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伏羲集团!

    董事长伏沛惨死家中,其子伏文东被警方逮捕,旗下很多董事皆都纷纷被警方带去调查审讯。短短的一天之间,庞大的伏羲集团濒临崩溃,股价狂跌。

    鹏城警方的大规模举措,强烈的扫黑手段,导致伏羲集团的股东人人自危,这个靠黑起家的大型集团帝国几乎全线倒塌。

    鹏城四大家族,赵、伏、软、祁,每个人的底子都不是那么的干净。伏羲集团的倒台,无疑在一定的程度上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威胁,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伏沛。

    四大家族之中,可能也就阮江与他们不同。他虽然也有黑底,不过,倒是没有做过什么毒品、军火,乃至欺行霸市的勾当。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亏牧容的提携,也是牧容将自己的生意转交给他,方才让阮江并列四大家族之列。

    可是,赵淮山和祁紫山不同,他们的底子比伏沛干净不了多少。即使是现在,他们也在不同程度上仍然跟黑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伏沛的死,更是让赵淮山和祁紫山心中震撼而又惊骇。是谁?是谁能够在伏沛的家中将他杀死?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山河集团!

    董事长办公室,赵淮山紧锁眉头,面前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

    唇亡齿寒!伏沛的死,伏羲集团的倒台,也让赵淮山意识到一种威胁和恐惧。这,不仅仅是来自鹏城警方的严厉打击,更重要的是,不清楚那个在背后操控着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不知,才是最恐惧的事情。

    赵淮山的面前,坐着两位老者,一胖一瘦。这也是赵淮山手下最厉害的高手,曾经在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池宁、池远,赫赫有名。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在赵淮山心中的地位远远不及牧容在阮江心中的地位。虽然他们在山河集团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毕竟,也不过只是赵淮山的打手而已,跟牧容不可相提并论。

    “二位,你们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你们觉得会是谁杀了伏沛?”赵淮山问道。

    “我们去太平间偷偷检查过伏沛的尸体,是被人一拳震碎了心脉,然后捏断颈骨致死。伏沛也算是一位高手,能够以这样的手段杀掉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当时还有邓安在场。邓安可是伏沛手下的第一高手,比危文德更加厉害,别人不知,但是却瞒不过我们。要同时面对这样的两位高手,然后再杀了他们,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池宁说道。

    “伏沛近年来跟国际恐怖组织的人走的很近,得罪的人自然也不少,可是,能有这样身手和手段的人却是不多。”池远附和着说道。

    赵淮山微微愣了一下,问道:“二位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线索?”

    “线索倒没有,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猜想。”池宁说道。

    “猜想?什么猜想?”赵淮山诧异的问道。

    “我们觉得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可能是那个叫秦彦的小子所为。”池远说道。

    “他?应该不至于吧?他们之间不过只是一些小矛盾而已,不至于会杀了伏沛吧?”赵淮山愣了愣,说道。

    “那晚比武的时候我们也都看的很清楚,危文德都不是他的对手,就说明他完全有实力杀死伏沛和邓安。而且,依我们的估计,当时他还有留手。他的实力应该远远不止当时表现出来的那样。”池宁说道。

    “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他的功夫似曾相识。”池远附和。

    二人一唱一和,极为默契。

    “这也不足以说明伏沛是他杀的啊。”赵淮山说道。

    “很简单的道理。你觉得像那样的高手会心甘情愿的留在鹏城大学当一名保安?我们收到消息,他已经辞职离开了鹏城大学,这就更加足以说明他之所以到鹏城大学做保安,是别有所图。”池宁说道。

    “也许,就是冲着伏家而去。”池远说道。

    赵淮山眉头紧蹙,细细的思量,也觉得不是不可能。

    顿了顿,赵淮山接着问道:“你们刚才说他的功夫似曾相识,你们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一开始他用的是巫门的功夫,我们也差点误以为他跟牧容有什么关系,甚至就是牧容的人,是阮江借他的手来对付伏沛的。不过,看到后来,可以肯定不是这样。”池宁说道。

    “我们当初行走江湖的时候,因为犯下过不少的事情,曾经被无数的人追杀。而当时,其中有一位就是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墨离。天门一直充当着江湖赏善罚恶的事情,实力之大,超乎想象。我们两个跟他交过手,只可惜,我俩联手也根本接不了对方十招。若非当时他一念之仁,只怕我们早就已经死在他的手里。”池远说道。

    这段往事,对于池家二老来说是一件不愿意提及的羞辱。可是,输给墨离,他们并不觉得这是耻辱。试问,江湖上能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天门历代门主修炼的乃是一门道家的武学,名为无名真气,实力之强,骇人听闻。而他们的招式,则是天门历代门主糅合百家拳法精心糅合而成的一套自成一体的功夫,我看那小子用的招式跟那个十分的想象。虽然有点不同之处,可是却让我们不得不怀疑他跟天门有关系。”池宁说道。

    “根据天门的规矩,无名真气只传门主。而且,年到二十便要继任门主之位。所以,我们猜想,他,可能就是天门的门主。”池远说道。

    “嘶……”赵淮山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他并不知晓天门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可听池家二老这么一说,也知天门的实力强悍到不是他可以比拟的地步。这样的人,如果要对付伏沛,那真的是轻而易举。

    想想,自己竟然还天真的想要拉拢对方为自己效力,简直就是个笑话,像是跳梁小丑似得在人家的面前蹦跶。