心狠手辣。”秦彦愤怒的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杀了我也没有用。”范溢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秦彦冷哼一声。

    话音落去,一拳狠狠的朝范溢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